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316章 5章:民国,汉奸的女儿。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不正常,绝对不正常。

    难道真是被那女人跟孩子刺激到了?

    可是不应该啊!

    依照他对他家闺女的了解,她一定不可能‘迁怒’无辜的景聿啊,反倒认为是那个女人用尽手段爬上景聿的床,还生了景聿的孩子,并且景聿一定还是不知情的,所以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错。

    就算那档口再怎么愤怒,再怎么生气,再怎么伤心,也会等着把婚礼给举行完了,让自己正大光明的成为了景聿的妻子之后,再把那对母子塞到天边儿的角落里去,眼不见为净。

    可是现在什么情况?

    这是真不要了?

    便宜爹古怪的瞅着他家闺女那浑然不在意,反倒关心上了她从来不在乎粮食的态度,怎么越瞅,越觉着不对劲呢?

    “咝——,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便宜爹夹死了眉头,朝着不远处正在整理东西的陪嫁丫鬟招招手“小玉过来,你家小姐,啊不对,是我闺女今天有没有出什么意外,或者磕到脑袋之类的?她怎么说不要景聿就真不要了?她那表情看起来可不像是闹小性子了啊?到底怎么回事?”

    陪嫁丫鬟小玉一听到老爷这么问,脸色微变“老爷也看出来了?”

    “什么意思?”

    便宜爹拧眉,厉声开口“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小玉被吓了一大跳,抖了抖身子连忙道“就就,就今天进景府,下轿的时候,小姐一个激动没控制住自己,给一脑门儿撞轿棱上了,然后她整个人都不大对劲儿了——”

    “…….”

    便宜爹嘴角一抽,直接吐出一句“这算是乐极生悲?真把脑子给磕坏了?”

    “对呀对呀,我也这么觉得,别人不知道,咱们还不知道小姐到底有多喜欢景司令啊?为了能嫁给景司令,她干了多少蠢事儿,可是她现在说不嫁就不嫁了,还是在最后夫妻交拜的时候,瞅她那模样,完全就不像是说笑的,这要是脑子没坏的话,根本就说不通啊——”

    便宜爹听小玉这么一说,背抄手在门外走来走去,走去走来的,面色有点儿扭曲,有点儿奇怪,还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好一会儿,他大手一挥“去,把木先生请来!”

    “啊!是——”

    小玉一听,赶紧往外跑,那心底却是拔凉拔凉的,小姐那脑子这算是真坏了?不然老爷脸色不会这么难看的让人去请先生啊!还是木先生!

    哎哟喂!

    这可咋整哟~

    小姐的脑子要是真坏了,往后肯定嫁不了人了,她要是嫁不了人的话,那她岂不是真要守成老姑娘了?

    不要啊!!!!

    她跟柱子都说好了的,等小姐嫁了人,生了孩子,她就柱子成亲的!

    现在可咋整?

    可咋整啊!!

    小玉真心快哭了,颠颠的朝外跑,恨不得再长两条腿跑快点儿,赶紧把木先生请来,把她家小姐那被磕坏了的脑子给治好!

    …….

    被所有人**心的某人,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穿好衣服,披头散发的朝外走,结果迎面来就碰到一个类似于书生打扮的青年。

    青年很年轻,二十四五,穿着淡青色的对襟长袍,手长腿长,看上去十分清瘦,模样却是一顶一的好,他的好是跟景聿不一样的好,景聿的俊美无俦是属于暗色系,整个人冷,硬,狠,看见他就让人害怕,估计小鬼们一看到他,直接会被吓哭的那一种;

    而这青年的俊美无俦是属于阳春白雪型的,温和,清潋,大气,跟儒雅,唔,乍一眼看下去,就像当世大儒那种感觉,尤其是那细软的黑色短发下,那双——

    清透如湖水的眼睛。

    大约这双眼睛太干净了,干净的像镜中月一样透白,难得的让夙浅有了一眨眼间的愣怔,讲真,干净的人她也见过,可干净到让人觉得多一眼就是亵渎的人,她还真心没见过。

    亵渎一词。

    一般是不切实际的人,对于那种高高在上,让人望尘莫及谪仙的妄念,才会让人觉得亵渎。

    可是这个人身在红尘,就让人觉得是这红尘亵渎了他。

    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在夙浅心底滋生,那种感觉就像是——

    像是——

    “来来,赶紧让木先生看看——”

    “看啥?”

    夙浅眨巴眨巴眼,一脸的莫名其妙,这青年干嘛的?让她过去给他看?

    “脑子啊!”

    便宜爹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她“脑子磕坏了要讲!你不讲老子怎么知道你脑子有病?!”

    “…….”

    脑子有病的夙浅嘴角微抽,这可真是亲爹啊!

    巴望着自家闺女脑子有病的亲爹啊!

    她到底哪儿看起来像是脑子有病了?眼睛都特么瞎了吧?老子这么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人怎么可能有病?!

    她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冷笑:

    “我要是说我脑子没病,你是不是要说脑子有病的人,通常都不会承认自己脑子有病对不对?我要是说我脑子病,你是不是还能义正言辞的拍手叫道:看,你自个儿都承认自己脑子有病了吧?还不过来看之类的?”

    “呃——”

    便宜爹被噎住了,瞪了瞪眼,话都让你说完了,还让老子说什么?!

    眼见着这父女俩就要互掐起来,旁边传来一声清笑“余叔,你大约想多了,夏夏看起来眉清目朗,条理清晰,吐字圆润,不存在,唔,被磕坏的嫌疑。”

    “真的?”

    便宜爹这么一听,拧了拧眉,一脸的担忧“阿浔啊,不是余叔不信你,实在是这丫头表现的太不对劲了,我担心啊!要不?你还是给她看看吧?不然我这心里实在没底——”

    “好。”

    对于自己的医术被质疑这件事,青年没有表现出一点儿的不耐跟不悦,反倒是走到直翻白眼的夙浅面前,冲她极为绅士的伸了伸手,征求道:

    “给你检查一下?”

    夙浅瞅了瞅一脸担忧的便宜爹,又瞅了瞅面前一脸彬彬有礼的青年,嘴角扯扯,直接送给二人两个字。

    “呵呵——”

    “呵个屁啊你呵!给老子坐下!让阿浔给你好好检查检查!本来就不聪明,现在要是再被磕坏脑子,我看你这辈子直接守成老姑娘算了!”

    便宜爹一听到夙浅那毫无感情波澜的呵呵,心头就是一阵火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