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515章 44章:修仙,师傅在上徒儿在下。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眼看着男人就要被夙浅给掐死,天元真人缓缓的扬起浮尘,敲在了男人的后颈上,男人瞬间双眼一翻,噗通一声从半空中掉了下来,砸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夙浅扬扬眉,冲着面色浅淡的老人翘了翘唇角,竖起了大拇指,戏谑道“厉害了老大爷,不愧是一脚跨进分水岭,进入小乘的人,那么这一招你接不接的住?”

    语罢。

    她甚至连动都没动,那倒地上无知无觉的男人嗖的一下像一道流光一样,朝着外面极射而出,快的都让人反应不及。

    而天元真人在男人飞出去的那刹那,也紧追着飞了出去,速度竟然与那流光看上去有些不逞多让。

    可是明眼的人还是看出来,天元真人的仙为差了秦绾绾一节,若是天元真人的修为真的跟秦绾绾不相上下的话,那么在秦绾绾出手的瞬间,天元真人就应该能够拦下来的才对。

    可是现在?

    一些心思缜密的人,心头微跳,这可真是一个惊人的发现!

    这位算是半路被秦家领回来的秦家大小姐,这后天的逆天天赋,是不是有些太过吓人了?

    这人到底是得了什么样的奇遇,才能在短短的数年时间,从一个人人得知的废灵根,一越跨进了分水岭,进入了小乘?

    这可真有点儿细思极恐,难不成这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废灵根,而是一个极度的妖孽天才?所以当初的测试才会失误?

    待天元真人不见了以后,某姑娘戏谑的摊摊小手“啊啦~力道一下子没佘住,貌似飞到十万八千里外去了哟~,嗯,也不知道那位老大爷能不能追的上?嘛~,怎么着也是分神,应该能追的上吧?”

    什么叫怎么着也是分神,应该能追上吧?

    她知不知道这句话代表了什么意思?

    亦或者,她已经超神?

    所以才会这么轻描淡写,用不以为然的语气说出这句话?

    可是夙浅完不全管她又扔下了几个手榴弹,把多少人给炸的头晕眼黑,心神惧颤,慢悠悠的扫过全场已经呈现各种呆滞的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男人们,语气嫣然,笑意盈盈“本尊现在要走,你们还有意见吗?”

    几乎是夙浅话刚落地,整个用膳阁楼里的人齐刷刷的摇起了脑袋,生怕晚一秒,自己就跟那流星一样被迫的飞向十万八千里外!

    威慑的手段果然好用,比起罗里吧嗦的说上一堆有的没的要管用的多!

    夙浅哼着小曲儿,背抄着手,大摇大摆的出去浪了,而她背后,那一群注视着她离去的那道清丽潇洒的纤瘦身影的一群人们,脸上的神色真心迥异。

    空气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诡黏稠,这个时候皇帝却漫笑着打破了有些僵封的场面,似是有些感叹,似是有些赞叹,又似是还有一些无法辩明深意的含义在里面。

    “秦家主,你真心生了一个好女儿啊——”

    皇帝这一句话出口,七零八落的应和声紧接着都开始响起,慢慢的便成了一堆人的附和,只是那些人的心底到底是怎么想的,那就只有天知,地知,还有我自己知了。

    秦家主的神态依旧高冷,可是心底却划过茫然。

    这样天赋卓越,能跟分神对上手,还不落下风的丫头,真的是他的女儿吗?

    为什么感觉这么不真实呢?

    心底有些空落落的,像是难受,又像是失落,总之十分的复杂,一时间当真百感交集啊。

    接下来的内外门比试,众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心不在焉,实在是秦绾绾给他们的冲击太大,让他们一时半会儿都回不过来神,等判定结果出来的时候,他们才发现。

    啊,今年的内外门比斗就这样结束了?

    第一是谁?

    他们怎么没听到?

    哦,原来自己进榜了啊?

    可是该死的为毛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

    瞅瞅自己的年纪,嗯,不大,也就十几二十三十岁,修为不高不低,天份也算不错,可是脑子都不受控制的想到了秦绾绾。

    人家二十岁生辰还没过呢,就已经分神或超神了。

    特么的!

    真心憋屈啊!!

    自己爹妈基因也不差,家族也不赖,天份更不错,曾经以为自己也算是个天之骄子,可如今跟秦绾绾一比,瞬间就被秒成了渣渣!

    这心情——

    真特么操蛋!

    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了!

    接下来几天的比斗会场的气氛那都是相当压抑,看得那些裁判跟评委,还有几大家族的家主们都是无言以对。

    得,这是被打击的太狠了,一下子都失去信心了?

    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像秦绾绾那样的妖孽,谁跟她生在同一个时代,谁特么糟心啊!

    尤其是像这一代天赋很是不错的天之骄子,那心情他们不用说都能看出来是何等的郁闷。

    以往每三年的弟子争夺赛跟选拔赛那都是热闹非常,最后的结果也基本上算是众望所归,可是今年的,咳咳——

    嗯,有点儿,小黑暗。

    庆功宴上裁判老爷子看着下面那些人的神情,幽幽的叹息,用一句话概述全面“既生瑜何生亮啊~”

    …….

    …….

    老祖!您能不用那么幸灾乐祸的语气安慰人吗?

    擦!

    想以下犯上的揍人了怎么办?

    一群人眼神不善,却又不敢表示自己不爽,只能憋坐在那里心里各种野兽撒欢。

    “怎么样?想挑个什么样儿的徒弟?嗯,今年的比斗虽然马马虎虎差强人意,但是好苗子还是不少的,看上哪一个了?”

    一脸老不正经的裁判老爷子冲着高位上坐着的夙浅挤眉弄眼,看上去尹然就是一副的老流氓架势,看的夙浅嘴角直抽,挑眉“我选什么徒弟,你很关心?”

    “不,不是老夫很关心,是所有人都很关心,老夫只是代替他们问问你——”

    裁判老爷子笑眯眯的扬扬下巴,环视了一圈那些上面下面,站着坐着,各各都支起耳朵听他们谈话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那些人听到老祖这话,各自轻咳一声,摸了摸鼻子,一本正经的端起茶喝茶,表示自己啥也不知道。

    “啊对了——”

    裁判老爷子脑子里蓦的就灵光一闪,想起了好几天没看到的人,跟那个一直空着的坐位,疑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