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355章 45章:民国,汉奸的女儿。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一人一系统默默的看着手中的小瓶子,心底涌起不大妙的预感。

    好一会儿007才开口

    “…….我也这么觉得,总觉得这玩意儿会要人命。”

    阴了‘岳老’一把,啊不对,是感谢了‘岳老’一把的某人,转个身蹲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里,摸出平板,透过她拍了‘岳老’那一下和给‘岳老’的小玩意儿,直接入侵到他绑定在灵魂上的系统中。

    等一串莫名的数据跳跃后,她咂摸着下巴,若的所思:

    唔,007?

    这是他系统的称号?

    原来系统还有名字啊?

    统子竟然一直都没告诉她?哼,差评!

    某姑娘撇撇嘴,又给沉睡的统子记了一笔小帐!

    k级首榜排行第七位?

    k?

    第七?

    这算是等级排名?

    啧,原来任务者还用打擂台的啊?

    哼,她竟然也不知道!继续差评!

    再给统子记一笔!

    隶属:时空管理局?

    啧,始初搞的还挺正规啊,看来这所谓的时空管理局的存在也有些年头了,既然有些年头了,为毛凰九还没恢复?

    嗤,还是一如既往的没用!

    某姑娘继续撇嘴,反复的把007的资料库给扒拉个底朝天,直到再也找不出有用的信息后,这才留了个小尾巴在里面,关了平板,塞进魉石空间里头,蹲在那里继续的啃板栗,只是那双看起来颇为古灵精怪的桃花眼里却闪烁着幽凉的寒光。

    找了个荒郊野外正准备处理危险物品的‘岳老’,猛的被脑子里的尖叫给吓的手一哆嗦,力道一下子没佘住,直接把那小玩意儿给捏爆了。

    “…….”

    ‘岳老’瞅着掌心里碎成一片片的小玻璃渣子,鬓角的青筋跳了跳,咬牙“007!”

    007默了下,声音带了些心虚

    “——你在干什么?”

    ‘岳老’深深的吸口气,眉心直跳的把玻璃渣子给拍掉,凝声询问。

    “…….”

    ‘岳老’默了下,很想说‘你一串数据,玩什么游戏!’忍了忍还是没开口,瞅了眼脚边的几个碎渣子,总觉得心底那股不大美妙的直觉,越来越凝重了。

    可是007什么都没说,那也就代表了什么都没查出来,或者是什么问题都没有。

    只是——

    ‘岳老’抬头望着湛蓝色的天空,他怎么感觉这么不安呢?

    这股不安到底算怎么回事儿?

    嘛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完全没有头绪,纵然是他都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把疑惑跟不安放在心里的‘岳老’转身朝着城内走去,谁知下一秒眼前就是一黑,连人带系统都失去了知觉。

    “啊,对了——”

    正吐着板栗壳的夙浅,咬着板栗一脸无辜的嘀咕:

    “那货看起来不像是不稳重的人,应该不会把那小瓶子给弄碎吧,唔,要是碎了的话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承受住冲击力——”

    某人塞了个板栗到嘴里,拍了拍小手站起来,一脸的毫无愧疚感“嘛,顶多也就是把他弹回系统里而已,不是什么大事儿,嗯,不用担心——”

    …….

    不用担心,已经被弹回系统里的‘岳老’,正四脚朝天的爬在系统空间里,跟把游戏机都吓掉的007大眼瞪小眼。

    ————————

    打着一身光棍儿,安稳祸害民国二十年,让民国在战乱纷飞中彻底独立出来的某人终于死翘翘了。

    她在闭上眼睛,自己把自己火化的瞬间,那个同样一身光棍儿,已经成为新一代领导人的景聿也一觉长睡不醒,与此同时,给夙浅做了一辈子饭的木浔,也在同一时间失去了踪迹,让所人有都找不到他。

    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远走海外,也有人说他抱着余夏的骨灰跳海了。

    总之各种种样的版本都有。

    不过最让人热议的还是这三人之间的爱恨情仇,那是说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的,简直就是精彩无比的传奇一生。

    然而——

    三人之间的爱恨情仇?

    已经成长为顶天立地青年,且接了景聿班的景延在听到这些事时,低垂的眼眸里划过浅薄的笑痕,若是那人还在的话,一定会直接掐腰怒怼:

    爱恨情仇你妈个头啊!!

    老子跟他们二只牲口明明是清清白白的不能再清白了,怎么到你们嘴里就成了这种玩意儿!

    搞毛事啊!!

    八卦到老子头上,真心想送你们几颗元子弹,全部把你们送回姥姥家去!!

    嗯,一定是这样。

    余夏……吗?

    不管过了多久,看过多少人,历过多少事,他再也没有见过活的比她还要潇洒的人了。

    他或许有些明白为什么大伯与木先生,总是用目光追寻着她的身影,二十年如一日了。

    二十年前他太小,处于仰望她的状态;

    二十年后他不小了,可是那人不再了。

    啊,这种遗憾的心情算怎么回事呢?

    怎么有种,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错觉呢?

    景延放在茶杯,看着手边那一碟碟干果沉默不语。

    往后,大约没人敢在他面前肆无忌惮的叫他小鬼,也没人敢在他面前吃个不停,把干果壳乱扔一地了。

    稍稍有点,寂寞呢。

    “报——”

    “说。”

    “元帅,夫人的状态有点儿不对,她在找一个叫‘予予’的小孩子,可是元帅府跟本就没有小孩子,更不要说什么‘予予’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予予?

    他的…….乳名。

    这个名字,除了他自己以外,只有一人知道。

    景延猛的抬头,蓦的就想起那人在离去前留给他的一句话:

    哟小鬼,看在你这么合老子心意的份儿上,老子送你一份礼物哟,不要太感谢我哦~

    啊,那个女人真是,太讨厌了!

    很多年都没有情绪外露的景延,那瞬间红了眼眶。

    二十年了,他的母亲,终于回来了吗?

    终究还是被他给等到了是吗?

    啊,真是…….

    ————————

    我是一只鱼,哦!

    我是一只鱼,哟~

    我是一只鱼啊摔!

    为什么老子会变成一条鱼啊妈蛋!!

    夙浅甩摆着鱼尾,啪啪啪的敲击着玻璃,小手环胸一脸的不痛快!

    不要以为她变成了一只美人鱼,就能改变她不是鱼的本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