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253章 14章:末世,丧尸打个啵?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大黑吧?怎么着被棍子欺压了这么多年,好歹也要反压一回是不?”

    “我看难,它要是能反攻,也不会被困在这里了。”

    “这话就不大对了,是那位不放大黑出去,否则就算棍子想留也留不住吧?”

    “可是那位不承认,把锅都甩到棍子身上,所以这个锅只能棍子背喽~”

    “也是,不过那位到底什么身份来的?揍大黑跟揍孙子似的,大黑在她手里跟本就没有还手的能力——”

    “....呵呵,少打听为妙啊,你想想啊,咱们都存活了多少年?棍子这货当年可是六界横行的,可是在那位手里还不是乖的跟闺女似的?”

    “唔,你们有没有那种感觉?”

    “啥?”

    “就是吧,怎么说呢?好像,嗯,我总有种,这棍子就是为那位而生的,似的——”

    “咦?是这样吗?”

    “呵呵,我反倒是觉得,这棍子啊,是那位制造出来的。”

    “怎么可能?!”

    “就是啊,棍子都存在多少年了?那位的神魂看起来才——”

    “神魂并不是问题,毕竟有转生轮回不是?”

    “........也是——”

    “那,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位的身份与地位可真是——”

    “高不可攀。”

    “......是吧,高不可攀,有点儿太不可思议了。”

    “行了,少讨论那位的事儿了,咱们只管乐在眼下就行了,管他明天坠天还是崩地,反正,咱们管不着喽~”

    “也是,来,我压棍子!”

    “那,我压大黑?”

    “我也压大黑吧?”

    “那我就坐庄了?”

    “来来来,买定离手!买定离手了啊!”

    ..........

    “该死的!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破败的别墅里,被关在笼子里头的雁酒抓着铁绣斑斑的笼子,冲着外面咆哮,那恨不得毁天灭地的狰狞模样,真心有点儿吓人。

    而在外围游荡,听到她吼声的丧尸们,转动着僵硬的脑袋,开始朝这边奔跑过来。

    只不过那些奔跑过过来的丧尸们都被守在破败别墅门前的那头丧尸吼退,而那些被吼的丧尸们也出现了片刻迟疑,慢腾腾的开始退了回去。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雁酒额头青筋直蹦,看来有些丧尸已经开始进化了,尤其是从上辈子一直追到这辈子的那头该死的丧尸王!

    雁酒颓败的靠着笼子坐下,抱着腿无力的想哭。

    为什么会这样?

    她明明那么努力的想要活下去,明明不顾一切抓住所有可能性的机遇让自己强大起来,可是为什么还是摆脱不到它?

    为什么!

    镯子明明都被她扔了,为什么这头丧尸还是缠着她?

    老天既然让她重生,为什么还要让她受到如此多的折磨?!

    到底为什么!

    好恨啊!

    她恨!

    恨的都想让她把这个世界毁掉!

    凭什么她苦苦挣扎!别人却可以高枕无忧?

    凭什么!

    雁酒陷入了晦暗的沼泽里,身上开始弥漫起丝丝缕缕的黑气,她越想越恨,越恨负面情绪就越重,直到让自己的心智被晦暗吞噬,彻底的黑化成魔。

    正在某个地下试验室摆弄物品的夙浅,蓦的抬头朝外面看去,就在离她不远处的地方,从四面八方涌来无数杂碎之气盘旋在某栋破败的别墅上空旋转,然后那杂碎之气都一股脑的涌进了别墅里。

    夙浅眯着眼摸了摸下巴,戏谑而凉薄的摇头“愚蠢,这又是哪个愚蠢的玩意儿自我晦暗,甘愿被砸碎之气侵蚀坠落?啧啧啧~这是有多想不开,才愿意沦为杂碎们中间的一员?”

    “嘛,管他呢,反正不管老子——”

    “嘭——”

    一声巨响,打断了某人的自言自语,甚至连她的试验室都震了几震,架子上的瓶瓶罐罐呼呼啦啦的都往下掉,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

    .........

    夙浅额头青筋跳跳,磨牙冷笑“好极!老子弄死你丫的!”

    这么说着,她瞬间消失在试验室里头,直接出现在爆炸声处,结果一看,直接乐了。

    感情好啊,她以为是哪个蠢货呢,整了半天是咱们的女主大人啊!

    瞅瞅咱们的女主大人此时多妖艳威武?

    一根不知道哪儿整来的铁锈斑斑的棍子,就爆击了一大片黑压压的丧尸,还有那阴暗腾腾的眼神,真心一瞅就知道这是入了魔啊。

    只是可惜,杂碎这种恶心人的玩意儿,连魔的片角都沾不上,虽然魔对于所人有来说,都是一个避之不及的邪恶存在,可是世人对于魔的认知,都存在偏见性的错误,嘛,虽然大体上也的确是那样儿。

    “洛北?你还话着!?”

    握着不停往下滴着暗红色血水铁棍,且一身阴冷黑气翻滚的雁酒,刚一走出别墅就看到门口那光秃秃大树下面站着的某人,那双被杂碎之气侵蚀的双眼顿时一缩,略有些拔尖的声音不可思议的传出来。

    “啧~才几天没见,你这是掉臭水沟里头去了不成?全身上下怎么都是一股臭味?恶心死了!”

    一出口就没好话的某人,一脸嫌弃的捂着鼻子,十分夸张的朝后退一大步,边退还边不停的摆手“去去,离我远点儿,恶心死了,丧尸的味道都比你好闻!”

    “洛北!!”

    雁酒被夙浅那夸张十足的语气,动作跟表情,气得脑门儿上都蹿起了大火“你找死!!”

    “找死?”

    夙浅冷笑,抄起双刃戟就朝对面直直朝她跑过来的雁酒削去!

    “到底谁找死?你丫陷害老子的那一茬儿,老子还没跟你算呢,还说老子找死?不好好收拾收拾你,你特么都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一听到她这话的雁酒眸子一闪,强硬的梗着脖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没关系!老子揍的你不得不知道!”

    听到雁酒狡辩的夙浅,阴笑一声,把手中的双刃戟一翻,双刃戟瞬即就变成了一把看上去份量不轻的大气锤,她握着大气锤对着神色错愕的雁酒砸去,真真是哪儿疼就往哪儿砸,还偏偏不把你砸死砸残,就只是把你砸到痛的哭爹喊娘,痛到不能自已,那种痛,真心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洛北!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啊啊啊——!”

    痛的满地打滚的雁酒,冲着那高高举着大气锤,得意洋洋冲着她笑的幸灾乐祸的女孩儿,怨毒的吼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