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345章 35章:民国,汉奸的女儿。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一句话出口,伴着噼里啪啦的电闪雷响,简直不要太吓人。

    一下子,景聿身边的人都散了个干干净净,书生们几个到是想把景聿出拽走,可是夙浅完全不给他们这个机会,直接窜到景聿身后,一下子就把景聿推到那朵乌云面前,阴阴一笑。

    “有本事你继续炸老子啊!有胆子你把这王八蛋给劈了啊,就跟谁谁谁劈那个谁谁谁一样,把他也给劈的魂飞魄散,直接弄成渣子!只要你敢,老子就乖乖的滚蛋怎么样?”

    哪所落到这种田地,某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狂妄,丝毫不为杵的威胁天道,笑得格外欠扁跟欠抽。

    “啊对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就在那团乌云,延伸出雷电,想要不管不顾的把这个不属于它地盘的异类给炸滚蛋时,就听到那人类悠悠然的开口,说着不是威胁的威胁。

    “你说,是你丫偷袭我的快,还是我先弄死他的快?要是因为你的关系,我把这货弄死了,信不信那个远在天边的人,也会把你弄死在这个位面,让你丫永远出不去?”

    夙浅似笑非笑的用一把上个位面改装精良的冲击炮枪对准景聿的后心,余光瞥了下悄无声息窜到她后背,想要电死她的闪电火苗,沁凉的眼眸闪烁着狠辣。

    “当然,你也可以凝固时间来把我干掉,不过你觉得你的凝固时间对我来说有用吗?”

    夙浅指尖下的蓝光若隐若现,看上去极为邪魅与危险。

    “…….”

    听着她的威胁,又把她的动作看在眼里,延伸出雷电,想要把夙浅从这个位面驱逐的乌云,瞬间僵硬了下身体,有些气急败坏的在原地炸开了花,那憋屈愤恨的模样像极了一个要不到糖,发脾气的小孩子。

    看到它这姿态,夙浅斜挑的眼角抽了下“喂,你不会也是个小鬼吧?”

    猛然的,原地炸爆米花的乌云唰的一个从云屋里探出二只大眼睛,恶狠狠的瞪着她“胡说八道!你才小鬼!你们全家都是小鬼!!”

    噗——

    夙浅差点儿喷笑出声,忍着笑意,戏谑的望着那双乌溜溜的大眼“你跟那个,那个,叫什么来者,啊,祸斗,你跟祸斗什么关系?怎么性子一模一样?”

    “你怎么知道他?!”

    那恶狠狠瞪着她的大眼睛一眯,诡异的扫视着夙浅“你是任务者对不对?”

    夙浅咧咧嘴,没否认,但也没确认,由着它瞎猜。

    她的不回答,乌云全当默认了“难怪你知道那么多,还会用他来威胁我,哼!”

    莫名消气的乌云不爽的哼哼“你几级了?怎么连我们的事儿都知道的那么清楚?一般的任务者可没那个机会跟能力知道我们的事。”

    几级?

    夙浅眸光闪了下,弯着眼睛笑得贼纯情“你猜?”

    “嗤——”

    乌云翻她一眼“你放开他吧,我不赶你走就是了,不过你不能再这样了,你这样会让破坏平衡的,平衡一旦被破坏修补起来会很麻烦的。”

    “唔——”

    夙浅直接把对准景聿后心的冲击炮枪给收了起来,走到乌云跟前,围着它的四周转了转,有些好奇的咂摸着下巴。

    “话说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儿啊,祸斗是孩子的形态,你也是孩子的形态,就连那个被祸斗喜欢的那个什么兔还是小羊那个天道也是孩子?不会全部位面的天道都这样儿吧?受诅咒了啊你们这是?”

    “…….”

    天道默了下,声音有些异样“你也见过她?”

    “她?”

    夙浅扬扬眉“你说那个梳着羊角辫,长得十分可爱的小姑娘?唔,好像叫什么来者?”

    她拧着眉思索一会儿“啊,若若,对,祸斗貌似叫她若若来者——”

    天道的眼神暗了暗,看来的确见过了,不然也不会知道她叫若若。

    它抿着嘴看着她,声音里都带了些不可遏制的颤抖“你还能,再见到她吗?”

    “当然。”

    某人大言不惭的点点头,丝毫没有撒谎的心虚感。

    反正她能力还没恢复,还会继续做任务,既然继续做任务总有碰到的那一天,只不过这天或早或晚罢了,所以她也不算撒谎。

    嗯,没错,就是这样。

    “是吗?”

    天道的声音有些低沉,此时的它才不像一个孩子那样软绵稚嫩,反而像是历经了一切,沉淀下来的静睿。

    “如果,你见到她了,请把这个交给她。”

    好一会儿,就在夙浅以为它要滚蛋的时候,它突然从云层里头伸出一只小手,那手上面放着一个精美的玉镯,那玉镯是桃色的,全身上下都是通透的桃粉,看起来十分喜人。

    只不过余边却裹了一层金色的暗纹,那暗纹让这原本像少女一样清纯羞涩的颜色,变得有些矜贵大气,像在那清纯羞涩的少女逐渐成长成了一名艳光四射的贵女一般。

    莫名的有点儿感伤,也有点儿怔然的怀念。

    夙浅挑挑眉接过来一看,瞬间了然,这镯大约是碎了,这金色的暗纹是修补过的痕迹,不过一般人看不出来而已。

    她拿着玉镯凑到眼皮子底下看了看,那暗纹折射出来的纹路在虚空中凝聚成了二个字:若锦。

    若锦……

    若若…….

    “锦,你的字?”

    唔,不知怎的,夙浅就是这么认为的。

    天道顿了下,没说话,指尖弹过一抹流光,瞬间笼罩在这一方天地,待那流光彻底融入在这一方天地之后,它才身影一晃,消失不见。

    而夙浅也把镯子收进空间里,歪着头望着几个如梦初醒的几人。

    “咦?什么情况?我们站在院子里干嘛?”

    “唔——,头疼——”

    “呃,余夏你怎么在这里?”

    “好奇怪,感觉忘记了什么。”

    几个青年颇为奇怪的揉揉眉心,总觉得哪里不大对的样子,而景聿同样蹙了下眉,目光炯亮的望着一脸灿烂笑意的夙浅“你做了什么?”

    夙浅翻个白眼,恶声恶气“老子能干什么?不要把什么理解不了的事儿都往老子身上推!”

    “…….”

    景聿默了下,他也没说什么,这人怎么对他这么凶?

    “齐雪茵呢?”

    夙浅扬扬下巴,阴阴一笑“我还有一大笔帐还没跟她算呢,让她出来。”

    “呃——”

    书生几个面面相觑,这是来秋后算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