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445章 33章:越狱,共赴黄泉吧。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事实证明,这人的直觉属野兽的。

    那之前出现又消失的异动源的确是活的。

    夙浅蹲在后山头上,瞅着那下面延绵起伏的群山,眯着眼看着有一点儿暗黄色的影子在雪白的群山之中穿梭,那影子的速度极快,像一道闪电一样突现又消失,隐约的从那一闪而过的轮廓来看,貌似是只——

    黄鼠狼?

    !!!

    某姑娘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揉了揉眼睛。

    卧槽!

    黄鼠狼?!

    你特么在逗我?!

    那让她感受到异动源的能量体特么竟然是只黄鼠狼?

    这特么是什么见鬼的神操作?!

    不是!

    黄鼠狼特么是雪山里头能存活的物种吗?

    啊不对,这不是重点,为什么异动能量源会是只黄鼠狼啊!她完全整不明白啊喂!

    夙浅嘴角抽搐的瞪着那窜的飞快,一溜烟就不见的黄鼠狼满头黑线的无语凝噎。

    这越来越离奇的世界,也越来越离奇的物种,更越来越离奇的能量源,某姑娘表示,她需要睡那——么——大——一段时间的觉,来沉淀一下自己操蛋的心情!

    好吧好吧,黄鼠狼就黄鼠狼吧,谁让它就是异动源呢,先抓到手里再说!

    夙浅抽出棍子,把棍子扯成一张大网,朝着黄鼠狼即将消失的身影掷去。

    就在棍子快要网住那流窜飞快的黄鼠狼时,意外发生了。

    一道灰色的‘闪电’刷的一下从远处飞过来,直接砸在棍子身上,因为那‘闪电’没有杀气,也没煞气,更没有任何有恶意的负面攻击反应。

    纯属于突发,突现,速度又不是一般的快,直接把没有防备的棍子给砸进了雪里,而那刚被棍子网住一只脚的黄鼠狼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尖叫挣扎着逃跑,甚至还排放出了无比巨大恶臭的屁,直接把棍子给熏的两眼一摸黑,吧唧一下彻底的栽进雪里头,抽搐着起不来了。

    “…….”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夙浅,嘴里的开心果都掉了出来,她目瞪口呆的瞪着这突如其来,没有任何征兆的意外,简直都不知道要露出什么表情才好。

    你看她隔的这么远,离的这么远,都特么还能闻到那空气里冲击过来的臭味,可想而知被屁直接‘攻击’到的破棍子该遭受到什么样的心理阴影啊!

    夙浅捂着鼻子,瞬间窜离数米远。

    讲真,尼玛,这味道真是绝了!

    比杂碎之气的味道都还要销魂上一层楼!

    “大花!那是什么玩意儿掉下来了!”

    某姑娘黑着脸咬牙,眼见着就差一步就把异动能量源给抓到手了,他丫的竟然出现了这样的意外?

    这是故意的!

    是故意的!

    还是故意的!!

    系统的嘴角也有点儿抽搐,这一幕太戏剧化了,它都忍不住要怀疑是不是有人故意跟这祖宗作对,不然哪儿这么巧啊?

    这冰天雪地的,貌似除了他们没别人了吧?

    啊,还有一位狱警小哥哥,可那小哥哥不是在屋子里老老实实的呆着吗?

    就他那一身单衣,出来绝逼是找死!

    那那凭空飞过来的‘闪电’到底特么什么玩意儿?

    等系统把棍子那里的画面反馈回来时,嘴角更是一抽,因为棍子已经口吐白沫,挣扎抽搐着死过去了,而那只该死的黄鼠狼早就没了踪影,至于那掉下来的‘闪电’——

    呵呵!

    狱警小哥哥,我该夸你干的漂亮吗?

    你丫绝逼会被这祖宗给抽筋扒皮的!

    系统默默的把画面递给夙浅看,夙浅吊着眉,深深的吸口气,咬牙“这个人类!他想干嘛?!想干嘛!想干嘛!到底想干嘛!!他到底从哪儿窜出来的?!不对,是从哪儿飞出来的?!”

    眼见着某姑娘要暴走,系统屏蔽的五感,把棍子跟狱警小哥哥给提溜出来扔到夙浅面前。

    夙浅一脸嫌弃的捏着鼻子“扔远点儿,好臭!”

    系统嘴角抽抽,同情的看了眼被熏的都生不如死的棍子一眼,默默吐槽:原来你丫的在这无良主人心里的地位也不过如此~

    哦呵呵呵呵,莫名的就有点儿高兴了!

    浪里个浪~

    把狱警小哥哥踹进雪地里滚了几圈,确定他把身上所有的臭味儿都给滚干净了,夙浅这才抓起一根树枝抽在昏迷不醒的狱警小哥哥脸上,咬牙“睡个屁啊睡!给老子醒过来!!”

    被疼痛惊醒,又感受到冰天雪地冻创的狱警小哥哥哆哆嗦嗦的睁开眼,入眼就是某人狰狞獠牙的表情,还有那不停抽过来的树枝,狱警小哥哥呆了下“落,落小姐?”

    “你丫不好好在屋里呆着跑后山来干什么?!”

    夙浅气结,眼见着到手的能量跑了,她都气的快要杀人了好吗!

    要不是看着这货会做饭的份儿上,她一定让他死的很有节奏感!

    “落,落小姐,冷,冷,冷——”

    狱警小哥哥哆嗦成一团,只穿着一件单衣的他,再这么待在雪里指不定会造成大面积的冻伤呢,到时候就没有给她做饭了!

    夙浅没好气的翻个白眼,小腿一伸,小脚一扬,狱警小哥哥就呈现自由抛物体,朝着山下他们之前落脚的小木屋砸去。

    狱警小哥哥只感觉眼前一花,然后哐当一声就又砸进了雪里,等他不知道吃了第几口雪,意识都开始从脑子里剥离出去时,才隐约的感觉自己被提起来,扔进到暖乎乎的火炉里。

    被这么前后一折腾,精疲力竭的狱警小哥哥,直接昏睡了过去。

    “…….”

    还想拷问一番这货为什么会飞到后山的夙浅,小脸黑黑的瞪着睡大觉的青年,努力按耐住自己想把他给剁巴剁巴扔出去喂鱼的冲动。

    “喂!你还要装死到什么时候?”

    心情老大不爽的某姑娘,把脚边一直处于抽搐状态的棍子使劲儿的在地上碾了碾“抓个黄鼠狼你都抓不住,要你何用?”

    「哇——」

    身体跟心灵受到不同程度摧残的棍子哇的一下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抱着夙浅大腿控诉她的无情。

    「好臭!好臭!好臭!好臭!臭死了!我都被臭死了!你不安慰我就算了,还嫌弃我没用!你怎么能这样?我到底还是不是你的武器?你到底还是不是我的主人?咱们还能不能好好的相亲相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