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315章 4章:民国,汉奸的女儿。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可是那个男人,他是真心不想让她嫁给他!

    因为他已经能够看到他闺女的结局了!

    他心疼啊!

    怎么舍得?

    可是不舍得又能怎么样?

    这个不长心眼儿的玩意儿,竟然还学会了离家出走?学会了威胁他?更甚至还整出了自杀?

    你说她有多气人!真心想弄死她算了,眼不见为净!

    瞅她那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架势,真是跟他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不吃吃亏,就永远学不会长记性!

    所以他才咬咬牙,让她嫁!他等着她后悔的哭鼻子回来!

    结果可倒好,早上才把她送出门,这中午还没过呢,连人带嫁妆的就滚回来了!

    这不是耍着他这把老骨头玩儿呢吧?

    哼!

    老子才不告诉你,你这个小崽子终于做了一件最最最正确的事儿!!

    便宜爹的唇角翘翘,强压着不让自己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唬着脸教训她!

    废话,他之前都快把老命给折腾进去了,怎么着也要找回属于长辈的场子!

    “什么不对啊你?!拜堂的时候你没喊停?你现在没滚回来?!哪儿不对了啊!你给老子说!哪儿不对了?!”

    余老爹掐着他那水桶腰,站在门头上,趾高气扬的指着夙浅的鼻子大骂,骂的口若悬河,唾液乱飞,简直不要太慷慨激昂!

    “不是啊——”

    夙浅嘴角抽抽,觉得还是要解释一下,这明明就不是她的锅,干嘛要她背?怎么着以后也要跟这便宜爹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总不能整的急红了眼,一天到晚的上演追狗撵(鸡)?

    她是没啥关系,可是要是把这便宜爹给气出个好歹来,那可就罪过了。

    于是这人,很努力的试者解释“不是,是那个什么景,景什么来者,他——”

    “装什么装?现在跟老子装糊涂?还景,景什么?你闺房里头都挂满了景聿这俩狗爬字儿,这会儿你给我装的叫不出他的名字?你糊弄谁呢?!”

    “不是,你听我解释——”

    “解释个屁啊的解释!你到是给老子解释个子丑寅卯来!让你上私塾你不去,给你请先生你不学,还把人家先生给气走,人家先生都恨的扬言要是再回来教你,直接悬梁自尽!可你到好,这会儿为了景聿那俩字,竟然不要脸的去求遍所有的先生,就为了让人家教你,你的脸呢?为了个男人你至于吗你?余家人向来都是头可断!血可流!脊背不能弯!你说你那脊梁骨都弯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

    “不是,我——”

    “我什么!老子哪儿说错了?老子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杀千刀的玩意儿!你说老子容易吗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你还没给老子写过一个字儿呢,结果却便宜外人!你说我你怎么就这么混呢!混成这样你对得起老子吗你?对得起我吗你!”

    说着说着,便宜爹竟然十分忧伤心痛的抹起了眼泪,抽抽噎噎的好不难过啊。

    “…….”

    夙浅一脸木然的瞅着那便宜爹,在那里用宽大的袖子捂着脸一边呜呜哭,还一边偷偷摸摸用余光打量着她,默默吐槽“老爹,你这么戏精上身,你媳妇儿知道吗?”

    便宜爹假哭的动作僵了下,轻咳一声,虎着脸瞪着嬉皮笑脸的闺女,哼哼:“胡说八道什么呢!你老子这是真情流露,怎么就成戏精上身了?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闭嘴!”

    真情流露?

    嗯,的确是真情流露,只不过表演的有点儿夸张而已。

    夙浅翻了个白眼“能让我进去了?再不换衣服等我生病了,有你哭的。”

    “…….”

    便宜爹嘴角一抽,摸了摸鼻子赶紧让人放行,现在是荒春,太气还不大暖和,虽然这小崽子的身体抗体,被他训练的一向不错,可若是被寒气入体了可就不好了。

    这么一想,他脸都变了变,有些懊恼,第一盆干嘛用冷水啊?怎么不兑点儿热水弄成温的也好过直接从井里打上来的,万一这小崽子真生病了怎么办?

    哎哟~

    便宜爹那心啊开始一跳一跳的疼了,急头八脑的赶紧让人去烧水,直接从上面爬下来拽住走进大门夙浅的小爪子就朝她的闺阁跑去,一边跑,一边焦急道“赶紧的,先把湿衣服脱了,盖着被子捂捂,等热水烧好了,赶紧洗,千万别被寒气入体了,对身体不好,将来要是生孩子的话你可要遭罪了!”

    “…….”

    生孩子?您想的可真远!

    估计您这辈子入土为安了都没那一天!

    相信我,我绝不说大话,我一般只说真话!

    夙浅瞅着那风风火火,拽着她就往小楼跑的便宜爹默默的翻了个白眼,泼水的时候泼的挺利索,唱大戏的时候,唱的也挺欢快,这会儿到急了?

    “啊对了,粮食,你有没有把粮食送去?”

    蓦的,夙浅就想起了她刚才被打岔,忘了粮食这一茬儿。

    “你关心那干嘛?”

    便宜爹把她推进屋里,站在门外朝她摆摆手,看上去一脸的不耐烦“赶紧换衣服去,男人家的事儿,女人少操心!”

    啧,这话说的。

    “所以,你是给了?”

    夙浅瞅着便宜爹那眼光闪闪的神态,眸子一眯皮笑肉不笑“这可不像是你会干的事儿,说说,你怎么会提前把粮食送去的?那王八蛋威胁你了?”

    王八蛋三个字一出,便宜爹看她的眼神是真的不一样了。

    “不是闹小情绪回来了?”

    便宜爹拧眉,婚礼上出现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打断了婚礼,据那些人说,那女人十有**的就是景司令的,因为那女人怀中的孩子跟景司令长的太像了,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压出来的。

    所以便宜爹才认为自家闺女是受不了气,才一个冲动之下跑回来了,指不定过一会儿,气消了,就又回去了。

    可是目前他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儿。

    至少他家闺女的眼睛里干干净净,清清透透的,没啥多余的情绪,就好像之前寻死觅活,非君不嫁,痴迷到盲目的看不到好坏,死乞白赖用尽手段也要喜欢景聿的好像不是他家闺女似的。

    太奇怪。

    怎么突然就放好的这么干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