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476章 6章:修仙,师傅在上徒儿在下。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时间凝固之法术,那是需要元婴以上修为才能领悟出来的技能。

    这位青衣绝色的女子看起来如此年幼,像是刚及笄的少女一般,可是她却已经元婴尊者了吗?

    元婴……吗?

    若是没有——

    他如今也是元婴了。

    都说秦家绾绾是整个堰乘大陆最年轻的金丹尊者,可有谁知道他晏子离比秦绾绾还要早一步?

    甚至在他结金丹的时候,更是灵气暴动,直接一窜元婴!

    可是——

    晏子离暗了暗眼神,料想了一万种可能,唯独没有想到会是那样的结果。

    深深的吸一口气,再抬眼朝那青衣女子看去时,那里只余下正在清理碗筷的老人,还有那只小脏猫,而那女子早已不知所踪。

    晏子离抬脚准备朝着另一条巷子走去,谁知不经意抬头间,墙头上去了蹲着那位他以为已经离开的青衣女子,晏子离愣了愣,实在是有些无法想象,这样的女子竟然像个痞子流氓一样的蹲在墙头上,咬着色泽澄亮的果子,眨着古灵精怪的杏眼一瞬不瞬的望着他。

    不知为什么,对上她那样看透一切的了解目光,一向漠冷清淡的晏子离竟然生出了些微微的恼意,他也不知道这种恼意从何而来,等他意识到不妥时,失礼的话已经脱口而出:

    “姑娘,这样盯着一个男子看,实在不妥吧?”

    夙浅眨巴眨巴眼,瞅着话一出口,耳朵就先红的晏子离扑哧一下乐了。

    唔,有意思的,这人竟然还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没有记忆传承,生活环境造就的性格,原来区别这么大啊?

    夙浅唇角翘翘,这货是晏子离,晏子离体内却是凰九的神魂,这下有意思了。

    所以说,往后凰九就是她的徒弟?

    师父调教徒弟那可是天经地义的事啊,对吧?

    某姑娘的眼底闪烁着名为邪恶的小光芒,始初啊,你家主人送上门让老子(欺)(辱)老子岂有不好好回应的道理?

    话说她已经好几个位面都没有碰上这货了吧?

    嗯,那就好好玩玩吧~

    夙浅舔了舔唇角,把果子咔咔吃干净,连果核都没剩下,眼神诡异而戏谑的瞅着明显说出失礼话后,懊恼不已的少年,唇角一勾就笑了“金丹破碎,修为从快冲元婴一下子跌落到筑基,这位年轻人,你到底哪儿来的傲气,用这种不满眼神,这种不满表情,以及这种不满的语气来跟本尊说话?”

    这么说着,属于金丹尊者的威压铺天盖地的朝着晏子离挤压而去,瞬间就把没有防备的晏子离给压制的跪在她面前,肌肉剧烈收缩,血管筋骨都发出咔嚓折断的危机。

    “唔——”

    晏子离痛苦的跪在地上,哇的一下,一口血喷出来,哆嗦着身体,努力的支撑着自己想要站起来,可是现如今只有筑基修为的他,在这样的强者面前如同蝼蚁一样被其随意践踏。

    晏子离平淡无波的心里蓦的就升腾起强烈的不甘,不屈与不服。

    这样的事情,他已经遇到过不少,已经习惯那些所谓的强者们对弱者的打压,他曾经无数次遭遇这样的事情,明明都已经习惯的心如止水了,为什么此时却如此难堪的无法承受?

    为什么这般痛苦的比晋级被废时,还让他承受不了?

    为什么?

    这种突如其来在心底爆发的不满,不爽,不愉快,甚至痛恨的情绪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这么的难受?

    晏子离被这股难受,以及身上绝对强者的威压给挫磨的额头上遍布冷汗,潋滟无双,阳春白雪一样的眼眸里凝集出了一层薄薄有水雾,那水雾让他的眼尾绯红,呈现出一种被人凌虐的凄艳绝色。

    夙浅咂吧着小嘴儿嘀咕,这货果然能忍。

    嘛~

    不能一下子欺负太过头了,不然回头这货见着她就躲,不拜她为师了可咋整?

    拜她为师了,她才能正大光明的欺负他,而不被别人讨伐呀,对吧?

    尤其是他的心上人。

    这样才能看着他们相爱不能相守,相知不能相拥,一起相杀到白头~

    不要以为在她离开鸳鸯楼的时候,就没有感觉到那个死女人对她的恶意!

    还是那种超极恶的恶意!

    那个女人可是个小人来的,她可防着点儿,不能被她给阴了,虽然她被阴的这种可能性极乎不存在。

    可是吧,天道的宠儿,那身上的能力跟机遇,还是多多少少不能小小觑的。

    尤其是她感觉这个位面的天道,跟之前位面的天道多多少少有点儿不一样。

    怎么说呢——

    唔,大概有点儿邪性。

    给她的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收回晏子离身上的威压,夙浅笑眯眯瞅着他急速喘息,用一双被水雾洗刷的格外明亮的眼睛,唇角翘翘,意有所指:

    “就是你这样的眼神,才给了别人欺负你的机会,傲骨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塑造起来的这一点没错,但是没有那个能力却坚定自己的傲骨,那样的下场,通常只会被挫磨成废物中的废物,就像现在——”

    夙浅从上面跳下来,拍了拍抖着身体,努力想要站起来的晏子离,伸手略略用力就把他扶好,笑眯眯道“年轻人,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回头寻找自己失败的原因,更不敢直面自己的失败,这样的你才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哟~”

    “金丹破碎这种玩意儿,多的是手段修补回来,但是却修补不好你软弱的内心!”

    装了一手好逼,拍了拍裙摆上沾染的灰尘,夙浅翘着唇角,摇摇晃晃的朝着路口走去,心里却恶意的想,怎么样少年?

    这颗激励你积极向上的‘糖’甜不甜?

    要不要尝一尝?

    或者吞下去滋润丹田?

    回头——

    呶哈哈哈哈哈——

    表情怔然的晏子离侧头看着那个潇洒离去的女子,心头那种百感交集的滋味让他唇角微微发苦“您,叫什么名字?”

    一个您字出口,已经代表这个净若琉璃般的少年,突然破了自己的心里障碍,想通了。

    这些话他知道也懂,玉尧也说了不止一遍,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直入心底,直面自己,这个人用近乎残忍的手段碾碎他的傲气,撕碎他的伪装,让他赤裸的呈现在阳光底下,没有任何遮羞布给他遮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