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491章 20章:修仙,师傅在上徒儿在下。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毕竟一个开光修为,却让元婴感到胁迫,这可不是件好事情,同修为或低修为的修炼者的五感没那么敏锐,自是察觉不到不妥,但是五感已经进化超常的高阶修为者怎么觉察不到他的异样?

    这不妥妥的在告诉别人,他身上有秘密不是?引诱那些心怀叵测的人,视他为眼中‘宝’?

    夙浅翘了翘唇角,啧了一声,感叹“到底还是太年轻呐~”

    听到她这话的裁判老爷子嘴角一抽,瞪眼“你以为你很年长?说的老气纵横,跟个老头子似的!”

    “唔~”

    夙浅挑了下眉,淡笑不语,外貌,脸,身体这些东西是可以欺骗人的,而自己的内心与灵魂这种东西,却是无法欺骗自己的。

    说起来,她若是不特意的回头去看,去想,她貌似活的比谁都要长,要久。

    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忘记了自己曾经是谁,来自己哪里,去往何方,只是像普通人一样拥有(肉)(体)生老病死,然后接着去轮回,然后再一次从头再来过。

    从母体出生,牙牙学语,蹒跚走路,成长,成长,再成长。

    其实若是现在回想起来,很多时候,她就觉得哪里不大对劲,生活,学习,世界,这一切给她的感觉模糊而凌锐,很多东西她并不需要刻意的去学,去听,去了解,她就知道的一清二楚。

    这很不对劲,非常的不对劲,那种云里雾里,置身于梦境中走不出来的不真实感,能把人逼疯。

    一次又一次,什么感觉都会有,会痛,会疼,会难受,会伤心,可是这种情绪像两个自己,一个人淡眼看着,一个人凄离存活,不死不灭,一次又一次。

    所以在喷积勃发,被帝萧胤扔进魔方,穿过虫洞,进入位面时,她的一些记忆开始复苏,那种无法明言的感觉,她是恐慌的。

    因为她知道,有些东西回不去了。

    一旦那些各种猜想得到了验证,那么这偌大的世界,辽阔的宇宙银河,哪里会有自己的容身之地?

    一切虚妄皆成现实,一切梦境凌乱出世,她是谁,存在的还是不存在的,貌似她自己都是分不清的。

    说实在的,她是空乏的。

    人有由来与归属。

    而她,没有。

    她只有一切被负面情绪支配的失控,而自己努力的在抑制失控,想像一个人一样理智的活着,不想变成一个没有思想的凶兽。

    因为对自己太过了解,所以能明白自己一旦失控会是个什么下场。

    所以她对于一切都无所畏惧,唯独害怕自己。

    因为连消亡,她都是不被允许的。

    能受伤心,能痛;会受伤,会疼;可是却无法死亡,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就像是一个怪物的存在不是吗?

    玄渊最后的话她其实听到了,他说‘这漫长的时间,无止尽的轮回,我都被你遗忘在了这里,等你想起我,等你来找我,等你唤我的名字,等你愿意用你的手,让我活下来——’

    她知道的,以前只是模糊的有这种感觉,模糊的有一个人曾经占据了她一整个生命,而结果却是不大美好,所以她割舍了,那割舍的过程是一种苍灰的无望,一旦想起失控就随之而来,于是她舍弃了,她不想让自己失控。

    告诉自己,那是不存在的,那是虚妄,是虚念,是幻象。

    她知道自己忘记了很多东西,也记起了很多东西,而在这些记起的东西里,有多少是真实存在的,又有多少虚妄幻想出来的,说实在的,她自己都分不清。

    因为虚妄,她有能力把它变成事实,而她的梦境与现实已经融合在一起,分不开了。

    哪怕到了这种地步,她还是理智的,她的心性已经被锻造的坚不可摧,想要彻底从根源解决,就必须弄清楚所有事情的始末,所以她开始接收记忆,炼化记忆,寻找记忆,然后——

    摧毁,还是接收,由当时的自己定夺。

    那时,她想,或许,她就能知道,她能去哪里,该去哪里了。

    也就能找到属于她的归属地。

    夙浅弯着眼睛,在裁判老爷子又恨又无奈的神情下,咔嚓咔嚓咬着拂晓果,懒洋洋的歪在椅子里,撑着下巴看着擂台上已经快要分出胜负的两人。

    噗通一声,那个比秦玉娇要高上一个半头的男人,一脚被秦玉娇给踹出了擂台,倒地擂台下不停的往外飙着血,那手脚都骨折扭曲的样子,看上去好不吓人。

    裁判老爷子对于这样的结果跟夙浅一样,没有一点儿意外,只是有些讶异那个像个庄稼汉一样的男人竟然这么能缠,愣是在那种手脚都被打骨折的情况下还能缠上一刻钟,这人不错,耐性,毅力,心性都不错,就是看上去有点儿愣头青,像个傻的,不会转弯。

    夙浅眨巴着眼睛,抛着手里的果实,瞅着擂台上同样一身污渍,狼狈到不行的秦玉娇,琢磨,这小妖精果然够狠。

    似是注意到夙浅看过来的目光,秦玉娇撑着膝盖喘息的动作顿了下,慢慢的直起身子,朝着夙浅看去,抿着嘴,神情凛傲的样子,倒是有几分看头。

    “尊上,您收徒的标准是什么?”

    就在裁判老爷子扬手敲锣,宣布秦玉娇在这一区拔得头筹时,秦玉娇却忽然开口了。

    老爷子敲锣的手一顿,目光有些诡异的在这两个小家伙身上扫来扫去,果断的先放下手中的小锤子,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悠闲的看起了戏。

    狗咬狗什么的他最喜欢了,咳咳不对,是小辈们之间的切磋较量什么的,最有看头了!

    夙浅瞥了眼老爷子看明显看好戏的表情,扯了下嘴角,撑着下巴看着擂台上那傲然的秦玉娇,翘了翘唇角,眉目间凝聚出比秦玉娇那傲然更加狂妄的不羁“怎么,你想要做本尊的徒弟?”

    秦玉娇目光闪了下,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竟然点了下头“对,尊上是堰乘大陆最年轻的金丹尊者,玉尧想要拜您为师,所以才想知道尊上您收徒的标准,然后看看玉尧够不够格做您的弟子。”

    看着秦玉娇这样不卑不亢的态度,说实在的裁判老爷子是有些欣赏的,他是看不惯那些唯唯诺诺,小家子气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