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465章 53章:越狱,共赴黄泉吧。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我——”

    越景唇角蠕动了下,垂下了眼,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他只是,只是想…….

    把007跟它家宿主的现场直播看完了之后,系统暗了暗眼睛。

    它并没有察觉到胖大叔疏离的态度,可是仅仅一个照面都能觉察出问题的她,这种过份敏锐的五感,怎么说呢……

    系统侧头看着面色淡淡,好像没受到多大影响的夙浅,默默的抿了下唇,她是不是一直都是这样,先是接收别人对她的态度,然后凭借这样的态度来对待别人呢?

    “统子,我好像忘记了一件,嗯,看上去还算比较重要的事儿。”

    人命关天,嗯,应该还算重要吧?某姑娘咂摸着下巴,嘴角微微抽了下。

    “嗯…….貌似那位狱警小哥哥还在冰岛上来者?也不知冻死了没?两天了哟~”

    系统嘴角也是一抽,得,还真把这货给忘掉脑门儿后了,不过它会说冰岛差不多都碎成一块儿一块儿的悬浮冰了,那位之前被面前这位大神断言不是短命的小哥哥,此时十有八九都冻成冰疙瘩了吧?

    咳咳——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早死早超生,反正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就心胸宽广的安息了吧~

    “走,那黄鼠狼还没抓到手,原路返回,顺道看看那小哥哥死了没有,死了就给他立个碑,省得地狱不收他~”

    某姑娘眨眨眼,一脸的没心没肺。

    …….所以,立个碑地狱就收他了?这是什么神逻辑?系统有些黑线。

    油轮上。

    容浔一脸诡异的盯着下了飞机直接往监控室走,一脸沉静面无表情的君长安“你不是抱着你的‘美娇娘’在度蜜月的吗?跑我这儿干什么?”

    “我要看她第一天出现在这里到最近离开的监控。”

    君长安用一双深邃空寂的眼睛望着吊儿郎当的容浔“胖叔在吗?”

    “不在。”

    容浔耸耸肩膀“估计又被老头子指使着干大事儿去了,嘛~反正这人一失踪就十天半个月的,正常。”

    “是吗?”

    君长安看他一眼,那眼神怎么瞅都略带深意,尤其还是容浔这个精神病,他可是拥有超常的五感,更能觉察到这人的意有所指,他挑了下眉“我说你,唔,变得有点儿奇怪了,人还是那个人,就是吧,这眼睛可就有点儿不对头了——”

    容浔略略的眯了眯眼“受什么刺激了?变得格外的高大尚?还是说你那‘美娇娘’又蹦回来了?”

    君长安观看监控的表情一顿,侧头“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你那‘美娇娘’大概,可能,也许没那么容易死呗~”

    容浔摊摊手,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欠扁“那小姑娘给我的感觉,可不是像那么容易死掉的人,更何况——”

    他用修长的手指摩挲着下巴,唇角翘起诡异的弧度“那个小白兔,可是有点儿邪乎呢~,嘛~,反正说也说不清,等你把监控看完了就知道了,你慢慢折腾,小爷回去睡个觉,昨天到现在我可是还没合过眼呢~”

    出了监控室的容浔当即摸出手机,吊儿郎当的声音略略有些发沉“喂,是我,最近他在什么地方出现?”

    也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容浔那有些阴寒的俊脸上,忽然就绽起了一抹邪气的笑容,那笑容妖艳而魅惑,像极了吸食人血为生的妖兽。

    “唔,青市之前是什额格啊,那么管家先生,你跑到什额格去干什么大事了?”

    他的唇角勾勾,摸出通讯器“去朗里。”

    朗里?

    在游轮驾驶室里头的驾驶员愣了下,他们貌似下一个送‘货’的地方貌似是萨椰,怎么变成与萨椰相反的方向朗里了?

    “少爷?”

    驾驶员纠结了下“三天后就是交货的时间了,现在去朗里的话,延误了交货时间真有没问题吗?”

    “这么快?我还以为最快也在一个星期呢。”

    通讯器那头的容浔用修长的指尖摩挲着自己的唇瓣“加速,明天这个时间到地方交货,然后去朗里。”

    “…….好吧。”

    驾驶员嘴角微抽,您是老大,您说了算!

    “加速,明天的这个时候抵达交货地点!”

    驾驶员冲着几个在那里斗地主的混蛋们开口“别玩了,过来调控,老子尿急~”

    “噗——”

    几人大笑,扔了手中的牌过去接手“少爷又准备干嘛了?好好的怎么突然加速?”

    “谁知道?指不定又想到什么新的整人花招~”

    “干活,少废话,我可不想被狱警长给收拾~”

    “是是——”

    几人懒洋洋的应承,手上的却极为快速的开始进行加速操作,他们也不想被狱警长给收拾,那下场太渗人,他们还没活够呢,只不过已经习惯打嘴炮了而已~

    君长安坐在被拷贝过来监控的电脑面前,不放过分毫线索的把之前殷落落被抓进来到出去那一天的全部监控都分析了一遍,最后把目光定在几个残缺不全的画面上。

    他自导自演被打的皮开肉绽,从而来让自己铭记上辈子所历经的一切痛楚,让自己加深对殷落落的恨意以及怨念,然后他半是昏迷的被扔进了保健室里,那时候落落的表情跟之前并没有什么变化,一样的担惊受怕,一样的小心翼翼,跟只受到巨大惊吓的兔子一样惶惶不安。

    紧接着便出现在狱警(侮)(辱)她的画面,君长安在看到那个画面时,心头的剧痛像把尖刀一样,狠狠的搓磨他的心脏,让他无时不刻都清醒的知道,他到底对他的小姑娘干了什么!

    深深的吸口气,画面继续播放,视屏中的落落受惊过度导致昏迷过去,然后醒了过来直接对那压在她身上的狱警出了手,动作迅速而凶猛,完全就不像是落落那么柔软的性子。

    他一直把她这种反常认为跟容浔一样被激发出了第二人格,或者落落会跟他一样是‘回来的人’,所以才变得有些不一样。

    毕竟他都能回来,落落为什么不可以?

    可是现在他却不确定了。

    双重人格跟精神病分裂者的性格他不是太了解,但也多少知道一些,毕竟容浔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可是昏迷之后醒过来的落落跟容浔是不一样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