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482章 11章:修仙,师傅在上徒儿在下。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然后到那时再来决定要不要见你,想不想知道曾经的你与我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为什么又会走到今天这种境地,沦落到如此需要辗转存活的境遇。”

    夙浅淡眼看着那青绿色的湖水晃动起了些许涟漪,而拽住她裙摆的湖水也在慢慢收紧。

    “松开。”

    疏凉沁冷的声音从夙浅口中传出来,她那双空乏寂静的眼眸里染上了一些诡异的鲜红,像极了走火入魔的征兆,她双眸含煞的盯着那涟漪越荡越深,也越荡越急的湖水,唇角勾了下。

    你是在笑,又像是没有。

    “你该庆幸,我渡过了接收记忆最初的混乱缓冲击,没有再像疯狗一样击杀能引起我触动的一切,不管那些触动是好是坏,是良是益,更该庆幸我还算是个‘人’还残存着理智,与最不该有的仁慈,目前这些仁慈让我对你生出了柔软,但是这也不能代表,我就能容忍你潜伏在系统的识海里,安家落户。”

    夙浅弯腰,伸出二指捏住那拽住她裙摆的湖水,微微用力,眼神森幽“系统目前属于我的东西,我的东西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触碰分毫,否则,人来,我削人;神来我剁神;魔来我湮魔;污秽来我让它永无再生的可能。”

    咔的一下,她捏断了拽住她裙摆的湖水,那湖水的衔接处流出了清透的露珠,像血一样滚动,滴落在地。

    明显的,那被夙浅捏断,掐在指尖下的湖水哆嗦了下,像是疼,又像是难受。

    那一小节断裂的湖水凝固在夙浅指尖,勾在她的小手指尖,有悠远的叹息,像风一样吹抚过她的耳畔“兀啊——”

    夙浅的眼眸急速的收缩了下,蓦的抬头朝上空看去,可是上空依旧是不会流动的雾,静止在那里像是画中的世界,而她听到的那声梵远叹息,像是幻觉一样。

    “兀?”

    夙浅唇角翘了下,扬手把凝固在她指尖上,勾住她小手指的湖水给扔进了湖里,嗤笑一声“啊,真是抱歉,老子不是兀,想要找兀这辈子你都没机会找到!”

    她笑的恶意满满,邪气纵横,眸内寒光凛冽。

    听到它这话,湖水开始呼呼啦啦翻涌起水浪,好像有些焦急,又有些揪心的试图用水浪抓住夙浅,可是夙浅这次离的有些远,一旦超出了范围跟距离它就无法凝固,只能散成一滩水,铺撒在地上。

    夙浅冷眼看它一遍一遍的试图够到她,不死心的想要长距离凝成软固体碰到她,试了很多次都无法,而它也好像精疲力竭了。

    最终,那爬上岸的水渍,垂头丧气的又倒流回湖里,有些委屈,有些难过,又有些无奈的在湖里凝聚出一个字,而湖里凝聚的字跟湖水一个颜色,根本就看不到,可是它好像不甘心的试了一遍又了遍,可是从头到尾岸上的人,神色一直都清清冷冷的,最终好像等的不耐烦了,转个身就走了。

    “夙啊——”

    那湖水一看到她离开,焦急的唤了一声,这一次吐字清晰而梵幽,带着洗涤心灵的旷古沉静。

    “啊对了——”

    就在湖水再一次发出声音的时候,夙浅回头,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声音压盖住了湖水的声音“借居客就要有借居客的样子,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不要整什么幺蛾子,等我弄清楚所有事情的始末,自己会来处理你,不要做出多于的事情来干扰系统,不然我怕等不到真相大白那一天,就控制不住的手刃你,这个结果你一定不想看到的,对吧,玄渊?”

    说完,夙浅不顾完全呆掉了湖水,身影一闪,消失在了系统的识海里。

    而在她走后,有一个像罗盘一样的东西从湖底慢慢的浮了上来,那上面有一道纤白的模糊身影,仅是一个轮廓而已,就让人想到了绝世遗立一词。

    那身影叹息一声,弯腰把类似于罗盘的东西拿了起来,那个冰蓝色的罗盘里划分六格,每一格都碎裂着大大小小不同形状的龟裂纹路,有些纹路里衔接着一些冰蓝色的碎片,那碎片正是夙浅之前得到的那些一样,不过在这里,并不是相同大小,而是不同大小排列分局而成。

    上千条纹路,上百个碎片,而现在的罗盘里不过才有几块而已。

    “夙啊,快点找齐碎片,快点来见我,迟了,我怕等不到了——”

    那模糊的身影上,凝聚出温柔与隽缅,还有无限的包容与宠溺,他的声音低低的,喃喃的,梵幽而沉静“夙啊,你越来越坚强了真好;还能见到你真好;可是,不要用那样的语气跟我说话,我会…….疼…….”

    有水滴从那模糊的身影上掉落下来,那模糊的身影越发的淡薄与空透了,最终连人影都无法凝聚,散落成一片青绿色的湖水,砸落在湖面上,而那像是罗盘的东西也缓缓的开始下沉。

    “夙啊,不要讨厌我,我唯一做错的事就是封了你的记忆,让你一人颠簸流离的活着,可是——唯有这样,我才能再一次见到你,这漫长的时间,无止尽的轮回,我都被你遗忘在了这里,等你想起我,等你来找我,等你唤我的名字,等你愿意用你的手,让我活下来——”

    “那时,我再用我的这双手,再揉一次面,下一碗不难吃的面给你好不好?”

    “夙啊——”

    低低的叹息,无止尽的绵软,像棉花糖一样,甜到酸涩,甜到悲伤。

    冰玉寒床上,夙浅睁开眼,摁在小白脑袋上的小手微微的痉挛了下,有酸涩腻到悲伤的情绪在心间流淌,像是难受,像是疼痛,又像是叹息,与回甘。

    那么近,那么远——

    夙浅伸手抓了一把,从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温暖的触感跳跃在指尖上,就像是——

    系统眨巴眨巴眼,有些奇怪的看着过份平静的女人,拧了下眉

    出什么事?

    夙浅挑了下眉,悠悠一笑“出的事情大发了!”

    系统有些懵,总觉得有些莫名的发寒,错觉吗?

    “你的识海里长了一只虫子,据我了解,那只虫子盘踞在那里的时间还不短,很有可能已经侵入到你的五脏六腑了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