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497章 26章:修仙,师傅在上徒儿在下。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是。”

    护卫恭敬的捧着玉佩,后退几步,转身就要离开时,却又被裁判老爷子给叫了住“你等等,如果他不来的话,你就这么跟他说——”

    裁判老爷子凑到护卫的耳边嘀咕了二句,护卫嘴角微抽的点点头“是,老祖。”

    一直不明所以,在猜测一个裁判而已,那职位还不算低的护卫竟然那么恭敬?听那裁判吩咐人的口气,好像还很了不起的样子,结果就被护卫嘴里那老祖二字给震了住!

    老祖?!

    皇宫里头的老祖那是什么身份?

    卧曹!

    第九区赛场里的人都是一惊,不可思议的瞪着裁判席上那个一脸笑呵呵,看上去即和善又和蔼的老家伙,竟然修为那么高?!

    能被称之为老祖的人最低也是元婴啊!

    而堰乘大陆最年轻的元婴那也是百岁以上的人了!

    所以这位看上去五六十岁的老人家最低也过了百岁?

    哇哦~

    果然修为越高,本身的容颜流逝就越缓慢,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太多,这话果真不假啊!

    据说只要结了金丹,那么容颜基本上就固定在那个时间段,大约会永久的保持在那个时候,相当于永生的驻容术啊!

    那——

    众人的眼睛不自觉的都看向了模样无比年轻,容颜研丽绝色的秦绾绾,她二十岁结丹,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往后岂不是一直会顶着这张脸?

    哪怕年龄其实超百也看不出来?

    真是太特么惹人羡慕了!

    尤其是在赛场里还有一些女修,那些女修年龄最小的十三,最大的四十,低修为的才筑基三层,高修为的也不过才开光,就跟秦玉娇一个级别。

    年纪小的还有早些晋级能保持青春容颜的可能性,可那些过了三十往上的女人,却已经是昨日黄花,就算结了金丹往后修为晋升,也不可能如秦绾绾这般拥有水嫩嫩的如花似玉的肌肤了!

    啊啊啊——

    这可真是羡慕妒忌恨呐!

    人比人果然气死人!!

    小院里,正在投喂自家小白的隼老瞅着站在他面前恭敬无比,捧着某个老家伙玉佩的侍卫,挑挑眉,语气不善“他找我干什么?不见!”

    “…….”

    侍卫默默的捧着玉佩,瞟着脸色不善的隼老,额头上沁出一些冷汗,纠结着开口“那,那个隼老,老祖让小的稍句话,说是鸳鸯楼的老板正在跟秦家客卿搞事情,务必请您去看戏…….”

    鸳鸯楼的老板跟秦家客卿?

    隼老跟晒着肚皮啃肘子的小白脑子里同时闪过这句话,疑惑。

    这是什么鬼?看戏?看什么戏?他(它)又不认识…….

    呃?

    秦家客卿?!

    隼老一愣,那不是秦绾绾吗?

    小白更是眼一瞪,卧草!

    秦家客卿那不是它的无良主人?鸳鸯楼的老板那不是女主大人?至于看戏搞事情,岂不是这两个女人在撕逼?!

    去去去!

    赶紧去!

    快点儿去!!

    小白蹿起来,拽住隼老的袖口,指着那个侍卫,喵喵叫。

    隼老看着小白这样子无奈极了,伸点了点小白的脑袋叹气“你说你是不是欠虐?那臭丫头哪一次来不是把你欺负的泪眼汪汪的?你怎么一听到她的名字还这么兴奋?是不是傻?”

    “…….”

    不,我不傻,我是害怕!

    我是怕那个无良主人秋后算账而已!

    小白木着脸,跳起来咬住玉佩塞进隼老手里,然后直接跳到隼老脑袋顶上,扒着他的脑袋让他赶紧走!

    “好好好,去去去——”

    隼老无奈的摁着脑袋上乱折腾的小白,站起来把它抱进怀里,瞅着那个有些傻眼的侍卫瞪眼“走啊,傻愣着干什么?”

    “呃,哦!”

    侍卫一惊,赶紧跟上,心下却有些惊异,这是猫吧?

    可是这猫也太机灵了点儿,又不是灵兽,竟然还能听懂人话?

    太特么邪门儿了!

    摸了摸胳膊上蹿起的鸡皮疙瘩,侍卫收了收心思,赶紧领着隼老朝皇宫赶去。

    侍卫驾着马车,很快的就出现在皇宫里,因为有老祖的玉佩,所以侍卫可以驾着马车直接进宫来到赛场里,把马车扔给其它的护卫让他们去处理,他则领着隼老出现在裁判席上。

    小白一看到夙浅,就想往她身上跳,觉着自己现在挺可爱的,撒个娇,卖个萌什么的,她应该会喜欢吧?毕竟这女人很喜欢可爱漂亮的东西。

    谁知夙浅直接扬手就把它拍飞,一脸嫌弃道“胖死了,滚远点儿!”

    “…….”

    被拍飞的小白生无可恋的躺在眼疾手快抓住它的隼老的怀里,郁结的伸出爪子盖住脸,看上去别提多忧伤了。

    好几天没见了,连个爱的抱抱都不给!

    无良主人果然没良心!

    隼老嘴角微抽,瞪了眼一脸嫌弃的某姑娘,转头瞅着笑的一脸老狐狸模样的裁判老爷子开口“找我来干什么?”

    “咳咳,事情是这样的——”

    裁判老爷子把事情的前后始末给简单的叙述了下,然后指着擂台上的少年开口“他说你之前去过鸳鸯楼,吃过那里的食物,你嘴巴毒,嗅觉灵敏,你觉得她的食材有问题吗?”

    听到裁判老爷子这话,隼老点了下头“鸳鸯楼刚开张的时候,是去过,尝了那里的食物。”

    秦玉娇听到隼老这话,弯了弯眼睛,不用说就能看出她的好心情,她冲着笋老做一揖,笑道:

    “隼老,小生玉尧,之前并不知道您就是长辈们口中相传的厨神,后来有一次经过巷子闻到不同与以往食物的诱人香味,就跟附近的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您的身份,所以尧有个不请之情,请您再次品尝一次鸳鸯楼的食材,以您的味觉,尝过一次的东西,再次品尝一定会品出它的相同或不同,请您在品了之后,给出答案,而这个答案有关鸳鸯楼跟尧的名誉,尧不容许有人玷污鸳鸯楼的食物!”

    这么说着,她又看向了一旁神色没有任何变化的夙浅“同时,尧也想让尊者知道尧的为人,不想让尊者误会,更想让尊者明白,流丸止于瓯臾,流言止于智者,不能因为听到有心人的挑拨,不经查证就指责他人的不对,这样是极有可能毁掉一个人的,生命难得,贵不可求,不应如此草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