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520章 49章:修仙,师傅在上徒儿在下。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她是小乘,他是金丹。

    她在不停的进步,他却原地踏步。

    自己好像真的没资格做她的父亲。

    秦家主苦笑一声,自作孽不可活,怨的了谁?

    虽然他的出发点是好的,可却不能否认这些年确实带给了她非同小可的伤害,以及还让她流浪了那么多年,单是这一点,她不原谅他也是该的,他没有做到给她娘亲的承诺,护她一世安稳……

    阿芜啊,貌似等我大去之后,好像没脸见你了怎么办?

    皇宫。

    栖小憩北院,鳕老祖的房间里站了很多人,都是一些修为元婴以上的老祖,细数下来竟然有十几人,夙浅有些咂舌,看来皇帝的后靠山真心强大啊,难怪这人看上去总是吊儿郎当的没个正形,好像完全不担心会得罪他国似的,比如前不久弟子比拼时出现的玄机谷,当时这人也是不怎么拿正眼看的。

    夙浅一进房间,十几人齐刷刷的望了过来,厚重而森严的威压几乎是扑面而来,让跟在夙浅身后的秦家主面色都有些发白,控制不住的停下了脚步,无法再上前。

    可是夙浅却偏偏像没事人一样,笑眯眯的走过去,站在面色灰败,呈现死气的鳕老祖跟前,戏谑道“你这是干嘛去了?沾了这么大的死气?该不会是被什么丧尸僵尸还是什么妖魔鬼怪给咬了吧?”

    结果她这调戏的话一出口,一屋子人的气息都凝了一凝,那一直盯着他的十几双眼睛里都闪过了莫测,莫名的就认同了鳕梨的话。

    这秦家的丫头,邪性。

    这一猜一个准的,好似是没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也不知道真的是巧合?

    亦或者是——

    鳕老祖轻咳一声,苦笑道“还真让你说对了——”

    他艰难的拉开袖子,让夙浅看他那已经被污染的一整条都发黑发紫,甚至还有恶臭味传来的手臂,无奈道:

    “它不知道怎的从结界里挣脱了出来跑了,我一急就追了上去,结果误会沼泽,谁知道那里竟然会有一处秘境,那秘境极为邪恶,里面都是一些要人命的东西,然后逃命的时候被一个类似于僵尸的玩意儿给抓到了,就变成这样了——”

    夙浅嘴角抽抽,鄙视的瞪着他“跑了就跑了,你还追它干嘛?那玩意儿是你能碰的了的?是不是傻?!”

    “…….”

    鳕老祖默了下,凄惨兮兮的皱巴着一张老脸“除恶扬善,维护正道是老夫的职责,老夫有什么办法?”

    “哦,所以你落到这种下场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嗯,安心的去死吧,回头我多给你烧点儿香油钱——”

    某姑娘皮笑肉不笑的从秘境里摸出一把火纸,拍在有进气没出气的鳕老祖身上,一脸夙式冷幽默的嘲讽。

    鳕老祖…….

    皇帝…….

    秦家主…….

    一屋子其他的老祖…….

    “喂!秦家丫头!让你来是宽他的心的,不是让你送他早点儿去死的啊喂!!”

    皇帝忍不住鬓角跳跳,握紧了拳头瞪着风轻云淡,完全不把眼前这种焦灼的气氛当回事的夙浅,咬牙“隼老去圣地求药,这一来一回的最快也要小半个月,懂吗?”

    “所以?”

    夙浅挑眉,扬扬小下巴“别说小半个月的,他能再撑小半天就不错了对吧?你们让我来是想让我给他点儿动力,好等到隼老头儿回来是吧?”

    某姑娘摊摊小手,一脸的无辜“可是,明知道他没救了还让我来,你们这是想把他这条命扔到老子身上,让老子背?嗯,美的你们!”

    夙浅哼哼,恶狠狠的拍在鳕老祖那条被污染的坏死的胳膊上,不顾他此凄惨的哀嚎,与一屋子人摩拳擦掌想冲上来揍死她的冲动,语重心常道“听本尊一句劝,两眼一闭,双腿一蹬,这辈子就过去了,来年还是一条汉子,怕毛啊~,回见~”

    说完,塞了一个他一直垂涎无比,却一直都没啃到嘴里的拂晓果,背抄着手,就那么大摇大摆的走了。

    “秦家主!你这是何意?!”

    这么多年了,还没说有哪个小辈敢这么无视他们的存在,甚至还敢用这种吊儿郎当,不把他们当回事儿的语气说话!

    虽然有听说着这秦家的丫头修为已是分神,可是——

    该死的!

    就是不太爽!

    “老祖赎罪。”

    秦大家主木着脸弯了弯腰,已经对这种无底限挑战他脆弱神经的作死情况免疫了,看上去十分诚诚恳恳,兢兢业业“尊上她是秦家本家的客卿长老,权限已经凌驾在小人之上,您等也都看到了,尊上她根本就没把小人放在眼里,您就算问小人是何意,小人也无法回答。”

    …….

    老祖们一阵暴怒“你以为你这样撇清关系,你就算没罪了吗?!”

    “小人不敢。”

    秦家主保持着弯腰的动作,面无表情的半垂着眼,没有能够探查到他的心底到底在想些什么。

    皇帝叹口气,揉揉眉心,也知道这事儿并不是秦家主的错,实在是那个秦绾绾太过反骨,尊卑礼仪在她那里完全不顶用!

    用强的,人家比你强;

    示弱?貌似他们还真干不来。

    所以,能怎么办?

    “咳咳——”

    哇的一下,已经不做抵抗,老实认命,等待死亡的鳕老祖艰难的把那之前垂涎无比的拂晓果给啃了下去,反正都要死了,怎么着也要过过嘴稳,毕竟这传说中的玩意儿,他只是见过,却还没这么暴殄天物的生吃过!

    反正都要死了,那丫头难得发发同情心给他一下,不吃白不吃!

    结果刚咽下去没多久,胸中就是一阵气血翻涌,眼前阵阵发黑,巨大的恶心感,让他控制不住的爬起来扶着床沿吐的撕心裂肺。

    浓重的恶臭从他的五脏六腑里翻涌出来,墨黑中泛着油绿绿的血液噗哧哧的在地板上腐蚀起来,没多久就把结实无比的地板给腐蚀了个窟窿,还有越来越往下的趋势。

    众人神色大变“鳕梨!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

    “来人!来人!!把秦绾绾抓回来!!不顾一切代价的抓回来!!”

    听到其中一位老祖暴怒的命令,秦家主脸色微变,上前一步就要开口说话,却被一旁的皇帝给摁了住,站他微不可觉的摇了摇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