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262章 23章:末世,丧尸打个啵?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千千的孩子?

    小妹的孩子?

    三人相视一眼,都瞧到眼底的答案,越发肯定这跟小白长得一样的女孩儿,十有**就是那个离家多年不声不响跟别人跑了,后来回来之后,又跟人跑了的君千千的孩子了。

    一想到君千千的性子跟为人,他们齐齐叹息一声。

    到是,苦了这个孩子了。

    当他们知道君千千还生过一个孩子的时候,他们就找过,到现在也没停止找,可君千千瞒的死,死都不开口说那个孩子在哪儿,更不说她曾经跟那个他们没见过的男人跑到什么地方生活去了。

    只要他们一问,君千千就开始大吼大叫的装疯卖傻,久而久之他们也知道问不出来什么给搁浅了,谁知那死丫头没多久就双跑了,拘束那个男人还是个有妇之夫!

    他们简直要气炸了好吗?

    可是气有什么用,人都找不到!

    那个死丫头真是——!

    夙浅挑挑眉,瞅那门口那三个有点儿激动,又有点儿小纠结,还有些小心翼翼望着她的那三人,眼眸一转,就把目光定在了那个笑的跟只狐狸一样的男人身上,唇角一勾,五指一张,吸回那随手被她扔到地上的大气捶,手腕反转间大气锤变成了一把大砍刀,扬手就朝那笑的十分鸡贼的白狐狸身上劈去。

    君颜白在瞅到那姑娘唇边似笑非笑的弧度时,心口就是一跳,想都没想,直接从树上跳下去,就要跑。

    可是夙浅会给他这个机会?

    梦去吧!

    这妞脚尖一点,瞬间来到君颜白面前,在君颜白张口就要说话时,直接一脚把他踹到上地,舞着手上飞的眼花缭乱的大砍刀,唰唰唰几下直接把这头狐狸精心打理,且发质不是一般好的头发给剃成了个秃瓢,那瓦亮瓦亮的大脑袋,让原本因夙浅那砍人的动作惊吓到的三人,瞬间喷了。

    这姑娘怎么这么损啊?

    不知道他们家小白最臭美了?也最爱他那头无比飘逸的头发?他那头略带棕色的头发曾经可是谁碰跟谁急呢,小时候可因留长头发这回事儿挨了不少打,更打了不少架。

    后来才知道男孩留才头发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儿,才哭着剪了那头漂亮的长发,可纵然这样,他还是十分爱护现在那头短发,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呵护一回,比跟见到自家媳妇儿都亲。

    而现在——

    君颜白呆滞的看着无数发丝,纷纷扬扬的从他眼前飘落下来,心底有什么东西咔嚓一声碎了。

    他僵硬的歪着脖子,瞪圆了狐狸眼,抖着手指着那一地发丝“头,头发?”

    “对。”

    夙浅笑眯眯的看着那一幅被雷劈中的君颜白,笑眯眯的表情,越加的清亮了。

    “我,我的?”

    “对。”

    听到君颜白那颤巍巍,不敢相信的声音,夙浅故意的伸手,啪啪的拍几下,他那光溜溜的大脑门,直接把那瓦亮瓦亮的脑门儿给拍成了大红灯才收手“嗯,这样就顺眼多了~”

    君颜白心底那咔然碎裂的声音直接龟裂成灰渍,消散于风中。

    他扭曲着漂亮无比的俊脸,跳起来就朝夙浅抓去,一边抓还一边咆哮“君洛北!!”

    ......君洛北是个什么鬼?

    夙浅嘴角一抽,翻个白眼,大砍刀一翻,用刀背直接把扑过来的君颜白给拍到地上,冷笑一声“上面的毛亮膛了,下面的毛要不要老子也给你整亮膛?”

    这么说着,这姑娘还真翻着砍刀朝他身上刺去。

    那毫不犹豫,没有半点儿心慈手软的动作,吓得门口的三人赶紧跑过来制止,满头冷汗“别别别,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娘诶~

    这姑娘到底是谁养的?

    怎么养的这么凶残?

    姑娘家不是应该温温柔柔,软乎乎的撒个娇,卖个萌什么的吗?养的这么汉子可让真正的汉子们怎么活?

    君颜白瞅着那姑娘那像是要下狠手的动作,嘴角一抽,夹紧双腿,麻溜的原地打下滚,也不在乎地下脏不脏了,直接啪的一声跪到那阴笑狞狞的姑娘面前,低头,无比真诚“我错了。”

    “.......”

    “.......”

    “.......”

    急头八脑跑过来的君爷爷跟君爹妈,被自己家这一威胁就怂了的孩子给刺的脚下一抖,齐齐朝前栽去,满头黑线的瞅着那正二八经的狐狸表情,竟然这么的,这么的——

    这不是他们家孩子!

    这绝逼不是他们家孩子!

    他们家孩子才不是这么没骨气的一个怂蛋子呢!

    三位长辈是真心不想认这个跟个和尚一样丑儿吧唧的孩子啊~

    没办法,谁让他们家一家都是颜值狗呢~

    光着大脑门儿的孩子什么的,颜值虽然没降低,可是吧,那脑门儿亮的太刺眼了,拒绝接受!

    被自家长辈万分嫌弃的君颜白呵呵冷笑一声。

    老子这会儿要是不装孙子,这死丫头绝对会让自己这辈子都只能成为孙子!

    没看到楼上那房间里生不如死的二位啊?

    他才不想被祸害成那样儿呢!

    所以,嗯,头发什么的,总是会长的.........

    君颜白瞅着那落了一地的漂亮发丝儿,心疼的一抽一抽的。

    这死丫头怎么这么舍得下的去手啊!

    他也没干什么啊,她干嘛这样对他?

    好歹也是哥哥,有没有兄妹爱了?

    “唔,诸位这是?”

    从外面走进来的青年扫过那光着脑门儿,甚至快要哭出来的君颜白,嘴角就是一抽,可是眼眸里的幸灾乐祸怎么都掩饰不住,他悄咪咪的瞅了眼旁边跟着他一起进来,且还神色淡漠的某人,又瞅瞅那被君家几位大佬围到在中间的小人,眸光轻闪,趣味横生,蹭到那正在怀疑人生的君颜白面前,戏谑的问:

    “狐狸,你这是褪毛了?”

    .......

    褪毛的君狐狸幽幽的望着面前那笑的不能自已的青年,默默的从背后抽出自己的武器,飞镖。

    捏着那飞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压倒面前的青年,唰唰唰几下,在青年还没回过神来的瞬间,也把他给剃了个秃瓢,这才觉得自己受伤的小心灵得到了一点儿慰藉。

    他直接把那呆滞的青年扔到地上,一脸心痛的走到淡漠望着他们的云焕面前,暗暗抹泪“啊焕~”

    “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