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328章 17章:民国,汉奸的女儿。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老子才是你家小姐!懂!?

    回头就把你给卖到隔壁老王家你信不信?!

    “唔,动手到是越发干净利落了。”

    扭着水蛇腰出来从拐角房间里走出来的女子,眨着勾人的眼睛,冲着一脸淡然的木浔抛了个媚眼“好久不见呀,木先生。”

    “好久不见,虞姬。”

    木浔清笑一声,对于虞姬抛过来的媚眼视若无睹,惹的虞姬有些无趣的耸耸肩膀,懒懒的把这艘船的分布图给他“呐,里头的人你全收拾了吧,老娘累了~”

    这么说完,她直接走到甲板上席地而坐,丝毫不在意自己修长白嫩的大腿,裸露在空气里,懒洋洋的往上面一靠,冲着夙浅招了招手“过来,让我看看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怎么还是这么瘦?”

    这语气?

    老熟人?

    可是老子不认识你,还有你那招宠物似的动作是想干嘛?

    不要以为你长得漂亮,老子就不跟你计较了!

    虞姬瞅着夙浅那张面无表情的小脸,咯咯一笑“还在生气啊?气性怎么这么大?都快近十年没见了,也不叫声小姨来听听?当初某只小鬼头可是天天跟在我屁股后面,小姨小姨叫的别提多欢腾了~”

    …..久久麻代!

    她就说这个女人看着怎么有点儿眼熟呢!尤其是那双风情无限的桃花眼,还有那说起话来,苏苏勾人的语调跟语气。

    啧~

    夙浅有些嫌弃的撇撇嘴,都十年没见了,搞得跟老子很熟似的,哼,老子不认识你是谁,少套交情,少套近乎,老子不吃这一套!

    木着小脸儿的某人,小脑袋一转,就朝着关押小孩儿们那个笼子里头看去,她咂摸着下巴,瞅着里头那几个不萝卜头,最终把目光定在了某只小白萝卜脸上,然后再回头透过那群惊恐的女人,把目光对上了那头一个要把她推出来给大兵们睡的女人,乐了。

    “我想起你是谁了,我说你怎么对老子这么大仇恨呢,感情毁了老子的婚礼不算,还想把老子给弄死?”

    夙浅扬了扬小下巴,神情似笑非笑的瞅着那个神色苍白如雪的女人,从头到脚的把她打量一番,越打量,夙浅心中的怪异感就越甚。

    尤其是她的妆容,她的衣服,跟她的鞋子。

    夙浅的目光闪了下,摸了摸下巴:神色微妙,这不会是个穿越女吧?

    至少这个年代,化妆画的如她这么精致跟与众不同的,可真不多见呢,你瞧她那化妆的手段,修改衣服的方式,鞋子的改造,还有那些元素的叠加,这个时候完全都还没有流行的好吧?

    啧,这是个穿越女,妥妥了。

    那这货十有**就是女主了,那么那个景什么聿的,十有**就是男主了,而她——

    呵呵,尼玛,不用说就知道是炮灰了!

    还是那种不断各种花样作死的恶毒女配炮灰,瞅瞅这朵小白花的神态跟眼睛,就知道余夏上辈子的死亡,一定就是这么个走向。

    尼玛,套路啊!

    某人一边感叹,一边在脑海里上演了无数个‘你爱我,我不爱你’‘我爱你,你不爱我’的虐爱版本,于是她瞅着那个穿越女的眼睛就更加微妙了。

    估计余夏的心愿也就那么几种了。

    她要不要在这个穿越女身上,齐齐演示一遍?

    唔,这个可以有。

    来吧,互相伤害吧!

    看你能在老子的手里翻出什么浪花儿来!

    夙浅那种看玩具似的眼神让齐雪茵心头毛骨悚然,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了,这个叫余夏的少女,并不似她知道的那般愚蠢。

    至少剧情里并没有出现海上这一出,只是有提到余夏偷偷的跟着木先生去了延京,在延京遇到了参加商会的景聿,二人的故事从那里才算是正式开始。

    可是现在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虞姬会是余夏的小姨?!

    为什么那个一见血就犯晕的余夏,竟然敢杀人?!

    为什么一向对余夏十分不待见的木先生,会对余夏那么关心?

    该死的!

    到底哪里出错了?

    怎么跟她知道故事情节完全不一样?!

    妈的!

    她到这里来可不是要当女配的!

    她要把女主给干掉,当女主的!景聿那样的人,被旁人玷污了身子的余夏,根本就不配景聿的一世双人!

    齐雪茵把牙根都咬出血了,那看向夙浅的眼神,就跟看生死仇敌似的。

    夙浅看着她那表情直接一乐。

    这穿越女脑子有坑吧?

    不会是把自己代入了某种不可言说的人物,然后就把曾经的余夏当成仇敌了?

    啧,脑补是病~

    这补的还不轻,病的还不是一般的严重。

    对付这种人,那就是她在乎什么,抢她什么,明明都不是自己的,却偏偏认为自己得的理所当然,还把莫名其妙的仇恨转移嫁接到不相干的人身上。

    这种人呐~

    自以为事到,苍天大地都要围着她转,宠着她,爱着她,她要天,天就会自降送到她手时,她要地,地都会自升滚到她手里。

    讲真,这特么就是一蛇精病啊!

    还是中二晚癌的蛇精病!

    夙浅翻个白眼,这么个玩意儿,她动手都嫌恶心,那就送到景什么聿面前,让他自个儿享受去吧!

    反正这是他的女人,还是给他生了孩子的女人,不送到他手里送给谁?

    某人的眼珠子转了转,忽然想到一个绝妙的办法。

    唔,穿越女应该是现代来的吧?

    那她怎么着也应该有点儿金手指才行,像枪支机械这种东西岂不是手到擒来?就算不会,她求求天道,天道还不给她开后门儿?

    反正是天道选中的人,怎么着也应该庇护一二吧?

    据说,景什么聿的,可是十分稀罕这样的物件儿。

    她要不要大大方方的送他们一回?

    摸着下巴暗戳戳想要使坏的某人,笑得有些鸡贼,让处理完下面大兵的木浔,看到她的笑容,眼角跳跳。

    这姑娘,这又想干什么了?怎么感觉一副要使坏的样子?

    洗干净手,身上除了沾染了一些血腥之气的木浔当真干净清贵的像一个贵公子,谁能够想像,这人动起手来杀人的时候,是何等的凶残,跟某人基本上是一个德行。

    都让人忍不住怀疑,这两货其实有隐藏师徒的属性吧?

    虞姬望着一如既往干脆利落的木浔,眸光轻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