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498章 27章:修仙,师傅在上徒儿在下。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义正言辞,从大局出发,以人命为基准作为道德论理,运用切换手法换位场思考来谴责夙浅的偏听偏信,如此的中伤人,不得不说,秦玉娇这脑子转的不是一般的快,这智商真心不低。

    不过——

    原本就属于搞事情,故意找茬儿的某姑娘,会被她这正儿八经大胆的‘教育’给吓住?

    怎么可能?

    夙浅笑眯眯的看着傲然凛洌的秦玉娇,眸光略有深意的在台下不远处站着静默不语的晏子离身上划过。

    晏子离感受到夙浅的目光,心头略微一跳,有种说不出来的心虚感在心间蔓延,虽然看上去他只是说出了他自己所知道的事实,但是却给了别人一种他反驳了秦绾绾的话,肯定了秦玉娇的说辞,给了秦玉娇喘息的时机,让她有了反败为胜的机会。

    但是心有沟壑的人却明白,他只是道出了实情,并没有什么具体特殊的意义,不存在偏向哪一方,但是这样的实情,听在不同人的耳朵里,就被解读成了各种意思,仅此而已。

    明明没有做错,可是晏子离却想要解释,莫名的,他就是不想让秦绾绾误会他。

    于是他抬眸朝着夙浅看去,唇角蠕动,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夙浅已经收回了目光,朝着台上的少年,笑意潋滟的开口:

    “既然你都用这么正气凛然的口气,说出如此郑重的话,那么就让隼老再品鉴一回,说说结果呗~,省得——”

    她那个省得说的点到为止,实在是太过引人遐想了。

    明明占了上风,秦玉娇却被夙浅这不痛不痒的态度跟回答,给恶心的不行!

    这个死女人!

    她一定不会放过她!!

    秦玉娇心下恨到不行,吸口气,冲着裁判席上的隼老跟裁判老爷子开口“那么就劳烦两位尊上派人去鸳鸯楼取一些熟食,或者领一个厨子来,再取一些食材,尧与那厨子,还有取的熟食,当场调配比对,让几位品尝,验取结果如何?”

    “可,胆敢在吃食上动脚,亦或者起歪心思,被老夫发现的,老夫第一个不会放过!”

    一身高冷以厨艺闻名于世的隼老,最痛恨的就是那些以各种缘由在吃食上害人的混蛋了!吃食是恩赐,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根基之一,他们到底懂不懂?

    不心存感恩,早晚有一天会遭受到报应!

    冷着脸的隼老随意点了几个护卫让他们去鸳鸯楼领人跟带食材过来。

    看到隼老这态度,秦玉娇扬了扬唇角,余光有些嘲讽跟不屑的瞥着一脸故作清高姿态的秦绾绾,暗恨:一会儿有你哭的!

    隼老现在虽然避世隐居,可是他的铁面无私,公正严谨的作风却不会因避世隐居而消退!等到隼老品鉴完鸳鸯楼的吃食没问题的话,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诬蔑食材,胡搅蛮缠的你!哪怕你是秦家主之女,最年轻的金丹尊者都不行!哼!

    又是这种表情!

    夙浅瞅着秦玉娇那不屑暗讽的眼神,觉得自己的指尖怎么就那么痒呢?

    磨了磨牙,觉得还是——

    “你跟他有过节?”

    就在夙浅想要出手削秦玉娇一顿时,一旁的隼老开口了,他这一开口也便打断了夙浅想要出手的动作,侧眸朝他看去,挑了挑眉,皮笑肉不笑道:

    “对于一个时时刻刻想要弄死你的人,你觉得老子跟她有过节吗?”

    这话——

    裁判老爷子跟隼老都是一顿,看了眼直哼哼的夙浅,又不约而同的朝着上面的少年看去,这少年确实对秦绾绾有种莫名的恶意,他们这两个旁观人都能感觉出来,更不要说是秦绾绾本人了。

    “你干了什么让他这么讨厌你?这小子的根基不错,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隼老开口断言,得罪一个将来有所作为的人,并非好事,而他这话裁判老爷子也是认同的,所以他才说这小子是个好苗子,只不过——

    只不过隼老掀了掀眼皮,喝了一口茶又道“心思却不纯,易入心魔,走邪路。”

    果然,听到他这话的裁判老爷子暗了下眼,他的感觉没错,这小子有古怪,可是却瞧不出他哪里有古怪,十分的奇诡!

    “呵——”

    相对于裁判老爷子的疑虑,跟隼老暗隐的担忧,夙浅却笑了一声,摸出一个拂晓果咬在嘴里咕哝“成大器?有老子的地方她是没那个机会了,至于心魔跟邪路,她早就一头扎进去出不来了!”

    “哦?这话怎讲?”

    隼老看着她这么大咧咧的咬着拂晓果当水果吃,眼角跳跳,这丫头还是这么败家啊!

    他以为之前她给自己那一箩筐拂晓果已经是全部了,这感情还窝藏的有?

    啧!

    就这么生吃下去,真是浪费!

    也不怕灵气过重,撑死她?

    心大的丫头!

    “哼哼——”

    对于隼老的问话,夙浅哼哼两声,没回答,只是那沁凉的眸子却略过危险,把最后那一小口拂晓果塞进嘴里,拍了拍小手,阴阴一笑“这小妖精,老子是越看越不爽了!”

    “喂!”

    怎么着也相处了那么久,尤其是还见过数次,她欺负小白时的模样,所以对于这姑娘想要使坏的表情,隼老还是多多少少了解一点儿的,他伸手压住夙浅,嘴角抽抽,瞪眼。

    “这么光明正大的欺负一个小辈,你在外的名声还要不要了?一切等有了结果再说!不过,你们把比武场当成什么?怎么乱七八糟的就折腾了起来?”

    说完这句话,他转头瞪向一旁扭着喝茶不说话的裁判老爷子冷笑“又是你干的好事?仗着你现在是老祖了就随意折腾?能的你!”

    “…….”

    裁判老爷子轻咳一声,抹了抹鼻子,小声咕哝“难得遇上有趣的事情,怎么着也要——唉哟~”

    他话还没说完,隼老已经一巴掌拍在他的脑门儿后,冷着脸“都多少岁的人了还这么没个正形?难怪当初阿月会不要你,跟着韬恒远走高飞!”

    “…….喂!扎心了啊!”

    裁判老爷子瞪眼,打了也就算了,还这么往他的心上戳刀子,这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可恨!

    嘤嘤~

    他的阿月啊,长的那么漂亮,人又那么聪明,怎么眼却是个瞎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