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335章 25章:民国,汉奸的女儿。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可以这么说。”

    景聿那叫一个耿直,可是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因你的能耐,我又看上你这个人了,这样你会不会不生气了?”

    “噗——”

    这刀插的!

    书生几个人闷笑不已。

    司令,你这解释,真还不如不解释!

    你没看见人家小姑娘的脸都绿了?!

    你好歹哄人家一二句话,哪怕你说你现在被她的风采给折服了,也好过你这么耿直的看到了人家的价值,然后才看上她这个人。

    这话自己知道就算了,你干嘛说出来啊?

    这忒伤感情了!

    人家小姑娘不揍你,都是给你面子了!

    讲真,夙浅也被这耿直boy给吓到了,目瞪口呆的瞪着一本正经严肃脸的景聿,说出这么扎心的话,她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扯扯嘴“我是不是该谢谢你的恩赐?”

    “不是。”

    景聿蹙眉,对于这句话莫名的有些不喜“你有价值自然会被我看上,你没价值我自然是看不上了,能被我看上是你的本事,这是一件值得你骄傲的事,你为什么会生气?”

    “不,我没生气。”

    夙浅木着脸解释“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一点儿本事也没有,你可以不用看上我,真的,我谢谢你!”

    “你果然在生气,可是为什么?”

    景聿有些不理解“没有用的人我不会要的,要来纯粹只是负担,是拖累,不必要的时候,甚至还会带来致命的伤亡,而这些伤亡起初是可以避免的,所以我才不会要那些没用的人,而之前我之所以会同意成亲,因为你是一个没用的人,可是你有一个有用的父亲,所以这起买卖还是可以做的,只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嫁了,这是我不太理解的事。”

    “呵呵——”

    夙浅继续木着脸“没事儿,我这么没用的人,你不收也刚好,省得跟你带来不必要的伤害,所以你可以继续无视我,真的,我一点儿都不会生气。”

    “可是你明明在生气。”

    景聿拧眉“你为什么要口事心非的不承认?”

    “…….”

    老子有句妈卖批一定要讲我跟你讲!!

    夙浅深深的吸口气,不明白自己在跟个智障计较什么!

    这人看着挺正常,怎么说起来话二成这样?!

    果然,不交流就不知道智商,一交流全暴露了。

    你这么情感欠缺,智障成这样,你的老子们是怎么养大你的?

    夙浅有些无力的挥挥手“是是,你说什么都对,你开心就好,你走远点儿,老子不想跟你说话。”

    “我都解释了,你为什么还要生气?”

    景聿好似陷在死胡同里,非要拧出个理所当然,他拧成这样,直接把夙浅给弄的一头火,抄起桌子上放的钱袋子就朝他砸去。

    可是在钱袋脱手的那瞬间,她又把它给拽回来了。

    废话,这可是钱!

    她的钱!

    干嘛砸出去便宜外人?

    钱会伤心的造不造?

    夙浅捏着钱袋,摁了摁脑门儿上的青筋,皮笑肉不笑的瞪着他,咬牙“你到底在纠结什么?闭嘴成吗!”

    “我没纠结,闭嘴也可以,可是你要告诉我,你为什么生气。”

    “…….”

    神呐,救救我吧,说好的冰山美男子呢,这么特跟个小孩子一样抓着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一直不放到底特么是个什么梗?!!!

    噗噗嗤嗤的笑声在景聿身后爆响,几个青年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们司令的固执,他们早就知道。

    他们司令的一根筋,他们更知道。

    他们司令情感欠缺,不太明白人类复杂的情感,这也是他们起初同意余夏嫁给他的原因,是想让他多接触接触那个灿烂爱笑的余夏,好让他们的司令明白有的感情有很多,有一些感情是美好的,是温暖的,是令人向往的。

    而余夏的身上必备了各种在别人眼里的混不吝,在他们眼里却是能对司令有益处的情感。

    可是哪里想到,司令同意了,最后余夏却不愿意嫁了。

    他们也很无奈啊。

    讲真,他们司令这样下去,迟早要孤独终老的。

    他们也为了司令的终身大事真是操碎了心呐。

    不是说司令不懂,他懂,可是他不明白。

    司令是军事天才,用兵如神,他们希望将来他能有一个完美的家,不要因战火,不要因成长的环境,造成一生的孤独与悲痛。

    可是他们司令平日里他们说上十句百句,他能回答你一二句都不错了,更不要说跟哪个女人有所接触了,他们真是操碎了心呐,哪里像现在这样,斤斤计较的跟个闹别扭的孩子一样可爱?

    这么难得的一面,请原谅他们实在忍不住想笑啊!

    司令多了冷漠之外的情绪,他们难道不应该高兴吗?

    可是他们乐了,夙浅却黑了脸,抄起桌子上的枪,对着他们就是连番扫射。

    “卧曹余夏!你别一言不合就开枪啊,会死人的好不好?!!!”

    几个人手忙脚乱的避开射来的子弹,满头冷汗的拍了拍受到惊吓的小心脏。

    “她要想杀你们,你们根本躲不开。”

    景聿冷冷的声音,没有一点儿温度的传来。

    “她在警告你们,笑得太大声了,吵。”

    “…….”

    书生几人被噎住了,哀怨的chou瞅着一脸无情的司令,默默吐曹“这还不是一家人呢,可就护上了?回头要是成为一家人,那还有咱兄弟们的活路了吗?”

    “兄弟如衣服,女人是手足,书生你就认了吧?”

    其中一人哈哈大笑着调笑,看得书生觉得十分心塞,好不容易养大的孩子,这是要被叼走的节奏,伤心了,不高兴了,嘤嘤~

    对于几人的耍宝,景聿没搭理,只是从楼梯上走下去,走到夙浅面前坐下,望着夙浅那张漠然的小脸“我——”

    一听到他开口说话,夙浅脑门儿都是疼的,从魉石空间里摸出一个药丸弹到景聿嘴里,阴阴的扯扯嘴“老子让你说,让你说,让你说!痛死你丫的信不信?!唧唧歪歪的听着真烦人!”

    哼哼的说完,把所有钱往空间一收,也不管自己给人造成多大的震惊,冲着景聿的膝盖就是一脚,踹的景聿膝盖咔嚓一声响,疼的眉心微蹙,她却握拳威胁。

    “离老子玩点儿,看见你就烦!再敢惹老子弄死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