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522章 51章:修仙,师傅在上徒儿在下。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蠢徒弟有什么好玩,训练的?”

    鳕老祖扁扁嘴“直接扔给他一些修练心法,让他自个儿琢磨去呗~,用得着这么手把手的教?那丫头可不像是这么有耐心的人吧?”

    话说他貌似也收过徒弟来者?

    他徒弟哪儿去了?

    咦?

    就是啊,这近二三十年的时间,貌似没听到那臭小子的消息了?

    死了这是?

    鳕老祖有些困惑的挠挠头,掏出储物袋里自家徒弟的命牌看了看。

    很好,命牌没碎,没坏,也没损伤的,精气满满的样子,看来是没事。

    嗯,那就没啥问题了。

    心大的鳕师父又把自家徒弟的命牌给塞回储物袋里,完全不担心失踪了这么多年的徒弟到底在哪儿!

    而某个因师父失误,导致自己错过出某秘境的最佳时间,被困了好几十年的某徒弟…….

    秦家主默了下,老祖,您刚刚想说蠢徒弟有什么好玩的吧?虽然你改口那么快!可不要以为这样我就能当作没听见!

    果然,什么人交什么朋友,他家闺女收个徒弟还真是用来玩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狐朋狗友的典范?

    他嘴角抽抽,表示什么都不想说了。

    被迫修息了两天,活蹦乱跳,满血复活的鳕老祖顶着一张菊花老脸,笑眯眯的坐在某姑娘的院子里,冲着某姑娘挤眉弄眼“听说南境有异宝临世有没有兴趣去看看?”

    “南境?”

    夙浅挑眉,似笑非笑“你快被咬死的地方?”

    “…….”

    鳕老祖嘴角抽抽,这种事情就不要再拿出来讲了吧?多丢面子啊!

    他轻咳一声,摸摸鼻子咕哝“唔,算是吧。”

    “所以,到底是有异宝呢,还是你想把我诓骗去帮你收拾那咬你的玩意儿?亦或者若是运气好的话,指不定还能把那骷髅给收拾住了?”

    “呃——”

    鳕老祖眼神虚瞟了下,对上某姑娘那‘我早就看穿你了,你做再多狡辩都是无用’的眼神,默默的摆正好姿态“嗯,都有,有异宝是真的,老夫真的没骗你,老夫发誓!”

    “好啊,那你就发誓,若是你骗本尊,你就全城裸奔如何?”

    夙浅笑意盈盈的瞅着老脸直抽的鳕老祖,扬扬小下巴“你敢发誓,我就敢去,如何?”

    “…….”

    鳕老祖瞅着笑的蔫坏蔫坏的秦绾绾,感到自己的手怎么就那么痒呢!

    他咬咬牙“老夫发誓!那里要是没异宝的话,老夫就,就全城裸奔!这样你就没意见了吧?!”

    “当然没~”

    夙浅笑眯眯的摊摊手,略有无辜“你不发誓也没关系,反正我是逗你玩儿的,没想到你竟然当真了,哎呀~,真好骗呐~”

    “…….喂!!臭丫头!!”

    鳕老祖被气的跳脚,真想冲上去跟她干一架!

    可是敌我双方‘兵力’太过悬殊,只能想想而已。

    对于鳕老祖的暴怒,夙浅翘着唇角拍拍手“小的们!该到你们称霸世界的时候了!走!烧杀抢掠,搞事情去!”

    还在暴怒的鳕老祖…….

    梅花桩上蹲着下马步的泠清…….

    门口扫地的小厮…….

    几人满头黑线的瞅着跟个土匪一样,高调的嚷嚷着要干坏事的某尊上,心口中蹦出无数灵兽在撒欢,简直收都收不住!

    而罪魁祸首的鳕老祖莫名的有些担忧,他这不是请的帮手,而是请的‘魔鬼’吧?

    很显然,他的担忧很快就会‘美梦成真’!

    唯独背着大石头在半空中走钢丝的晏子离听到某人的吆喝声,唇角翘了下,从钢丝绳上跳下来,开始进屋收拾东西,那速度快的简直让人目瞪口呆~

    鳕老祖捣了捣从梅花桩上下来的泠清,小声嘀咕“这丫头的徒弟竟然这么听话?没看出来啊,那小子看上去挺心高气傲的,连老夫都不怎么搭理,真难相信竟然被驯服的这么乖,连一点儿反抗的情绪都没有?”

    听到鳕老祖疑惑的泠清,幽幽的斜着眼瞅着一刻钟都没到,已经拉来马车,装好必备物品,安静的守在马车旁边的晏子离,默默的翻白眼。

    “尊上杀人,他会递刀;尊上剁尸,他会灭迹;尊上想吃仙灵兽,他会跋山涉水一人深处灵穴抓回活的灵兽给尊上各种烹制;尊上想要月亮,他会想尽办法的把月亮弄出来哄尊上开心;那么,您觉得尊上还需要驯服他吗?”

    “…….”

    鳕老祖咂舌“这小子当真做到听话,听话,听话这六字箴言啊!”

    “呵——”

    泠清冷笑“这半年来,他开口的次数不超过十次,且还每次只对尊上说话,他何止是做到,这简直就是用生命在贯彻到底!”

    鳕老祖瞅着泠清这咬牙切齿的小模样,转了转眼珠子“你很生气?”

    “怎么会?”

    泠清微笑“小的只是从这人来了以后,就近不了尊上的身了而已。”

    …….这不还是生气?

    鳕老祖抽了抽嘴,耸耸肩膀,感叹“年轻就是好啊~,明争暗斗的各种吃醋,看上去就开心——”

    “胡说八道!”

    泠清恼怒的瞪他一眼,啐道“老不正经,难道被尊上欺负成这样!”

    说完,泠清直接给了鳕老祖一个高冷的后背,也收拾东西去了!

    尊上去哪儿她也要去哪儿!

    反正是跟定了!

    甩也甩不掉!

    最好是通过这次出行,把晏子离这个讨厌鬼给弄死在哪个犄角旮旯里才好!

    心情十分不爽的泠清,紧紧的粘在夙浅周围,用十分敌视的眼神,嫌弃而警惕的瞪着做任何事情都完美无缺的晏子离,咬牙,真讨厌!

    一行四人出了秦家朝着南镜出发,而在他们走后,秦家主站在阁楼上望着他们离去的马车沉默良久,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

    他总觉得此去,绾绾她,很有可能就不会再回来了。

    这种感觉很突兀,突兀的让他心慌,最终还是没忍住祭出了自己的本命兽,让它悄悄的跟在他们身后,以防万一。

    虽然他知道已经很少有对手能给她造成伤害,只是作为父亲,他还是会担心,哪怕他知道这个担心在绾绾那里只会是多余的。

    几人游山玩水,终于在一个月后抵达了南镜,而此时的南镜当真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全是人,看的人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