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496章 25章:修仙,师傅在上徒儿在下。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果然,阿离不会不管她的!

    她就说阿离虽然为人清冷,却心底最为柔软,只要以诚相待,他是不会不管她的!

    秦玉娇深深的吸口气,抬头朝着上面神色没有一点儿变化的秦绾绾看去。

    “尧当时并没有认出尊上,因为尊上不曾在外露过脸,所以尧只知道秦家客卿,并没有见过其人什么容颜,至于当时尊上口中的调戏,纯属尧对当时不知道您就是尊上时绝色容颜的欣赏,尧一向中意漂亮的东西,而您的容颜是尧见过的所有好看的东西中最顶级的,所以一时没忍住想要跟您交个朋友,却没想到会引起这样的误会,若是尧因此唐突尊上,还请尊上降罪!”

    秦玉娇越是恐慌,脑子反而越加的清醒了。

    飞快的运作高智商的大脑,分析出前后利弊,争取扭转乾坤,她冲着夙浅的方向慎重而恭敬的做了一揖,保持着弯腰的举动“至于现在认出了您,是因为您今日佩戴了玉佩,而玉佩上有专属于秦家的暗纹,尧认出了那暗纹是一个秦字,所以才猜测您就是那位最年轻的金丹尊者——”

    “哼嗯~,原来是这样啊——”

    夙浅挑着眉看着智商不低,舌如巧簧,瞬间就用三言两语扭转局势的秦玉娇,半撑着下巴,葱白的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研丽的小脸,唇角卷起幽凉的笑意“若是你觉得这样的解释即合理,又能维护你的名誉的话,那本尊就接受好了,省得回头有人议论本尊心眼儿狭小,跟个晚辈斤斤计较,这样反倒不美了对不对?”

    “……”

    秦玉娇咬牙,这个死女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什么叫我觉得这样的解释即合理又能维护我的名誉的话,那你就接受?

    这个时候还不忘挖坑下套,这个女人真特么阴险!

    可是该死的也是她自己嘴欠先去招惹这个女人的,被这个女人记恨上也算是自己活该。

    秦玉娇深深的吸口气,强撑起一抹微笑,站起身子“多谢尊上手下留情。”

    哼,你以为你的手段本小姐不会?

    手下留情四个字,已经在暗示别人,你就是心眼儿狭小,跟个小辈斤斤计较!

    若是不咄咄逼人的欺负人,哪里会有手下留情一说?

    秦玉娇笑的一脸和善跟彬彬有礼,可是她的小算计,夙浅怎会看不明?

    “啊,好吧,此事就算揭过了,那么有关于你食材里的违禁品你要怎么解释?总要拿出证据来为你自己洗清罪名吧?不然难堵悠悠之口啊对吧?”

    夙浅戏谑的瞅着秦玉娇那有些僵滞的小脸,上翘的唇角,含着恶意满满的微笑“你总要给大家一个放心的解释,回头大家才能安安心心的继续去你那里吃饭呀对不对?不然大家都以为你那食材里真有五石散的罂粟成份,回头可是会被砸招牌的,现在解释清楚总是好的对吧?”

    “…….”

    妈的你有完没完?!

    秦玉娇握了握拳头,也知道这个死女人这会儿说的是大实话,屎盆子已经扣了下来,要是不当场清洗干净,回头指不定还要生出什么祸端呢!

    “这是自然!”

    小脸有些略略扭曲的秦玉娇弯了弯眼睛“於尾巷子尾的隼老当初在鸳鸯楼开张的时候去尝过一回,若是隼老能为尧作证的话,想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吧?”

    她这一句话说完,裁判老爷子喝茶的手一顿,抬眸朝着那个冷傲逼人的少年看去,略略的挑眉,这小子也认识隼老?

    “於尾巷子尾的隼老?那是谁?”

    四周围着看了好大一出戏的参赛者们目露疑惑,听这少年的语气,仅仅只是一个证明就能说明鸳鸯楼没问题的话,那那位隼老的身份背景岂不是很厉害?

    “隼老?传说中的那位厨神?据说还是位药师的那位?”

    “老天!那位老爷子我知道!那可是我爷爷的爷爷一辈的人,据说哪那位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在他们那一代可是顶顶有名的!”

    “啊,真的?那他岂不是上百位岁了?”

    “就算是上百岁,若是他是药师的话,应该看上去不会太老吧?毕竟药师可是有法子让保持容貌的!”

    相对于四周交头接耳的议论,夙浅反倒是小脸疑惑的看向信心满满的秦玉娇“隼老是谁?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

    “…….咳——”

    裁判老爷子嘴里的茶直接喷了出来,略有些狼狈的擦了把嘴,瞪着一本正经瞎说话的臭丫头嘴角直抽。

    得,这臭丫头又刷新了他对她的认知!

    之前谁说她的拂晓果就是隼老炒的?还说给他隼老那么大一箩筐,结果才给她炒了四五袋,小气的不得了,回头还想让人家肉偿什么的,这才转眼没多久就变成不认识的了?

    哎哟,这个装模作样的丫头也忒坏了点儿吧!!

    裁判老爷子满头黑线,完全不知道要该怎么吐槽这坏丫头了!

    不过,貌似越来越有趣了!

    若是这小子真的把隼老给请来的话——

    嘿嘿嘿嘿,他是不是能让隼老压着这臭丫头给他点儿拂晓果?

    嗯嗯,好主意!

    “咳,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让人去请隼老吧,这位少年看上去年少有为,若是问心无愧的话,总不能平白的被人冤枉了去,若是真的心思不纯,也一定不会放纵,怎么着害人的玩意儿是坚决不能有的,左右都需要一个结果,那就干脆趁热打铁,直接弄个一清二白,大家心里都清楚了,那往后到底该不该吃,能不能吃了,也好心里有个数,总不能为了些吃食就把自己给赔进去的对吧?尤其是老夫也很喜欢鸳鸯楼里面的食物,更要弄个一清二楚了!”

    明明为自己谋福利,面上却一本正经当起了见证人的裁判老爷子的话,让一旁的夙浅嘴角一抽。

    这老家伙想干什么?

    看好戏就算了,怎么着还想参与进来?

    她怎么觉得这老家伙有点儿不安好心呢?

    鄙视的瞥着一本正经的老人家,看着他冲着不远处的护卫招招手,从腰间解下一块玉佩递给护卫,对那十分恭敬的护卫开口“去请隼老,就说老夫找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