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327章 16章:民国,汉奸的女儿。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她漂亮她漂亮!你们弄她吧!她脸上有伪装,长的特么好看,你们把她拉出去,放过我吧,求你们了,求你们了——”

    有几个从拐角,提着裤子走过来的大兵,一看到甲板上的群魔乱舞,先是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你们到是玩的挺开啊,老子们也来玩玩,反正这些女人们带回去的下场也就这样——”

    那几个人走到笼子里,还没开始动手时,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直接把挤到角落里的夙浅给推了出来,还指着她那张明显蜡黄蜡黄的小脸声音发抖的叫道“她是伪装的!你们看她的手多白,脸却是黄的,我有看到她,她往天上摸东西,她长得真好看,不骗你们,你们让她洗洗就知道了,真的,真的——”

    这个人一叫,其它女人不管对还是错,通通把夙浅给往前推,自己却七手八脚的往笼子更里头去缩,还顺着女人的话,不管真的假的,都在那里颤声附和“对对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木浔,山高水长的眼里,划过一抹凉意,不想自己受到伤害,就把无辜之人推出来抵挡自己即将承受的伤害?

    灾难面前,人性如此的丑恶,丑恶的让他作呕。

    就在那几个大兵一脸稀奇的瞅着被一群女人推出来的小丫头,上上下下把她打量个遍,虽然小脸蜡黄,可是那精致绝伦的脸部轮廓足矣说明,这姑娘长得定然美若天仙!

    几个大兵相视一眼,哈哈大笑,上手就想把夙浅给扯出来,面无表情的夙浅侧眸对上那个慌里慌张把自己死命往人群里挤的女人的眼睛,那女人披头散发之下的眼眸对上夙浅沁凉的眼眸时,闪了下,看上去像是害怕一样,把脑袋缩进了臂弯里。

    唔,这个女人的声音莫名的有点儿熟悉,在哪儿听过?

    夙浅歪着头沉想的那会儿,却让所人有都以为她是被吓傻了,害怕的不知道要反抗。

    就在那几个大兵的手,要摸到夙浅时,另一个笼子里,木浔隐藏在指缝中的绣花针动了动,那架势,即将脱手而出,刺向那那大兵中的一人。

    “啊啦~,这还是个没长开的小姑娘呢,她的滋味会有我好?”

    绣花针脱手的那一秒,一道媚娇如妖,婀娜玲珑的女人,从笼子里深处挤了过来,伸出白嫩风情的兰花指,撩起胸前的一抹碎发,风情万种的冲着那个几明显看傻眼的大兵们,抛了个媚眼。

    “确定要这个小青瓜,不要人家吗?”

    妖冶如狐,勾人如妖,艳美如尤物一样,穿着大红绣着金边红牡丹的女人,咯咯笑的走到几个大兵面前,似有似无的挤开大兵们面前的小姑娘,整个人如水蛇一样依偎在其中一个大兵的怀里,晃啊晃啊的。

    “嗯?不要我吗?”

    那苏苏颤颤,尾音撩人,似乎低婉吟唱的声音,像无数小勾子一样,直勾的几个大兵,帐篷顶起,魂飞魄散。

    几个大兵嗷叫一声就朝着女人扑去,女人稍稍一躲,放荡的伸出修长完美的长腿,蹭了蹭他们的下身,娇笑“哎呀~,难不成你们想让我趟在这里伺候你们?地下好硬呀,弄伤了我,你们不心疼呀~”

    几个如狼似虎的大兵,拦腰把******给抱在怀里,吧唧一口亲在女人的脸上“心肝儿怕疼啊~,哥几个一定好好的让你爽上天,一定不会疼的!”

    这么说着,几人拥拥挤挤的朝着轮船上的房间走去。

    女人嘛,这么漂亮上道的女人,他们多疼爱一点儿,没什么不好~

    无数猥琐下流的声音越传越远,越远越浪荡,那个被几个大兵们拥在怀时的女人,透过他们的肩膀回头,看了夙浅一眼。

    那极为风情流转的一眼,里面的蕴间,深浅叠起,层峦起伏。

    隐约的,她似乎听道:阿悉呀,她长大了啊。

    夙浅歪了歪被推搡疼了的脖子,从口袋里掏啊掏啊,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小驽,那驽看起来就跟小孩儿的玩具似的简陋,她的小手拨了拨那小驽,又从口袋里掏啊掏啊的,掏出来一把绣花针,她把绣花针抓起好几根,搭在小驽上,半扣着一只眼,对准外面那些正在撕衣服****女人们的大兵头子们的射去。

    嗖嗖嗖嗖——

    几声破风声响起,伴着那几声破风声,那几只压在女人们身上的禽兽都无意识的栽倒在地,或者栽倒在女人们身上,了无声息。

    一直盯着夙浅,怕她受到伤害,且还把她这一切动作看到眼里的木浔,山高水长的眼眸缩了缩。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在他眼里一直像个孩子一样胡作非为的小姑娘,捏住一根绣花针,在笼子外面的挂着的大铁锁上捣鼓了一小会儿,没几秒钟,那锁咔嚓一声就被打开了。

    她拍了拍小手,弄掉锁,从笼子里大摇大摆的走出来,走到外面的时候还伸了把懒腰,笑眯眯的冲他挥了挥小爪子,还扬了扬她另一只手里的那一小把绣花针。

    木浔看着她那把绣花针默了下,嗯,那把绣花针有点儿眼熟,不为别的,只因那绣花针上各自有一条风格迥异的暗纹,而那暗纹是他独自设计,是他一人的专属。

    只是——

    她什么时候顺走一盒的?

    他竟然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木浔默默的从笼子里走出来,走到她面前,抓住她的小爪子,很认真的看了看她手掌心里的绣花针,然后嘴角微不可见的抽搐了一下。

    嗯,果然眼熟,跟他所用的一模一样!

    木浔似笑非笑的瞅着一脸纯良无辜的小姑娘“你这么厉害,余叔知道吗?”

    某人歪了歪头,笑的十分可爱“我是爹爹手把手教的,你猜他知不知道?”

    “呵~”

    木浔忍俊不禁“也不知道是谁,三天两头的说这里疼,那里疼,这里不行,那里不行什么的,把余叔气得恨不得抽死你——”

    “…….”

    夙浅瞪了瞪眼“人艰不拆啊,懂吗!”

    “嗯,懂~”

    木浔把那一群死的透透的大兵,悄无声息的全部给扔进海里喂鱼了之后,才不紧不慢的点头“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我就不要拆穿你的自欺欺人了对吗?”

    …….小玉!!!!

    你个胳膊肘向外拐的死丫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