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289章 13章:校园,丑花儿玩逆袭。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哟?

    这是在跟老子耍横耍狠?

    夙浅吊着眉梢,瞅着出来这仨人中,也就这么个人有点儿像所谓的马贼样儿了,勾唇一笑,略微的歪了歪头,神色鬼魅“我不喜欢你这双眼睛,不如,挖了如何?”

    语毕。

    在二位在场的马贼还没反映过来瞬间,只感觉眼前刀光一闪,噗噗二声之后,那小女孩儿像是没动过一般,仍旧坐在马车上悠然自在,只是那不停往下滴血的小刀真实的证明了她不是没动过,而是动了,没人看出来罢了。

    可想而知,她的速度有多快,是眼睛都看不见,比不上的快。

    夙浅撑着下巴瞅着这二位明显还没反映过来的马贼,伸出白嫩的指尖,打了个响声。

    啪——

    响指一过,剧烈的疼痛在那个声音像雷子炮一样的马贼身上快速流窜,尤其是头部,眼睛所在的地方,火烧火燎,剜心的疼。

    “啊——”

    马贼尖叫,抱着脑袋,捂着眼睛,疼的满地打滚,哀嚎“眼睛!眼睛!我的眼睛!!”

    “啊——”

    那个稍微迟钝一些的马贼也被吓得尖叫连连,一边跳脚,一边手忙脚乱的去摸自己的眼睛,结果摸了好一会儿,才惊惧的开口“没,没,没,我的眼睛没事儿?”

    “废话!你叫个屁啊!老子又没挖你的眼睛,叫的好像被强了一样难听!”

    夙浅白他一眼,无比嫌弃的瞪着不知要哭,还是要笑,总之面部表情相当复杂的那位笨马贼,嘴角微抽。

    “喂,你不会没杀过人吧?不是说你们是这无域沙漠里头的,没人敢招惹,存在也是最长,最久,战斗力也是最强悍的一霸吗?怎么我觉得,你们还不如一般的盗匪呢?”

    那位笨马贼一听到这话瞬间不愿意了,梗着脖子叫嚣“谁!谁说的!我们明明就是最厉害的!多少旅者,多少游客,多少佣兵都丧失在我们手下,你只是还不知道我们的厉害罢了!”

    “哦?”

    夙浅挑眉,神情似笑非笑,扬了扬小下巴指着那位满地打滚,都快要疼死过去的马贼先生,嗤笑出声“就是那样厉害的?”

    “…….”

    笨马贼被噎了下,这下他要怎么回答?说啡力是一不小心才被她偷袭个正着,才会被挖了眼睛的?

    可是,若是论偷袭的话,那可是啡力最擅长的绝活才对。

    可现在啡力却被打败了。

    所以,在他眼中一直最厉害的啡力难道不是最厉害的?

    笨马贼十分纠结。

    “啊!马克呢!我怎么一直没见到马克?!”

    脑回路不知道转了几圈,竟然转到了那个死了透透,还被他吃下肚,指不定已经被他给消化的差不多了的马克身上,夙浅也是醉醉的。

    她嘴角微抽了下,唇角勾起一抹十分恶劣的笑意“他被你吃了呀,你还夸赞说他的肉非常好吃呢!”

    “啊?”

    笨马贼有点儿没转回弯儿来,呆呆问“我吃了?我啥时候吃的?我咋不知道?不对!我怎么可能吃了马克?你不要胡说!马克那么厉害!那么大的人!怎么可能让我吃掉?!”

    “……..”

    夙浅抚额叹息,这是蠢呢,还是蠢呢?还是蠢?

    说不通的某人,直接给他上演了一幕铁板烧,抄起钢管对着那位嗷嗷叫的跟杀儿猪似的马贼先生就是一顿狂鞭,让这位笨风花马贼先生,亲眼见证了活生生,皮糙肉厚的汉子是怎么变成一堆美味之后。

    她咧着嘴笑的森森然“要不要再尝尝?指不定味道会不一样哦?”

    “嗷呕——”

    笨马贼先生双腿了软,趴在沙地上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呕吐,甚至还伸出他那难看无比的粗手指去掏喉咙,看得夙浅眉心跳跳,转个身,脚下一个用力就跳进那沙堡的入口处,冲着小白马扬扬小下巴“去,自己找个地方躲起来,别被人找到给弄死了知道没?”

    小白马甩甩尾巴,掉个头就走,那无比贼溜的模样让夙浅眯起了眼睛,声音凉幽幽的传到小白马的耳朵里。

    “你要是敢跑,相信我,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能找到你,到时候你的下场,呵呵——”

    夙浅不阴不阳的呵呵二声之后,直接从那个被顶开的沙堡井口跳了下去。

    而被她威胁的小白马僵着身子,踢了踢马蹄,十分有灵气的大眼里闪过无数纠结,最后侧眯眯的回头,瞅着那熟成一摊的铁板烧,还有那吐得稀里哗啦,撕心裂肺的人类。

    默默的在脑海里幻想自己逃跑之后被她抓回来的后果,生生的打个冷颤,惊吓的毛发直竖,哭丧着马脸,老老实实的找个沙丘山石背阴的地方藏了起来。

    嘤嘤——

    人类好可怕,麻麻我想回家,下次一定不随随便便就跟陌生人走了~!

    尤其还是这种长得漂亮,个子小小,身体矮矮,模样软软的萝莉妹子,更可怕!

    杀人什么的,眼都不带眨,还笑的辣么鬼畜,更坏坏威胁马什么的,最讨厌了!

    幽幽怨怨的小白马从一开始见到漂亮小萝莉走不动路,到现在恨不得长上翅膀飞走的惊悚心情,真可谓是跨越性的成长啊。

    沙堡的少口是一口很深的老枯井,井里头的气味并不好闻,基本上每个角落里都充斥着尿骚味,虽然被沙地给吸收的很干净,可是夙浅嗅觉很灵敏,想闻不到都不可能。

    她恶心扒拉的从魉石空间里头掏出清透,净爽的香水一路喷洒,确保香水味都把那难闻无比的气味给盖住了之后,才松开鼻子,默默的吐口气,磨牙道:

    “天杀的!这是哪个智障给老子分配的随机任务?不会挑那些看起来干干净净的任务,给老子整这种臭气熏天的地方,不要被老子知道是谁!否则——哼!”

    夙浅的十分危险的眼神,似有似无的扫过手腕上的手环,阴郁的表情不言而喻。

    “……..”

    时时监控的青年,默默的抚平突然窜起来的汗毛,压了压胸口那被某人凶残手段给吓到反胃胸口,眉心跳跳,不是我的锅,我不背,您请去找十九少爷。

    我不会告诉您,你手上的随机任务都是初级任务者完不成,或者失败被搁浅到现在的任务。

    很明显,您被十九少爷给涮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