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519章 48章:修仙,师傅在上徒儿在下。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可是很多时候,她那双看上去璀璨而愉悦的眼眸里,闪烁的永远都是一种名为空寂的情绪,沁冷凉薄的什么都没有,那时候的她有些莫名的可怕。

    像现在这样一边折腾他,一连露出欢快的神情,连带着的,她那双沁凉的眼底都沾染了这样的情绪,晏子离觉得,这样很好。

    她一直该这样的,这样的她让他心生欢喜。

    这么乖?

    夙浅瞅着晏子离那看上去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挑了挑眉,咂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这丫的是不是真的有点儿乖过头了?

    这让她很没成就感的说——

    她把小皮鞭恶狠狠的戳在晏子脸那张谪仙的俊脸上,直接把他那张脸都给戳红了,还尤不解恨道“少年,你要学会反抗~”

    你丫反抗起来,老子玩的才开心呀~

    你这样让老子很没(欲)(望)的说~

    晏子离对上这人突然不爽的神情,有些困惑的眨了下眼,拧眉“是你说的,要听话。”

    “…….”

    妈哒~

    她这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夙浅嘴角抽抽,踹他一脚,恶狠狠道“起来!继续!完不成不准吃饭!不准睡觉!”

    “好。”

    乖宝宝晏子离从地上狼狈的爬起来,提起那几个水桶朝着院子里面的深井走去,把桶挂在勾子上,扔进井里打满水提上来,挂在梅花桩上,自己跳了上去,继续所谓的,咳,修练。

    泠清…….

    莫名觉得这少年挺噎人的有没有?

    老老实实,不声不响,你让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生气也好,不生气也好,你挑刺也好,不挑刺也好,反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这么乖的样子,莫名的就让人有点儿堵心啊~

    这算不算是无声的,纯天然反抗?

    泠清瞅着尊上那张老大不爽的脸,坏笑两声,摸了摸下巴咕哝,这到底算是谁折腾谁?

    等晏子离能稳坐钓鱼台,任由泠清怎么拿着狗尾巴草挠痒痒都没有一点儿反应时,时间已经偷偷溜走,晃荡到了年末。

    而修为没有增加,单单是体能就能跟的上辟谷期的泠清还不落下风,这让泠清大感震惊。

    她收回手,目瞪口呆的瞪着仍旧悠闲渡日,歪在软榻上,一身青衣的夙浅开口“尊,尊上,他,他——”

    “干嘛?舌头被猫儿叼走了还是怎的?结巴成这样?”

    夙浅从平板中抬起头来,瞪着吵到她抢人头的泠清,眉宇间全是不爽。

    “不是啊尊上!”泠清跳了过来,震惊不已的指着,同样有些不是很明白自己怎么变得这么厉害的晏子离“你对他做了什么?为什么他明明还是筑基修为,竟然能跟我对上招还不落下风?虽然我没怎么出力,可是吧——这也太惊人了!不过才小半年的时间而已!”

    看着两个明显受惊不小的二货,夙浅哼哼,收起平板,扬扬小下巴“我对他干了什么你还不清楚?修为在修仙者的眼里是根基,有了修为才能不断的晋升,强化自己,可是在我这儿身体才是根基,而修为却是锦上添花,懂?”

    …….

    泠清一脸茫然,啥?啥意思?

    而晏子离却蹙起一眉,隐约的像是有些明白了。

    “不明白?”

    夙浅挑眉,瞅着泠清那张有些犯蠢的小脸,唇角翘了翘。

    “不明白。”

    心性耿直,不耻下问的泠清果断的摇头表示自己真心不懂。

    “那你就不用灵力,单靠身体跟着他修炼一段时间再说,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夙浅对于这个耿直girl也是无语了,有些嫌弃的挥挥手“走远点儿,别打扰老子抢人头!”

    泠清……

    尊上,我也算是您半个徒弟,您不能这样吧?

    泠清可怜兮兮的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指望着这人能心软一回,为她解解惑,可是那人竟然完全无视了她的存在!

    她嘴角抽抽,得,她不问了还不行!

    先跟着练练,反正没坏处,大不了就当锻炼身体了,反正她最近也卡在瓶颈处,不上不下的,完全没折。

    老爹说要靠她自己顿悟,她自能顿悟出来个球球啊?

    一脑门子懵逼成吗!

    心塞塞的泠清从最基本的蹲梅花桩开始,而晏子离则是负重走钢绳。

    小厮站在门口瞅着院里头那造型奇特的三人嘴角抽抽,轻咳一声,恭敬的低头,对着夙浅开口“尊上,家主请您过去一趟。”

    “干嘛?”

    夙浅抢完最后一颗人头,抬眸眨巴眨巴眼“出什么大事儿了?”

    小厮……

    小的什么都还没说呢,您又知道?

    看到小厮那神情,夙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哼哼两声“秦大家主没事儿是不会找本尊的,但是,只要他一找本尊那绝逼就是有处理不了的大事儿了,这还用问?”

    小厮……

    好吧,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他轻咳一声,小声开口“嗯,大概,可能,据说那位受了重伤。”

    “那位?哪位?”

    夙浅挑眉,转了转眼珠子“皇帝?”

    小厮嘴角一抽“不是,是鳕老祖。”

    “哦,那个老家伙,他这是快死了,才让人过来通知的?”

    鳕老祖,也就是当初的那位裁判老爷子,那位老爷子到是有个十分风雅的名字,北鳕梨,跟个女人的名字一样。

    小厮默了下“可能。”

    听到小厮嘴里这可有二字,夙浅顿了下,有些奇怪,那位老人家应该没这么短命才对,元婴级别的修仙者最低也能活上五百岁,而据说前不久他已经成功晋级为出窍了,那么他怎么着也能活到六百岁以上,而他现在还不到四百,还能再多活二百多年才对吧?

    至于重伤?

    有隼老在,什么重伤是他治不了的?

    除非——

    夙浅眯了眯眼,该不会是那骷髅跑了,把他给污染了吧?

    可是污染了也不会立马就死吧?

    有问题!

    她拍了拍小手站起来,跟着小厮去了书房。

    书房里的气息十分严肃,整装齐备的秦家主一看就知道是要进皇宫的,不然他平日里很少穿正装,秦家主看到夙浅,眉眼里略过复杂,他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位老祖最后弥留之迹会想见绾绾,听说那语气还十分的焦急。

    “一起进宫吧。”

    秦家主叹口气,对于他这个女儿,他是完全不在指望她能开口唤他一声爹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