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265章 26章:末世,丧尸打个啵?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你特么不打击我会死啊!!

    楚烨华感觉胸口的那股无名火烧的越来越旺盛了。

    他冷冷的冷哼一声,发誓,绝对不再跟这个死丫头说半句废话!

    怒火中烧的楚烨华一脚踹开雁酒房间的门,扬手就给了雁酒一个耳光,直接把刚疼睡过去的雁酒给打醒,动静大的连旁边同样刚睡过去的莫言都给弄醒了。

    楚烨华指着茫然不解的二人咆哮:

    “贱人!都跟了老子了,还跟别的男人睡在一起?你是有多缺男人?!老子供你吃,供你喝,把你伺候的漂漂亮亮的,为了你兄弟们都死了不知道多少,而你却在我跟丧尸大战的时候跟别的男人跑了!你特么狼心喂了狗是不是?老子掏心掏肺的对你!你就是这么回报老子的!啊!!”

    “.......”

    啃着果子看好戏的夙浅,差点儿没被这位大丧尸影帝的临时爆发力给吓着了,捂着嘴把卡在喉咙里头的那块果子给咳了下去。

    无比戏谑的瞅着那说的跟真的一样,惨兮兮摸着泪,又忍不住咒骂吼叫的楚烨华直摇头,叹息道“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听到她这感叹的楚烨华嘴角一抽,这特么怨谁?

    到谁给他塞了一肚子气,他不敢冲她发飙,还不能找别人啊?

    反正在他的字典里没有不打女人这一茬儿,更何况这个女死还害了他二辈子,他没有直接把她生吞活剥了,已经够有忍耐力了好吗?

    要不是怕身后那死丫头跳起来打他,他直接反这个该死的女人给嚼巴嚼巴咽下去!

    反,反正他上辈子跟以前也没少吃!

    呃——

    楚烨华的脸扭曲了下,一想到曾经吃过那种鲜血淋淋的同类,他的心口就有什么东西在翻滚,摸了把脸,把那股恶心感给压下去,安慰自己。

    那啥,丧尸不吃那些玩意活不了,正常,正常,正常——

    他现在可是有意识的高大丧尸,往后不吃就行了。

    嗯,只吃晶核就够了。

    嗯,就是这样没错。

    把那些不愉快的记忆全部压缩打包扔到犄角旮旯里去就行!

    楚烨华一边扭曲着笑,一边扭曲着安慰自己,一边又拽起一脸莫名其妙的雁酒,长手一揽,就把她给摁在怀里,抓住她的头发把她的那张脸对准床上那脸色大变着想要爬起来的男人,低声沉笑。

    “女人,我回来了,你高不高兴?”

    雁酒皱眉,张嘴就想说话,可是楚烨华完全不给她这个机会,慢悠悠的开口“雁酒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楚烨华,你对这个名字很陌生对不对,那么我换种说话。”

    他勾起唇角,笑的邪恶而俊美。

    “那个上辈子被你玩弄在鼓掌之中,护你一生,最后却被你扔到实验室里头的那只丧尸王,啊对了,这辈子还护着你,却被你碎尸在别墅里头的那只丧尸~”

    张嘴想要说什么的雁酒蓦的僵住,那又清透深邃的大眼不可自持的睁大,瞳孔像针尖一样的剧烈收缩。

    她整个人都开始剧烈的颤动,无言的恐惧与害怕像龙卷风一样席卷着她,让她脸色惨白,冷汗不停的往下掉。

    她这模样,让床上艰难想要爬起来的莫言眼眸一暗,心底一沉。

    这是,真的了?

    可是,他不太愿意相信。

    他咬着牙,嘶哑着喉咙“雁酒,他,说的是,真的?”

    雁酒僵硬的转过头,朝着那床上一向对她温柔多情的莫言,此时一身冰冷的坐在那里,眸色戾气无边的望着她。

    她的唇角蠕动了下,想要反驳,可是她却不知道要怎么反驳。

    楚烨华看着她这表情笑了。

    低低沉沉,虚虚浮浮的笑声,像是一曲来自地狱的破灭轮舞曲。

    “啊,有人让我捎一句话给你,她说‘水好冷啊~,姐姐下来陪陪我好不好?’”

    幽幽的声音,带着粘稠的水气,在她耳朵回荡。

    雁酒尖叫一声,捂着耳朵“闭嘴闭嘴闭嘴!!!”

    原本还想听他否认的莫言彻底冰冷了下来,她这神态,已经说明了一切。

    大手紧握,戾气在心中攀升,越来越重,越来越浓,直到最后就要破壳而出的时候,某人懒洋洋的声音不高不低的传来。

    “啧啧啧,这风流债——”

    莫言唰的一下朝门口看去,入眼就是那个一直被他所讨厌的姑娘,流里流气的靠在门框上,啃着一个果子,神色凉薄且戏谑的,冷眼望着雁酒被那男人抓着,从窗口飞身离去。

    莫言五指在手心掐出数道血印子,他深深的吸口气,满含凶意的望着她“你,一直都知道?”

    “知道什么?”

    夙浅挑挑眉,皮笑肉不笑的瞅着那莫名恨意冲天的少年男人。

    为什么称他为少年男人呢。

    因为他稚嫩啊。

    二十出头的大男孩儿,具有男人的资质,却还拥有少年一般的不健全心性,不够成熟,更不够稳重,这不是少年男人是什么呢?

    “雁酒她——”

    “啊,你是想问,我一直都知道雁酒是什么样的人吧?”

    夙浅瞅着他那沉默的表情,呵呵一笑,神情带着诡异的森凉:

    “知道呀~,我一直都知道呀~。”

    她看着莫言那双越来越黑暗的眼睛,戏谑的勾勾唇角,歪着头笑意盈盈“可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告诉一个不明事非,仅听片面之词就判定一人有罪,还眼见着我被无数丧尸围啃的人呢?”

    莫言的脸白了下。

    夙浅像没看到一样,继续哪儿疼往哪儿踩,哪儿烂就往哪儿撒盐。

    “你看,就像现在,你怎么就那么认定那个男人就跟雁酒有一腿呢?又是所谓的眼见为实吗?可是,证据呢?啧~君狐狸那么聪明,那个谁谁谁也不蠢,怎么就收了你这么傻到宛如智障的人呢?也不怕就你这蠢样儿,某一天出任务时,会不会一不小心就把所有人给害死了呢!嗯,这个很有可能,可以有哦~”

    不留情面的刺了某人一顿,夙浅心情极好的眯着眼,勾着唇角,笑的恶意满满的抄着手,大摇大摆的哼着小曲儿,朝楼下走去。

    破坏一个人信仰什么的,她最感兴趣了有没有?

    尤其是这种明明蠢的要死,却偏偏认为自己聪明到不可一世的蠢货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