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510章 39章:修仙,师傅在上徒儿在下。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他家闺女确实没事,不仅没事儿连气息都没变化一分,甚至还扬起一张研丽如霞,清傲如霜的小脸似笑非笑的睨着对面的孟肖,幽幽凉的声音带着扎人的温度,慢腾腾的开口“拿修为压人?你以为就你会?”

    这么说着,秦家主就看到他的女儿双眼一眯,蓦的朝着孟肖一喝“跪下!”

    噗通一声,有所防备,却仍旧没有一丝还手之力的孟肖就直直的跪在了她的面前,甚至发出了噗通一声巨响,孟肖的膝盖与青砖石铺制而成的地砖之间赫然就出现了一个大坑,孟肖的整双膝盖都被陷在地砖里,他的脸上还保持着惊怒交加的僵硬表情,好似乎是完全不能理解此时是个什么状况,同样的金丹修为,为什么秦绾绾却能如此不动声色的压制住他。

    明明,她连一点外放的气息都没有!

    或者说她的修为根本就不止金丹!!

    能够如此压制金丹修为的强者最底也要是元婴,而元婴压制,金丹尊者还是能够捕捉到元婴强者的气息的。

    可是现在,明明他没有感到任保不适跟修为压迫,可是他的双腿却像是长在地上一样,根本没有办法动得分毫!

    死一般的沉寂,在这片像是不会流动的区域里蔓延。

    秦家主边上那两位还在压制着他不让他动手的两位家主有些愕然的瞪着跪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孟家主,还有孟家主一步之外眉眼冰清玉洁,清傲如仙的秦绾绾。

    咕咚一声。

    两位家主吞了吞口水,凑到同样震惊的秦家主耳边小声咕哝“你家闺女真的只是金丹修为?这尼玛是在搞笑的呢?孟肖他现在貌似都在冲元婴阶段,这修为比你都要高上一分,可是现在是个什么鬼?!”

    “…….”

    一脸懵逼的秦家主木着脸摇摇头“她说她是金丹,而她也确实结丹了,只不过我一直没有感受到过她的修为而已,我一直以为是她用什么法器把修为隐藏了起来,现在看来——”

    …….

    两位家主嘴角抽抽,这爹当的!

    难怪那丫头对他如此嫌弃,瞅着她这状态,最低也是元婴了好吧?

    哦,老天!

    二十岁的元婴,这尼玛是正常人类能够修炼出来的状态吗?

    擦!

    果然人比人气死个人!

    瞅瞅人家的孩子,再比比自家那些个不成器,最高也只有辟谷初期的天才晚辈们,莫名的就感觉很是忧伤啊!

    两位家主默默的收回压制在秦家主身上的手,有些郁结的想,皇宫里那位经常闭关的老祖貌似现在才元婴后期,一脚跨进出窍前期的修为吧?

    可是人家那位老祖貌似都三百多岁了,快四过了吧?

    秦绾绾才多大?

    二十啊二十!

    二十岁生辰貌似还没过来者?

    所以这根本就是个孩子啊孩子!!

    一个孩子都快能跟那位老祖平起平坐了,哎哟,这糟心的!

    两位家主甩甩袖子,木着脸,转个身,回家!

    还吃个屁的饭!

    回家吃土去吧!!

    今年要是再选不出来几个优秀的好苗子,加紧迅速的鞭打,这尼玛一定会被秦家给甩出十万八千里,回头连人家脚脖子都摸不着,还比个屁的比?

    唉~

    果然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啊!

    秦家主看着那两个头也不回就走掉的两位家主,嘴角略略一抽,这算是不自觉的又拉了一大波仇恨?

    他有些无奈的回头,瞪着那个皮笑肉不笑的臭丫头,冷哼一声,也背抄着手走人了!

    管他呢。

    反正这丫头他是管不着了,随便她怎么折腾吧!

    原本想着她才是金丹初期的修为,怕她一个不小心会随便得罪什么人,现在看来,那些人不来得罪她就不错了!

    可是,嗯,这心情怎么就这么爽呢?

    哎呀,回头去找隼爷爷喝两杯,好久没见他了,也不知道他最近在干嘛?后院儿里埋着的那坛子酒应该能喝了吧?嗯,带给他尝尝,顺便换点儿吃的!

    好主意!

    悠悠闲闲,止不住上扬嘴角的秦家主,直接把自家闺女给扔在御花园里让她随便折腾,反正孟肖他是自找的,谁让他没事儿去撩拨那脾气不好的臭丫头?

    没见着她对他这个爹都不拿正眼看的吗?怎么着,他还以为她会对个外人就以礼相待?

    梦去吧!

    这丫头可是有点儿愤世嫉俗呢!

    她能安安生生的不毁灭世界就不错了!

    不得不说秦老爹还是挺了解自家‘闺女’的!

    被家主遗弃,又被尊上嫌弃的泠清,默默从地上爬起来,瞅着被自家尊上压制在那里动也不能动的孟家主,再瞅瞅自家这皮笑肉不笑,看起来十分吓人的尊上。

    泠清悄咪咪的咽了咽口水,老实认真的开始反思她有没有得罪过尊上,想了好一会儿,发现她并没有,这才理直气壮的抬抬小胸口,嗯,看来她是不会落到孟家主这种下场的,那就好,那就好~

    不过,真心解气啊!

    哼!

    她最最讨厌孟家家主了,这人动不动的就在背后算计人,还总是用那样的语气跟自家老爹说话,还总是挑拨自家老爹跟家主的关系,想让他们反目成仇好闹起来,他收渔翁之力什么的!

    太坏了!

    太讨厌了!

    泠清的嘴嘟的都以挂几处油瓶了,余光把泠清的表清收入眼底的夙浅嘴角抽了抽,这丫头到底多缺心眼儿?

    这位姓孟的蠢货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她还敢这个时候冲着他挤眉弄眼的直搞小动作,不怕回头这人报复她?

    是不是傻?

    虽然这丫头修为不低,一脚跨进开光了,可是跟金丹一比,明显不够玩的好吗?

    暗暗的翻了个白眼,夙浅踹了泠清一脚,泠清这才老实了,嘟着小嘴背抄着小手,站一边儿安生了。

    而被夙浅压制在那里动不得分毫的孟肖,额头上的冷汗像下雨了似的不停的往下掉,那张有点儿小帅的老脸上因费力的想要站起来,给用力过猛的崩起了无数的青筋,让他那张憋的青紫的脸,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的吓人。

    “秦绾绾,你今日不杀我,回头我一定要你好看!”

    孟肖用被内脏憋出血的声音,一字一字的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恨的双眼都直往外突,唇角带血,犹如厉鬼出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