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492章 21章:修仙,师傅在上徒儿在下。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有事说,有话讲,少年就该有少年的样子,堂堂正正挺起胸膛,正儿八经不懂就问,小家子气的,看着就让人倒味道!

    可是吧,这样一个小东西要是给自己当徒弟的话,他是收呢,还是不收呢?

    天分不错,想收,不收可惜;气息不对,不想收,收了总觉得哪儿哪儿都提心吊胆的,他老人家可经不起折腾。

    所以是收,还是不收?

    裁判老爷子有些趣味的望着少年有为,冷傲逼人的少年,又瞅瞅面目清淡,眉目放纵不羁的秦绾绾,唇角的笑意越发深了。

    这两个小家伙果然有意思,不枉他闲着没事儿,晃荡出来当个小裁判。

    第九赛场那些早就被淘汰下去的人,都在讨论欢呼擂台上那个他们不看好,却夺得最后胜利,漂亮过头的少年,琢磨着回头打打关系什么的,却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语出惊人的直接想拜师?

    拜的还是堰乘大陆最年轻,刚晋级没多久的金丹尊者秦绾绾?

    话说——

    那就是秦绾绾?

    果然够漂亮,够绝色,够冷傲,够灵气,当得起堰乘大陆的第一玉仙子!

    不过话说这位尊者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他们怎么没发现?要不是那少年出声,他们还一直以为裁判台上只有那老头儿一人呢。

    底下的人交头接耳的在交谈,擂台与裁判席平齐,中间隔着没多远的距离,少年站着,女子坐着,两人目光相触,都带着别有深意的意味。

    夙浅看着秦玉娇那略带挑衅的眼神,左右腿交叠,身体前倾,从秘境里摸出一颗拂晓果抛在手里把玩,看得裁判老爷子眼角一跳,暗恨败家玩意儿!

    “听说京都最近很火的鸳鸯楼是你开的?”

    夙浅这话问的简直就是牛头不对马嘴,跟秦玉娇之前那明显略带恶意的恭维,完全没有一点儿关系。

    秦玉娇愣了愣,底下的人都在惊呼,直喊不可能!

    鸳鸯楼开业到现在差不多有三月有余,且几乎每日都日进斗金简直就是商家与百姓羡慕妒忌恨的存在,可是偏偏人家有高手坐镇,一般人乃他不何,最主要的是人家跟官府的人关系十分的不错,每到月尾缴税的时候,都备好酒菜让那些官爷们吃美喝美之后,拿着钱喜笑颜开的离去。

    小老百姓招惹不起,商贾各户则是想尽了办法,明里暗里的想要弄清楚他们鸳鸯楼的主食火锅到底是什么材料做的,让人吃了上瘾,天天都想去吃,还百吃不腻,这简直就抢了一整条街的好生意,成了所有人的眼中盯,却让人无可奈何啊!

    秦玉娇不太明白夙浅这话到底是何意,心底略微一跳,琢磨着要不要承认,可是一对上那双沁凉,看透一切的了然神色时,秦玉娇果断的承认了。

    这个女人的那双眼睛可是不好糊弄的,目前先不要得罪为妙。

    于是,脑子不是一般聪明的秦玉娇展颜一笑,刹那间众人只觉得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美妙视觉盛宴,也约莫就是如此了。

    就连裁判席上的老爷子都被这笑容惊艳了下,反倒是夙浅唇边勾出些许玩味,啧,这小妖精貌似还精修了惑术啊!

    可是真遗憾,这玩意儿对老子可不顶用。

    性别相同怎么勾引?

    老子又不搞基!

    老子要是这么简简单单的被这么个小蛊惑之术给勾去了心智,早特么不知死了几万回了!

    “对,那是我与一位朋友合开的,他出钱,我出力,尊者莫不是也喜欢鸳鸯楼的美食?回头我亲自动手做给尊者品尝如何?”

    秦玉娇笑语嫣然,看上去好不风流写意,雅致无双。

    “唔,也就是说那里面闻名整个京都美食都是你调配而制的?包括那十分爽口的玉液琼浆?”

    夙浅这么说着,还弯着眼睛笑了下,看上去莫名有几分垂涎的意味,甚至还把手中那抛着玩的拂晓果给咬在嘴里,似是在回味玉液琼浆的味道。

    可是秦玉娇却没上当,反到是慎重的在脑子里过了几遍夙浅的话,确定没什么不妥了之后,才笑意盈盈的点了下头“可以这么说。”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夙浅咬着果子的唇角忽的就卷起了一抹恶意的微笑,除了离她最近的裁判老爷子看到外,别人都没看到,老爷子心头微跳,这丫头露出这么阴险的笑容是想干什么?!

    这一问一答,很稀疏平常啊,没什么问题啊,她干嘛露出那样的笑容?

    可怕!

    裁判老爷子摸了摸了胳膊上起的鸡皮疙瘩,移了移屁股,离夙浅远了一点儿。

    他就说这姑娘邪性!

    “鸳鸯楼的第一家店出现在北国的樊虛小镇,据说是三年前出现的,然后这三年的时间鸳鸯楼像风一样的席卷了整个北国,极乎只要到一个繁华的城镇都能听到鸳鸯楼的名字,看来你经商的手段不错,美食的调配更是不错,让这么多人经典相传,所以,在这里本尊有一个疑问希望你能为本尊解惑,本尊会因为你这个回答而决定收不收你为徒,如何?”

    夙浅撑着下巴,望着警惕性丝毫不减分毫的秦玉娇,眉目间的不羁转换成了困而不解的疑惑,以及恶意!

    秦绾绾对自己有恶意?!

    秦玉娇心头一惊,怎么回事?

    她还没有出手,没对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也就是半个前她们在鸳鸯楼外见过一面而已?

    难道那一面,她出口调戏,让她心生不满,因此差别对她?

    若是这样的话,这个秦绾绾的心性要比她认知的还要小家子气吧?

    秦玉娇的心底嗤笑一声,所谓天道的幸运儿,原来也不过如此!

    她还以为有多心胸宽广呢!

    看到秦玉娇眼底划过的不屑,夙浅眼角挑了下,唇角的笑意有些深“如何?”

    “当然,为尊上解惑是小生的荣幸。”

    “你什么时候来京都的?”

    “半年前。”

    秦玉娇拧眉,有些不是太明白夙浅的思维,这人想问的不是有关于美食方面的事情吗?怎么就变成询问她到京都的时间?这前后完全不搭,看上去没啥关系啊,她到底想干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