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442章 30章:越狱,共赴黄泉吧。

时间:2017-12-13作者:东篱白

    这个主意真是棒棒哒~

    呶哈哈哈哈——

    系统看着它这个无良主人露出了那么阴险的表情,就知道她一定在想着怎么使坏了。

    算了,它看是殷落落的精本源,到最近她是得不到手了。

    能忍到现在没弄死君长安,已经表示这人很努力了,再多的,它也别指望了。

    讲真,精本源这样纯粹的东西,她要是能够得到,吸收了,会对她有好处的,棍子说她的神魂里还有伤痕,精本源对神魂的修补是很有益处的。

    可是看这人的忍耐力,它是别指望了。

    得,不指望她,它就只能自己上了。

    反正任务里又没说不能系统出手,只要最后结果ok就行了不是?

    这么一想,大花呃,系统也就不管这人怎么折腾了。

    夙浅弄好炸药包,塞给系统,让系统悄咪咪的把它贴在飞机下面,弄成‘恐怖袭击’模式,她自己却浪荡进驾驶舱,看看驾驶舱里是全自动模式啊,还是半自动模式,她可是‘好人’来的,总不能让无辜的狱警小哥哥跟着一起‘丧命’吧?

    …….你确定你是好人?

    而不是坑了男主而变得心情好,才想这么干的?

    夙浅刚迈进驾驶舱,驾驶飞机的狱警小哥哥嘴角就是一抽,忍不住嘀咕:这姑奶奶来干嘛?

    “落小姐?您有事儿?”

    保持着良好教养的狱警小哥哥,对着夙浅微微一笑,十分有礼貌的询问。

    “没呀,我就闲逛逛,你不用理我。”

    夙浅同样笑眯眯的看着他,目光却在驾驶舱转悠了一圈,发现角落里放着两个降落伞包。

    很好,等会儿这个长相不错的狱警小哥哥是能够逃生了。

    于是这姑娘伸手拍了拍狱警小哥哥的肩膀“加油,努力活下去哦~”

    “…….”

    狱警小哥哥的俊脸黑了黑,他怎么总觉得这句话不是什么好话来者?

    就在这时——

    砰的一声!

    飞机上传来一声爆破,与此同时整个飞机都开始失控,狱警小哥哥脸色大变“左翼坠毁,油箱漏油,该死!落小姐那里有伞包,你会用吗?赶快穿上!”

    这么说着时,狱警小哥哥的心里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毕竟前一秒这姑奶奶还拍着他的肩膀,让他加油活下去,后一秒这飞机可就出现了爆炸。

    怎么就那么巧呢?

    可是目前这情形容不得他多想,他一边费力的控制飞机,一边冲着夙浅吼叫“快把伞包穿上!再晚就来不急了!”

    “我穿好了!你也赶紧穿,快点儿,看样子是要坠机了!”

    某姑娘一边慌里慌张的穿好伞包,打开副驾驶的门就往下跳,一看她这动作,狱警小哥哥松口气,看来这姑奶奶也不是纯小白,还会一些逃生本能。

    看到她跳下去后,狱警小哥哥也赶紧抓起伞包穿在身上,踹开手边的驾驶门也跳了下去。

    而原本那个已经跳下去的祖宗,此时却悠闲无比的从外面钻了进来,脱掉身上的伞包,‘踉踉跄跄’,‘一脸惊慌’的朝着后面跑,一边跑还一边喊“君长安!君长安!你在不在?在不在?!”

    正四处都长不到夙浅的君长安,低咒着穿好伞包,刚准备跳伞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人影从前面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

    他脸色大变的抓住机舱的门,冲着跑过来的夙浅咆哮“该死的!你为什么会在那里!快过来!快——”

    可是飞机坠毁的冲击力极大,一下子就把抓着机舱门口的君长安给掀飞了出去,而从夙浅的角度来看,是君长安丢下她一个人跳下去了。

    于是,某姑娘十分敬业的,脸上流露出了震惊,不敢相信,以及——痛苦。

    她还保持着伸手的动作,唇角轻轻蠕动着叫着君长安的名字。

    “落落!!!”

    君长安目眦欲裂朝着夙浅大吼,那声音里带着撕心裂肺的痛苦与疼痛。

    可是不管他再怎么喊,那极速下降飞机里头的小人儿都无法再回应他一句。

    悬浮在万米高空,坐在棍子身上的夙浅,又被系统包裹在其中,避免她受到气流冲击的系统,嘴角微抽的瞪着这个死女人此时还有心情嘎嘣嘎嘣的咬开心果!

    “有吗?”

    某姑娘眨眨眼,一脸的不以为然“总要让这货彻底的失去一次,才能回忆起殷落落曾经对他的好,只有这样才能弱化他心中的仇恨,让他逐渐从里面发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系统拧眉,它怎么有点儿理解无能啊?

    “上辈子的殷落落是什么特点?”

    难得的,夙浅没有嘲讽系统的无知,反而兴致勃勃的为它解惑。

    “嗯哼~”

    夙浅点点头“你说这么一个烂好人会为了给自己双亲报仇就迁怒别人,让无数人丧命,还害的君长安坐一辈子轮椅,最后还去告密,让君长安被抓吗?”

    “不是应该不会,而是一定不会,更何况殷落落还爱着君长安,怎么可有做出这种伤害君长安的事?可是君长安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看不清楚他喜欢的女孩儿是个什么样子的,所以才恨,才怨,才怒,才不甘,才在有机会重活一遍这么的伤害殷落落。”

    夙浅咬着开心果口齿不清的说道“说白了,君长安就是被殷落落给惯的了,殷落落太过于包容君长安的扭曲性子,才导致他一叶障目,屏蔽了殷落落的一切,所以让他亲眼看着因他的失误导致殷落落惨死,他才会更加的痛不欲生,更加的悔恨,更加的想念以及思念,然后回忆起殷落落是个什么人,逐渐品出其中的不对劲地方,然后寻找真正的答案,从而明白一切都是自己的任性导致了一切的恶果,以及失去了所有。”

    “什么然后?”

    夙浅眨巴眨巴眼“完了啊,哪儿还有什么然后?”

    对于这个问题,夙浅更是不明所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