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506章 35章:修仙,师傅在上徒儿在下。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祸害了某人,又给某人扔了一个超级大隐患的夙浅,笑眯眯的挥挥小爪子,收起屏蔽在她们四周的结界,背抄着手,大摇大摆的准备去别处找点儿乐子。

    哎呀~

    今天心情超级好!

    所以再去玩一会儿?

    唔,说起来,她今天还没去见她那便宜爹呢,也不知道气没气死?

    去瞧瞧?

    好主意!

    密切注视着她的那两位老人家,一看她收起了她自己释放的结界,从里面走出来,赶紧上前,沉声:“你就这样真不管了?”

    夙浅眨巴眨巴眼“当然,做人要言而有信,老子可是从来都不说谎的,说了要放它那就一定会放了它的,不过嘛~”

    她对上两位老人家那怒火攻心,气急败坏,恨不得揍死她的表情,竟然十分可爱的歪了下小脑袋,露出两个小小的梨旋小酒窝,一副纯天然的蔫坏表情。

    “我说放了它,又没说你们不能抓,对吧?唔,好像一不小心给它束缚的结界还没打开啊,啊啦~,真是太不小心啊,太不小心了——”

    “…….真阴险!”

    隼老默了下,幽幽的望着那蹦蹦跳跳朝着内斗赛场走去的秦绾绾,心情简直不是一个‘妙’字了得。

    “…….真狡诈!”

    而裁判老爷子心情亦是如此,甚至有些悲伤的想,他是不是太老了?所以才跟不上小年轻们的思想?怎么能如此厚颜无耻,一本正经,正儿八经的一边放‘人’,又一边教唆着抓‘人’?

    她是一点儿都不怕被打击报复的吗?

    这种事情,怎么着也要遮掩一二,暗地里来吧?

    …….

    刚回过神就听到这句话的某骷髅瞬间惊呆了,女人!这跟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啊喂!!

    你回来啊喂!!

    把这困着老子的束缚解开啊喂!!

    这让老子怎么逃跑啊摔!!

    两人一鬼的心情神几乎是神同步的操蛋!

    遇上秦绾绾,特么的,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估计是不幸占多数吧?就跟那个啥啥一样。

    两位老人家同时瞅着那一副被雷劈中,简直就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好的黑骷髅,默默的想。

    嗯,往后还是不要轻易得罪那个臭丫头的比较好,这样非人的手段,他们是一点儿都不想尝试一下!

    裁判老爷子把地上的黑骷髅捡起来递给隼老,轻咳一声“嗯,那啥,这玩意儿怎么整?是不是要弄出个什么法器之类的玩意儿把它给震住?听那丫头的语气,这可真心不是个好东西,甚至还会不死不灭来者——”

    隼老瞅着裁判老爷子那想当甩手掌柜的样子,冷笑一声“灰斑受伤了,你把它交给我这么一个肉身凡人,是想让老子死吗?”

    “…….”

    裁判老爷子默了下,似是现在才想起来,灰斑貌似之前被秦绾绾的武器给啃了?而这人年轻时受到过重创,导致修为尽失,能活到现在全是因为有灰斑的存在。

    呃——

    他嘴角抽抽,恨不得剁了自己这双老爪子,低咒:你说你这么手欠的捡起来干嘛?直接跟秦绾绾一样的开溜啊蠢!!

    隼老看着裁判老爷子那懊恼不已的表情,冷哼一声,直接转个身,头也不回的走了,连个眼神儿都不想吝啬给予裁判老爷子。

    “…….”

    这别扭,傲娇的性子,怎么几百年了还这个得性?真是的!

    头痛不已的裁判老爷子,瞅了瞅手中翻腾着挣扎着想要挣脱出束缚的黑骷髅,又瞅了瞅满地横七竖八的‘尸体’再瞅了瞅那个被黑骷髅附身,又被遗弃,现在不知道是死是活的少年,这简直就是个愁啊!

    得,看个戏而已,却掉到坑里爬不上来,你说他怎么就这么悲催呢?

    啊!

    拂晓果!!

    他明明找隼老来是想让他压着秦绾绾,给他弄几个拂晓果的!

    怎么变成了这种神走向?!

    后知后觉才想起来自己看戏的原本初衷的裁判老爷子欲哭无泪,他这算不算是丢了西瓜,最后连粒芝麻都没捡到?!

    还有没有比这更坑的事情啊?

    心情糟糕透了的裁判老爷子,握着黑骷髅,也转个头,把这乱七八糟的‘尸体’扔在这里也不管了,反正都是一群大老爷们儿,在地上睡个一二天的死不了人!

    至于其中那个几异性别的女人,直接被马大哈的裁判老爷子给无视掉了,能做到他这种程度,也算是一种本事了。

    嗯,当然,外围还是有护卫在守着,皇宫里护卫都是精挑细选的,人品大概,可能还是信的过的?

    咳咳——

    浪荡了一个上午外加中午,错过了内门弟子前三轮淘汰赛的某姑娘此时正蹲在御膳房房梁上,摸着吃了几个果子没感饱的肚子,瞅着下头那正在做流水宴的食物,动了动小鼻子嗅了嗅。

    嗯,味道挺香的。

    只是貌似都还没好,看样子还有的等了。

    “唉~”

    她叹口气,幽怨的顺了一盘糕点,边吃边咕哝“早知道,就让那老头儿带点儿东西过来了!”

    吃了一些糕点,感觉有些腻了的某姑娘,又把余下的几块糕点放回去,撇撇嘴“太甜了,没那老头儿做的好吃——”

    从房梁上跳下来,满脸遗憾的朝外走,刚走出御膳房的门口就碰上了满脑门子汗,急冲冲往这边蹿的小童,那小童眼尖的瞅见从御膳房走出来的夙浅,大叫一声,露出快哭的表情:

    “尊上!尊上!您到底跑哪儿去了?!小的都找了您一个上午了,要是再找不到您,家主都要把小的给生吞活剥了!”

    “……”

    夙浅瞅着那小童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扑过来抱着她的小腿哭诉,那悲悲切切,凄凄惨惨的小模样还挺招人疼的,她轻咳一声“呃,那什么,嗯,迷路了,哪个智障把皇宫建造的这么大,这不是眼见着让人找不到路吗?对吧!”

    小童“…….”

    他默默的瞅着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夙浅,嘴角抽了抽“可是尊上,小的刚刚听说您是从外场的赛场回来的,还把外场的九区赛场给搅合的乱七八糟,尸体都能填平两个御花园的荷花塘了,现在所有人都在议论你呢,就连家主都被皇上给叫去问话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