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495章 24章:修仙,师傅在上徒儿在下。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秦玉娇冷笑一声,若是就想用这种方式打倒她,那么她秦绾绾还是太嫩,这种手段她上一回当,是绝对不可能再上第二回当!

    现在该轮到她出手了!

    秦绾绾本小姐要出招,你接不接的住!?

    秦玉娇那双被杂碎之气浸染的越发娇异惑人的眸子里,晃动起惊人的寒戾涟漪,那是不把敌人拖死在深渊里,永不罢休的眼神!

    是斗者的眼神。

    这眼神,夙浅喜欢。

    战意十足,信心百倍的眼神,才更有摧毁的价值!

    “以性命做保?”

    夙浅撑着下巴,瞅着凌然傲气的秦玉娇,眼神带了些不可言说的微妙,她直截了当的开口:

    “是你傻,还是你当本尊傻?你说你鸳鸯楼里面调配的美食没有制作五石散的罂粟就没有吗?你空口白牙说你没有就没有,没有证据本尊怎么信?”

    夙浅挑着修长白嫩的手指,对上秦玉娇熊熊燃烧的眼神,翘着唇角继续添油加醋“再说了,天知道你有没有偷偷的传递消息回去,把你鸳鸯楼里之前不应该出现在食物中的材质全部销毁,就算现在去现场求证估计也来不急了,到时候你要是再倒打一耙,说本尊故意毁坏你的名声,本尊多冤啊?”

    “更何况,若是本尊没记错的话,你之前明知道本尊是谁,竟然还敢当场调戏,就冲你这为上不敬,为下不畏,阴奉阳违的态度,你话的,本尊可没胆子相信呢~,指不定回头你又说本尊心眼儿小,就因为调戏本尊一句,本尊就要至你与死地,狠毒什么之类的谣言来诋毁本尊呢——”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调戏过您?!我之前根本就不认识您!!”

    秦玉娇咬牙,她那天不过是嘴欠的想要勾搭一下秦绾绾而已,哪里是调戏了?

    她是女人,秦绾绾也是女人,她调戏个屁啊!!

    秦玉娇真的快要被气爆了!

    一口咬定她之前并不认识秦绾绾,可是她忘记了,夙浅早先就给她下了一个套,她问——

    “哦?不承认?”

    夙浅戏谑的弯了弯眼睛“可本尊怎么记得,在场的人也都听到了你之前明明说你三月前开的鸳鸯楼,半年前来的京都,用了三个月视察了京都的情况,而本尊回到京都不过才二月有余,你今天一眼就认出了本尊,敢说你之前不认识?明明认识本尊还敢出声调戏,这算什么?猎艳心?好奇心?亦或者——别有用心?嗯?你看你又在说谎了不是?”

    秦玉娇脸色微变!

    该死!

    特么的竟然坑里套坑?!

    这个死女人的心里到底勾着多少弯弯肠子?

    这样都能找出她的话诟?!

    “还有,你说你没调戏过本尊?你到是让你身边的那位小兄弟说说,在这之前,你与他在鸳鸯楼三楼临街的窗口处,你是不是唤本尊小娘子来者?明明是一个比你还要大上许多的‘陌生’女子,你却出声就唤人家小娘子,这不算调戏算什么?勾搭?”

    夙浅在陌生上加重了语气,还有在那调戏跟勾搭上用了些古怪的腔调,惹得下面零碎的传来闷笑声,这尊者意外的有趣啊!

    “我——”

    秦玉娇是真的慌了,此时不仅仅是愤怒,而是惊慌,她没想到这个该死的秦绾绾竟然这么心思缜密,连这些小事情都能拿出来当成陷害她的手段!

    她真是小看她了!

    该死!!

    秦玉娇求助似的看向脸色浅淡,看不出深浅的晏子离“阿离——”

    帮帮我~

    她极乎是下意识的想让晏子离帮她!

    她不能让自己身上背负这样的污点!

    绝对不对!

    不然往后她怎么在京都活动?

    还怎么实施她的计划?

    只是,那天晏子离确实在她身边,且还听到了她流里流气开口戏弄秦绾绾的话,现在她只求晏子离否认,他否认,就代表秦绾绾在故意找事,故意陷害她。

    哪怕众人现在不敢在明面上谈论秦绾绾,却也会在私底下讨论秦绾绾的为人。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或许在以后的计划中会成为她的助力!

    秦玉娇无助求救的眼神让晏子离拧起了眉头,那天阿尧说的话他的确听到了,可是他并不知道那是秦绾绾。

    而现在秦绾绾说的话,也确实是实话。

    在此之前阿尧就为了他对秦绾绾做过各种调查,怎么会不认识秦绾绾?

    既然认识为什么还敢出声调戏?

    他不是说秦绾绾性子不好,脾气不好,一个不如意就会杀生的吗?

    为什么还要去随意招惹?

    晏子离暗了暗眼神,头一次觉得在他眼里透白纯真的玉尧其实并不如他见到的这般纯粹。

    但是——

    这一路走来的相扶持,无法让他对玉尧置之不理。

    是玉尧救了他一命,为他东奔西跑,努力的想要让他恢复修为。

    他抬头朝着裁判席上的青衣女子看去,此时的秦绾绾面色清浅,眉目凛傲,虽然肆意洒脱仍在,但是她脸上的表情却没了那日的灿烂与开怀,此时的她淡淡的,浅浅的笑,像是雾中菱花,影绰相望,却触摸不到分毫。

    晏子离抿着嘴,对上夙浅那沁凉淡笑的眼神,垂下了阳春白雪,冽如寒冬的眸子“嗯,那开阿尧的确说了。”

    他这一句话开口,所有看好戏的人都哗然大变,就连秦玉娇都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苍白的唇瓣微微颤动。

    极为是同时的,她的心抽搐着疼了起来,细细密密像针扎一样,疼的难以忍受。

    “阿,阿离?”

    秦玉娇的声音有些支离破碎,完全不能相信晏子离会不帮她。

    为什么?

    明明他们一起走过这么久,相扶相持这么久,为什么还是比不上与他仅有一面之缘的秦绾绾?

    这就是所谓的命运?

    幸运儿之间的牵引,男女主之间的磁场效应?

    对于晏子离的话,夙浅挑了下眉,她怎么总觉着这货的话像是没说完呢?

    果然,在下一刻她就听到。

    “但是,我坐在窗帘之后,被阴影遮挡,并不知道被阿尧笑对的人是谁,因为那时那人没有开口说话,所以离无从辨认。”

    晏子离这话一开口,夙浅就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而秦玉娇则是一副的劫后余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