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494章 23章:修仙,师傅在上徒儿在下。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就是啊!就是啊!医师在哪儿?!在哪儿?!”

    “赶紧的特么的出来救命啊!!关键时候人都死哪儿去了?!!”

    整个第九区的赛场开始乱的跟菜市场一样糟杂,而罪魁祸首,妖言惑众的某人,笑眯眯的望着急的脑门上汗都不停的往下掉,用一双恨意十足的血红眼睛,恨不得杀死她的秦玉娇,翘着唇角幽幽然:

    “怎么不说话?难道是哑口无言,无可辩解?”

    “…….”

    一旁的裁判老爷子嘴角直抽,这个贼坏贼坏的臭丫头!

    她都把人定住,还禁了人家的声音,让人家怎么说话?怎么为自己辩解?

    别人没看到她的小动作,可不代表他也没看到啊!

    与其说他看到了,不如说这臭丫头压根儿就没打算遮遮掩掩吧?!

    这么光明正大的暗算人,还说的一本正经,头头是道的,说实在的,他差点儿都信了!

    北国边境那个隐匿的小部落他也知道啊,更知道他们到底为啥灭亡的,跟这个啥吃的,罂粟啊,五石散什么的完全没关系的好吗?完全是他们自己作死的成吗?

    丫丫个呸的,他怎么不知道那里的人还需要罂粟来进行控制什么,身体的损伤?

    那玩意儿只有麻痹跟止疼作用,吸食多了会上瘾这到是真的,可是那也没让人惊恐到以为那就是五石散的地步吧?

    五石散那玩意儿怎么可能仅仅只靠罂粟就能够制成的?

    嘿,这个妖言惑众的臭丫头,蛊惑人心的本事当真不小!

    裁判老爷子端着茶遮挡住自己抽个不停的嘴角,暗腹隼老那么正直的人,是怎么看上这么个蔫坏蔫坏的臭丫头的?

    啧!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他算是长见识了!

    秦绾绾!

    秦绾绾!!

    秦——绾——绾!!!

    你怎么敢?

    怎么敢如此诬蔑我?!

    怎么敢?!!

    到底我哪里招惹你了,你这般陷害我?!!

    你该死!

    该死!!!!

    怒气冲天,恨意十足的秦玉娇无意识的开始释放体内积攒起来的杂碎之气,她一定不会知道她神魂里盘踞的,她嘴里所谓的魔尊其实是个杂碎而已,虽然现在回级成了污秽,可它的基因却仍旧是无法变成魔,更不要说神了!

    就算它回到上界有什么用?

    上界现在的状态还不如这些小三千的镜里世界呢,至少这里面有漏洞,天道们现在的能力也算是属于强弩之末,要一边维护真正的小三千,还要兼顾镜位面,哪儿还有分身乏术管它什么漏洞跟入侵者,镜的存在本来就是想要融入各种各样的元素,看看能不能超脱出来,不然真以天道是个傻的,由着它这么倒腾而不管不顾?

    俗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天道们现在能力被发散至最低,可那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被撼动的,不是还有时空管理局吗?

    你当他们都是瞎的,还是以为你美若天仙,美的超凡脱俗的能让所有人都放你一码,由着你瞎搞破坏,瞎蹦达?

    美的你!

    夙浅撇撇嘴,无知者真可怕!

    就在快要失去理智,被杂碎控制住的秦玉娇要入魔时。

    “阿尧?”

    清清淡淡,疑惑沉凝,像一阵极为舒爽的冬风覆盖在灼夏之上,瞬间让暴躁的灼夏冰冷了下来,清醒的回神。

    秦玉娇眨了下眼,看着台下拧着眉,面色没什么变化,眼里却划过担忧的晏子离时,她愤怒的心,痛恨极了秦绾绾的情绪,奇迹的被抚平了。

    哇哦~

    还说没(奸)(情)?

    一个声音都能把一脚踏入深渊的人给拉回来,秦玉娇她是真的一点儿都不喜欢晏子离,是完全的在利用晏子离吗?

    啧,她为什么就辣么不信呢?!

    夙浅勾着唇角,笑得有些恶劣,搓了下指尖,心下感叹,为毛她却觉得这样拆起来才更带感?

    真想知道晏子离好不容易破开心防,让人靠近的小‘弟弟’其实就是毁他修为,让他兄弟反目的罪魁祸首时,这位冰清玉洁的凉仙公子到底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哇啊~

    想想就很期待啊~

    莫名的就开始兴奋了。

    夙浅舔了舔唇瓣,端着高冷面上那突现的邪气,让一旁的裁判老爷子心头一跳!

    卧曹!

    这臭丫头那是什么表情?

    怎么跟走火入魔了似的吓人?

    说是迟那是快,有些心惊肉跳的裁判老爷子一把拍在莫名就开始兴奋不已的夙浅的后背,那力道大的让一个不察,没有防备的夙浅差点儿一头从裁判席上栽下去!

    眼疾手快,赶紧抓住桌子的夙浅,黑着脸扭头看向一脸表情十分无辜的裁判老爷子咬牙“干什么你?!真以为老子不敢揍你是不是?”

    裁判老爷子轻咳一声,咕哝“老夫以为你要走火入魔了呢?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

    “…….”

    夙浅满头黑线,她只是有点儿小兴奋,怎么特么的就被他给看成走火入魔?

    前头那位刚刚才是真的要走火入魔的好不啦?!

    眼瞎也要有个限度好吧?!

    看着臭丫头那恨不得吃了他的表情,裁判老爷子摸了把鼻子“嗯,那什么,玩玩就算了,别真闹人命,回头不好收场。”

    “哼!老子还用你教?”

    对于裁判老爷子的好意,夙浅翻个白眼重新在椅子上坐好,指尖一动,解禁禁锢在秦玉娇身上的一切,看着秦玉娇深深的吸口气,还是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怒火,咬牙道:

    “尊上,阿尧虽不知道这些疯言疯语到底是哪个有心搞事情的人传到您耳朵里,让您相信阿尧是这种人,可是阿尧对天发誓,鸳鸯楼里面的美食根本就不存在有伤人身体的五石散的制成分罂粟!这一点阿尧可以以性命作保!”

    秦玉娇咬牙吐出这些话,强迫自己冷静,该死的!她差点儿被秦绾绾给带到沟里去了!

    这个死女人七拐八弯的提了那么多无用的问题,竟然在这里挖个坑等着她呢!

    要不是晏子离出现的及时,及时唤醒了她,她一定会被秦绾绾给气的失去所有理智,控制不住的发狂,那后果才是真正的中了这个该死的女人的下怀!

    妈的!

    不愧是天道的幸运儿,这样的脑子的确够可以!

    但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