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500章 29章:修仙,师傅在上徒儿在下。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这才是真正的秦绾绾。

    是传言中那个秉性不好,脾气不好,却能够吸引无数人为其一掷千金的秦绾绾,是跟之前笑意盈盈,看上去十分清和,不一样的秦绾绾。

    是更具魅力跟耀眼的秦绾绾。

    晏子离衣袖下的手痉挛了下,冷厉清傲,雷厉风行的秦绾绾是这般的耀眼,难怪那么多人对她趋炎附势,为得她一笑,而不惜所有。

    这样的人,若是从心底笑出来,该是何等的美丽?

    啊,想看。

    还想之前那灿烂开怀的笑意,若是那样的笑意只为他一个人绽放该多好?

    这样的念头,像病毒一样侵蚀着晏子离的心,让他那双阳春白雪,寂寒如冬的眼神,慢慢的火热了起来。

    一旁的隼老跟裁判老爷子也都被她这疾声厉色的态度给吓了一跳,裁判老爷子就算了,毕竟他今天才刚跟秦绾绾接触,不是太了解她的性子,大约也能摸到这人是个轻易不发火的人,能让她用这种姿态跟人说话,想来定是气极了。

    而跟她相处了一段日子的隼老却知道,这丫头脾气看上去十分的好说话,整日里笑眯眯的,十分的和善,但是这些绝对不是她真实的样子。

    而现在的这样,才让他有一种,啊,果然是这种性子的感觉。

    这样的她,比那总是笑眯眯的,以一种游戏人间的姿态,多了一些能够看的到,摸得着的即视感,不再像是虚渺的一抓就散,一挥就不见了的样子。

    她那种状态,总让隼老心生忧虑,生怕这丫头一个想不开,就真不见了。

    或者,还有更可怕有一种可能。

    比如——

    他抬眸朝着那个明显脸色不大对劲的少年看去,若是秦绾绾就成了他,那才成了堰乘大陆的一大灾难啊。

    这丫头邪性。

    亦正亦邪的,完全让人看不透,抓不着啊!

    最主要的是,世人皆知道她是堰乘大陆最年轻的金丹尊者,可是他却不这么认为。

    这丫头要比外人看上去的修为更深不可测。

    连灰斑都探不到的修为,最低的边缘也应该在半神。

    更何况,灰斑对她,可是很忌惮的。

    这么久以来,从认识灰斑到现在,还没见过它如此忌惮过什么人呢。

    隼老伸手摁摁眉心,掀了掀眼皮,声高深冷“照着做。”

    被隼老那双犀利,极具穿透力的双眼凝视的秦玉娇,心头止不住的发慌,她樱粉色的嘴瓣慢慢的开始变得有些苍白,垂了垂眼“是。”

    她也收起往底料里添加那勺特制香料的动作,几乎是机械的把手中的调配动作做完,看着手中那已经出锅涮熟的食材,迟迟没让护卫呈上去。

    对于她这种状态,裁判席上的二位已经察觉到了不妥,直接挥手让护卫上去端过来。

    鸳鸯楼的厨子完全不明所以,不是太明白自家老板这是怎么了,可是他也知道少加了一种香料,味道肯定还是有差别的,他有些纠结的看着上面那两位尊上已经开始品尝食材了,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小心翼翼的插腔。

    “那,那个,尊,尊上,少,少了一种香料,味道会有差别的,这种香料是特制,所,所以——”

    对于厨子的小心翼翼,夙浅却翘了翘唇角,面上哪儿还有冷厉清寒,又恢复成了散懒,笑眯眯的样子“对啊,总体的味道是会有差别,但是分体的却不应该有对吧?”

    “分体?”

    厨子有些懵,分体是什么鬼?这是什么说辞?他怎么没听过?

    看着厨子懵逼的表情,夙浅扬扬眉心“不懂?”

    “不懂。”

    还算实诚的厨子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是真心不懂。

    “那就让你家掌柜的跟你解释解释,总体跟分体的不同,怎么样这位少年?”

    以为秦绾绾是在故意找茬儿,搞事情的众人们,此时也隐约的感觉到好像真的是哪里出问题了,可是他们又都是一头雾水,完全的不明所以,于是齐刷刷的都把目光看向了擂台上的秦玉娇。

    秦玉娇被那些人的目光给盯着站如针钻,心底不停的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不会有事的,就算他们觉察出了不妥,也没那个能力分析出香料里面的成分,分析不出来就无法认定她的香料有问题,那么仍旧是不存在害人的成份在里面。

    已经彻底的慌了神,脑子变成一团浆糊的人,完全想不明白秦绾绾到底是怎么察觉到香料的问题?

    她明明连尝都不曾尝过,怎么就那么——

    秦玉娇完全不知道如何的形容有些莫名邪性的秦绾绾。

    慌乱中的秦玉娇没听大清夙浅的话,一时间没做任何反应,她这慌到六神无主的样子,轮到夙浅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了,她幽幽的看着秦玉娇无意识的咬破了嘴角,有血顺着她的唇角滑落都不自知,弯着眼睛,笑眯眯的开口:

    “看起来你也好像不太明白的那样,那么本尊就勉为其难的为你们解惑一二,听好了啊,本尊的话一向只喜欢说一遍,听不明白,听不懂的,那你要回家去洗洗脑子了!”

    “…….”

    正心惊胆颤,洗耳恭听的厨子表示,他这算是被鄙视了吗?

    这意思是说,一会儿要是他来个不耻下问,虚心求教什么的,会被嫌弃蠢笨,需要回家洗洗脑子来清理清理智商?

    厨子没控制住的嘴角微抽,表示秦家的这位客卿尊上,不是一般的嘴毒!

    很显然,这么直白的话,不仅是他明白了夙浅的意思,连下面一众人都明白了,于是那些人脸上的表情可是有点儿妙不可言呢!

    隼老跟裁判老爷子也轻咳一声,暗暗翻个白眼,这丫头简直了!

    拉仇恨都拉的这么光明正大,除了她还有谁?

    “总体,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不管过程如何做,前后的手法有何差别,最后出锅的成品,从大方位看,是完全一样的,尤其是最主要的一点,味道。”

    “一,二,三,鸳鸯楼取来的吃食,鸳鸯楼厨子现场做的吃食,以及这位少年做的吃食,都有自己独特的方式,可是他们做出来吃食的总体味道却分毫不差对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