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459章 47章:越狱,共赴黄泉吧。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这样的人在某种程度上其实也挺绝情的,但也是能活的最久,过的最好的人。

    因为他们大多时候,真是理智的可怕。

    而这种可怕的理智,近乎于无情。

    就像…….

    夙浅整理好她基本上需要的一切罪证,暗戳戳的琢磨着明天君长安在收到这份‘大礼’时会是种什么样的表情?

    讲真,她是真心没整明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是怎么就‘想通了’,还想娶‘她’为妻来者?

    这变化是不是有点儿大啊?

    嘛~

    男主的心情跟奇遇通常都是七拐八弯的绕了一圈儿又一圈儿,她不理解也纯属正常。

    翌日一大早,整个青市都闹腾的不像话,大多人想知道帝临的那位董事长到底娶了一位什么样的美人娇妻?护成这个样子,到现在他们都还没见过真人,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样的国色天香才会被护的这么滴水不露?

    整十点的时候,在众人殷殷切切,在众媒体心急火燎的心情中,他们终于看到了豪车跟礼队由远到近缓缓的开来,豪车队伍一路开进了庄园,在铺满鲜花盛宴的地毯口处停下,一双澄亮的皮鞋从一辆豪车上下来,冷酷漠然,俊美无俦的君长安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以及摄像头下。

    他面无表情的在注视着前方,缓缓的在婚礼会场上扫过,然后抬起他那双修长笔直的大长腿,一步一步的向举行婚礼的小礼堂内走去。

    他一个人走的很慢,慢的有一种时光隽缅,将要走到终点的感觉。

    众人们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一个人往前走,直到走进礼堂里消失不见时,都还没有看到他那位美娇娘的身影。

    这是什么情况?

    一群人有些懵。

    新娘呢?

    伴郎伴娘呢?

    豪车有了,豪宴有了,无数稀有罕见的大人物也有了,可是新娘这种生物跑哪儿去了?

    众人们面面相觑,都朝着礼堂涌去,心中纷纷猜测,莫不是太子爷的美娇娘一直在礼堂等着?

    嘿~

    这场盛世婚礼有点儿奇葩啊。

    众人们怀着这样的心情都涌起了礼堂,入眼的竟是一幅水晶棺,水晶棺四周摆放着娇艳欲滴的香水百合,而那位青市的太子爷就站在水晶棺面前,眼神柔软,唇角带笑的凝望着水晶棺里面的人。

    哗——

    的一下,所有人都震惊了!

    这位太子爷竟然娶了一个死人?!

    难怪了!

    难怪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位太子爷的美娇娘出现在众人眼前,本以为他是爱惨了那女人,把那女人护得滴水不漏,防止别人窥探!

    哪里知道竟然会是个死人?!

    老天!

    这么好的男人竟然会这么想不开的娶一个死人?!

    这是什么重口味?

    还是特么在做秀?

    可貌似像他这样的人,完全不需要做秀这种东西不是吗?

    毕竟人家身份,名望,地位,金钱这些东西通通不缺,有必要做秀吗?

    那难道就是真心想娶?

    活人没机会娶就娶个死人?

    哦老天!

    这可真是一个大新闻!!

    绝对是一个超级大的新闻!

    嗅到气味的记者们,各各眼冒狼光,恨不得扑上去抓住这位太子爷直接把他所知所想的通通掏出来,曝光个一干二净让世人都知道了才好!

    那样他们就能赚得头条,升官加薪指日可待!

    “那个——君先生,我能请教几个问题吗?”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忍不住的跳出来,想当第一个品尝螃蟹的人,试图拿到第一手资料回去,并且他嘴里说着请教,整个人状态却像吃了兴奋剂一样,一点儿都不顾忌此时的场合,以及他对面的人到底什么身份了。

    而君长安对于这位冒头的记者采取的态度是直接无视,也不知是他真没听见,还是他不想听见,此时他的心里眼里只有那个沉睡在水晶棺里面的女孩儿。

    那是他的女孩儿啊。

    是他上辈子终其所有想要拥护的女孩儿,只是后来发生了那么多的事,那么多不愉快的事让他伤害了她,一次又一次,直到最后带着憎恨的心情离开她。

    他爱她。

    这一点,他一直确认无疑,只是…….

    他好像,又做错了。

    君长安的眼眸里略过惊痛。

    她曾经期待的婚礼,两辈子他都没有做到,终究还是失去了她。

    “落落,你一定恨死我了对不对?”

    君长安轻声呢喃,弯下腰,抚摸在那张冰冷的脸上,微微低头,想要吻上那艳丽的红唇。

    嘭啪一声。

    夙浅把她手里的薯片包给捏暴了,扭曲着小脸瞪着那个不要脸有牲口竟然还敢猥琐她的‘尸体!’

    一个风刃甩过去,直接把君长人给掀飞,嘭的一声砸在了礼堂里那些排排坐放的长椅子上。

    “唔——”

    君长安痛苦的闷哼一声,在所有人惊愕不已的目光下,他扶着椅子站了起来,眸光异样而惊喜的朝水晶棺望去“落,落落?你,你回来了?”

    什么鬼?

    一群参加婚礼的人都是错愕难当。

    这特么什么情况?

    刚刚要是他们眼睛没出毛病的话,这位太子爷好像被揍飞出去了?

    可是当时他面前只有口水晶棺,并没有其他人呐~

    所以,到底什么情况?

    尼玛!

    不会是闹鬼了吧?!

    “哼!老子特么就没死,什么叫回来了?你丫到底从哪个太平洋里把老子没死的‘尸体’给打捞上来的?”

    隐在暗处,一脸嫌恶的夙浅撇撇嘴,一手握着平板,一手直接黑进了礼堂正对面挂着的大屏幕上。

    大屏幕里发出刺耳沉闷的划刮声,听在耳朵里就像是厉鬼的狞笑一样让人毛骨悚然,而漆黑的屏幕上面,此时也缓缓的浮现出艳红滴血的字迹:

    十个字,平淡的叙述,没有任何起伏的标点符号,却像一把尖刀一样,插进了面色带着病态惊喜的君长安心头,君长安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而颤抖“落,落落…….”

    若论这世上还有谁能够伤害到他,大约也就只有一个殷落落了。

    可是偏偏这世上只有一个殷落落,让他被上辈子无处释放的仇恨给蒙蔽了眼睛,失去了该有的理智,让他把一切的过错都不负责任的推卸到她的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