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225章 38章:娱乐,步魔头巡山啦!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哟~“

    这话.......

    蕴青眉心跳跳,低头瞪着盘腿坐在地上幸灾乐祸到让人牙根都是痒死女人,咬牙“不想就说闭嘴!”

    这个该死的死女人,每次都是这样,不帮忙就算了,还在那里落井下石!

    话提个头,把人的心都吊起来了,她反倒屁也不吭一个了!就那么幸灾乐祸的看着他们急头巴脑的跟个无头苍蝇似的抓瞎!

    她要是真不知道也就算了。

    可她就是知道些他们不知道的事儿,就是不怀好意的看着他们,就是不告诉他们,还偏偏在那里嘲讽他们,简直都能把死人给气活了!

    还有比这死女人更恶劣的人吗?啊!有吗?有吗?有——吗?!

    “略略略略略~”

    夙浅冲着脑门儿青筋直蹦的蕴青做鬼脸吐舌头,气的蕴青暴怒的想要抄起拳头揍她,忍了又忍,忍了又忍才冷哼一声撇开头,现在不是跟这个死女人计较的时候。

    当务之急,是最先考虑凶手是谁,怎么能在凶手下次动手之前抓到人,又怎么联系外边,让他们来救他们!

    人命关天,这个死女人特么还在看好戏!

    真是!

    蕴青的心里简直无数(草)槽泥马在欢快的奔腾刷屏,直是憋屈到内伤!这次要是出不去,活该她点儿背,这次要是能出去,她一定离这个死女人有多远就避多远,省的自己被气到折寿!

    吃美喝足的夙浅直接蹿到一棵大树上睡觉,由着那些人在下面商讨怎么尽快的离开这里,毕竟多呆一刻,危险就会多一分。

    商量过来商量过去,最保险的办法就是等,可是等也是最不安全的,因为杀人凶手还在,可是不等的话,出海就更困难了,他们没船,做木筏的话到是可以,可是谁能保证海面会一直风平浪静的。

    左思右想都无法,眼见着天越来越黑,到了晚上会更加危险,一群人真心绝望到想哭。

    怎么办?

    “真真前辈,你有没有办法带我们出海?”

    就在众人再一次陷入绝望时,程鹿小心翼翼的抬头,朝着树上那翘着二郎腿睡觉的女孩儿问去,他这一开口,一群人又把目光定在了夙浅身上,各各抿着嘴不说话,可是眼神里的急切还是出卖了他们内心的惶恐与不安,他们是真心不想呆在这里了。

    夙浅挑挑眉,垂头看着朝下看去,然后下一秒她的脸上出现了诡异的神情“后面.......”

    众人心头一惊,下意识的就朝后看去,结果个个都被吓的连滚带爬,那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黑影,那黑影就蹲在他们身后,睁着铜铃般的大眼望着他们,简直不要太惊悚!

    “这,这该死的是什么鬼东西!?”

    将震不可思议的瞪大眼,原来蔡文喆看到的黑影不是鬼,而是这玩意儿!

    唔........

    夙浅咂摸着下巴,眉梢一挑,瞅着那三米多高的庞大玩意儿“野人?”

    那‘野人’滴着口水,垂涎的盯着他们,那巨大无比的眼睛,看他们那模样就跟看食物一样让人毛骨悚然,就在那野人张着血盆大口朝他们咬下来时,突然就顿了动作,脖子咔嚓咔嚓一转,鼻子跟狗一样在半空中嗅了嗅,唰的一下就窜到夙浅面前,张嘴咬下。

    “.......”

    夙浅脸一黑,妈的,啥意思?老子招你惹你了,你上来咬老了?老子肉比他们香还是怎么着?

    她抽出双刃戟就朝它脑袋上砸去,一戟下去,直接把它砸蹲到地上,噗通一声,地上都被它坐了个大坑。

    “呜呜~”

    ‘野人’不满的冲着夙浅嗷嗷二声,夙浅才不管它再嗷啥,手腕翻转,双刃戟变成大砍刀,直接削掉它一条粗胳膊,‘野人’痛的吼吼叫,嗖的一下窜起来就逃,可是夙浅会给它机会逃跑?等它下次再来搞偷袭?

    娘的,欺负到老子头上!

    谁给你的胆子?!

    脚尖一个用力,她直接凌空飞起来,蹿到‘野人’脑袋上对着它那巨大无比的脑袋就是一顿狂抽,直把它抽的脑壳都碎成个渣,白糊糊的脑浆都爆出来才罢手。

    冷笑的踩在浑身直抽搐,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野人’冷笑“敢打老子的主意?胆子不错智障!”

    死一般的寂静在空气里蔓延。

    那些目睹夙浅如此凶残的男人们,已经不知道自己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了,万份庆幸,他们没对这个女孩儿做什么!

    否则以这女孩儿完虐怪物的武力值,他们真心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唔,还没死?不应该啊——”

    夙浅瞅着那被她爆了脑浆,竟然在逐渐恢复的‘野人’沁凉的眼眸里来了趣味,手腕一转,她直接给那‘野人’开膛破肚。

    事有反常即为妖!

    被破棍子弄死的玩意儿,哪儿还有生还的可能性?

    可这‘野人’竟然还在逐渐恢复!

    这已经不是反常的问题了,而一定,绝对,有古怪!

    “咦?没有?不应该啊!”

    只是可惜,夙浅把野人解剖成一块块都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这让她无比奇怪的蹲在‘野人’的尸体旁边撑着下巴沉思,好一会儿,她余光瞟到一抹浅淡的蓝光,她走过去,挑开那白糊糊的脑浆,从里面挑出一个类似于花瓣儿片的玻璃碎片。

    夙浅眨巴眨巴眼“喂,统子,这是嘛玩意儿,总觉得老子好像找到了什么不得子的东西!”

    正被一身虱子弄的满头火的系统,十分高冷的甩给她二个字,直接把她给屏蔽了,虽然单方面的屏蔽对它这个不要脸的宿主没有任何卵用!可这不妨碍它不想搭理她的决心!

    “.......”

    夙浅嘴角微抽,嘿,还长脾气了,不就是给它塞了一身小跳蚤而已,用不着这么记仇吧?

    德性!

    夙浅翻个白眼,不造拉倒,直觉告诉她这玩意儿将来会大有用途,先收起来再说!把这么个指甲盖儿大小的东西塞破棍子的肚子里,警告它不准偷吃之后,这才一脸嫌弃的瞪着自己被血水脑浆溅到的衣服。

    “呕~早知道这货的血会溅的这么高,就离远点儿弄死它了,真晦气,弄了一身!妈蛋!没衣服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