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312章 1章:民国,汉奸的女儿。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当然,偶尔的还是要放出去一二波,好让那些驻扎的战士们练练手啊,不然长时间不运动,长废了怎么办?

    你看看这一主一仆,真心是——牲口啊。

    这个位面也不知道会不会,被这二人丧心病狂到极点的人给玩儿坏了?

    ————————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交——”

    “等一下!”

    夙浅睁开眼的那瞬间一脸懵逼,实在是耳边响起的声音太过惊悚!

    妈的!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交?

    交什么?

    交拜呗!

    妈哒~

    所以?这是在结婚?!

    夙浅这下不仅嘴在抽了,连整个脸皮子都在狂抽!

    她直接伸出罪恶的爪子,一把拽掉脑袋上盖着的红盖头,入眼就是琳琅满目的宾客,还有那抱着孩子跨进门,一身艳红旗袍的女子,及时喊的那一声等一下,才让刚穿过来,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儿,一脸懵逼的某人悚然回神,及时的刹住车,堪堪的停住,弯了一半儿的小蛮腰,生生的把那一拜给终止了!

    擦~

    某人摸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有些后怕的拍了拍胸口,还好还好没拜成,吓死宝宝了!

    这么多位面,还是头一回整到正在拜堂的时候穿来,幸好幸好只是在拜堂,万一哪一次穿到别人正在办好事儿的时候,夙浅发誓,她一定直接自杀去下个位面!

    娘的,太特么渗人了,宝宝都要吓出毛病了好吗?

    系统死了,啊呸,是在深度沉睡,不能给她过滤位面任务,现在穿位面,完全就是随机啊摔!

    而且没有剧情,她完全就不造这场婚礼到底是这身体自己心甘情愿的,还是被逼无奈的,亦或者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

    不然正在结婚的档口,一个穿着正经装的女人抱着一个孩子,打断婚礼,这一看就知道绝逼有猫腻啊!

    夙浅转了转眼珠子悄咪咪的打量四周。

    唔,女子大多都是旗袍,有一二个是古衣,男人有几个西装革履,呃,那好像不是西装?貌似是——中山装?

    所以,这是民国?

    唔,大约就是了,瞅瞅这房间,这家具,这摆设。

    嗯,很是复古,也偶露西洋。

    很好,可以确定是民国时期了。

    判定了自己所处的位面,某人抖抖手臂,开始光明正大的套话了“在别人的婚礼上,抱着一个孩子来喊停,你想干什么呢?”

    黄莺之声脱口而出,娇娇颤颤,羞羞哒哒,哪怕看起来盛气凌人,却也被当成是在撒娇。

    “……..”

    话一出口那瞬间,夙浅就想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掉。

    泥煤哟~

    这么骚气冲天,一出口就像是在勾引人的酥麻勾魂的狐狸精声,到底是闹哪样?!!!!

    夙浅的小脸扭曲了下,考虑着要不要整出来个变声器什么的,这声音太特么苏了,一开口妥妥的就是在发情啊,真是够了!!

    而且正如某人想的,那声音一出,在场的所有男人都是一哆嗦,看过来的目光也逐渐的从正二八经,变成了异样的味道。

    尤其是在看到那张浓妆淡抹皆如妖的小脸儿,还有那眼尾上翘,浓密的睫毛扑簌簌闪,像是二把小勾子一样,勾的人心都痒痒,控制不住狂跳,直想把这小东西弄回家,一脸到晚的绑在床上,用尽各种手段,各种方法,尽情的蹂躏,欺负,让她不堪重负的哭出来才好。

    众男人神情的变化怎么可能逃得过夙浅的眼睛,她眯了眯眼冷冷的勾了勾唇角,沁凉的眸子骇意十足。

    可是偏偏她那长成狐狸精的小模样,加上她故意冷冰冰勾唇的小表情,真是即娇又傲,即傲又妖,即妖又迷人,当真是要迷死无数人。

    有略微浑浊的呼吸声从四面八方中响声来,而且那声音逐渐有扩大泛滥的趋势。

    原本就心情不大美丽的某人,直接掏出枪,啪啪几下,朝人群中那控制不住自己(欲)(望)直接掏出二腿之间那家伙,极为隐秘的撸动起来的男人们。

    枪响的那瞬间,整大厅的人都震了一震,紧接着就传来噗噗嗵嗵重物落地的声音,还有血液流动的声音。

    空气有一瞬死寂,然后就爆发出激烈的尖叫,人们都从位子上窜了起来,不要命的朝门口跑去。

    现在知道怕了?

    (意)(淫)老子的那会儿你们怎么就不知道怕?

    一群欺软怕硬的玩意儿!

    等所人惊惧的人跑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大门竟然被人栓上了,不仅被栓上了,还被好几把大锁给锁上了。

    所以,他们出不去?

    一群人又惊又惧,又恐又怕,要哭不哭,想死不死的都在那里疯狂的拍着大门,期待这大门被他们撞开,能让他们逃出去。

    夙浅才不管他们是何种心情呢。

    反正她现在心情不大美妙就对了!

    心头里莫名的窝着一股火,憋在心口上,上吐不出来,下消不下去,真心是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很显然这股邪火不是她自己的,那么就是这具身体了。

    啧,还会生气呐,还有情绪存留啊,看来也不是个专门让人欺负的软包子。

    很好,老子带你装逼,带你飞!

    夙浅转着枪,瞅着那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开口说过一句话,甚至拜堂时都没弯下腰的男人,挑了下眉,指着他身后不远处那明显被她吓到的红衣女人,扬了扬小下巴“你的女人和孩子?”

    男人面无表情,接近二米的身高,像一座岿然不动的高山一样耸入云霄,他侧头看着一如既往飞扬跋扈的女人,眉目淡薄,声音冰冷“你不需要知道。”

    “哟?”

    夙浅扯扯唇角,皮笑肉不笑:

    “老子总要知道,你丫是不是被别的女人睡过了,脏了的玩意儿,老子可没兴趣!”

    好吧,就算你丫不脏,老子也没兴趣!

    板着一张棺材脸给谁看呐!

    倒味口!

    某人哼哼二声,直接噼里啪啦的把脑袋上的金银珠钗全给卸了下来,揉揉被压疼的脖子,啧了一声“不嫁了!”

    不嫁?

    一句话出口,那些还算镇定的陪嫁丫鬟们直接傻了,不是啊小姐,您死乞白赖,啊不对,一眼相中,千求万求,非君不嫁,哪怕跟老爷闹翻,上吊,离家出走也要嫁的姑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