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209章 22章:娱乐,步魔头巡山啦!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秦昊不愧是某人的经济人,真是太了解自家艺人什么属性了,这人当真是转个身都能遇到好玩的事儿。

    “杨茵茵!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么陷害我?!”

    戏服被剪的乔月盈气的眼都红了,紧紧的抓着被剪破的戏服,全身颤抖的质问悠闲喝水的杨茵茵。

    杨茵茵似笑非笑的睨着快要哭出来的乔月盈,神情是说不出来的自得和不怀好意。

    “哟,你这是什么话?你哪里看到我剪你戏服了?凡是要讲求证据,你没证据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把责任推到我身上,那就是诬蔑!诬蔑别人可是犯法的,信不信我告你啊!”

    “就是你!我去洗手间的时候看到你进来了!不是你还有谁?整个剧组就你看我不顺眼,老跟我作对,除了你我想不出来有谁还会这么对我!”

    乔月盈把戏服砸向杨茵茵的脸上“说!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哪里得罪过你了,你要这么陷害我?拍戏的时候三五不时的暗害我也就算了,还在网上找黑子喷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杨茵茵甩开乔月盈砸向她的戏服,明亮略带刻薄的大眼里略过阴戾,可是转瞬她就把那股阴戾给压了下去,笑的妩媚风情“想多了吧你?你也说了,你又没得罪我,我干嘛跟你过不去?我是那么闲的人吗?有这么闲功夫我不如多看看剧本,多练习练习演技,你以为你是谁啊,能让我另眼相待?公主病犯了吧?毛病!”

    “你!”

    乔月盈真是被气狠了,下一场就是轮到她了,在这个时候出状况,她一定会被换掉的,杨茵茵在现场陷害她无数次,让她无数次出戏,跳戏,已经惹的导演们不满了,要是再出错,她一定会被换掉!

    怎么可以!

    绝对不可以!

    她不能被换掉,这个角色她花了那么多的心思才得来的,怎么可以这样就前途而非?!

    杨茵茵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乔月盈阴狠的瞪着笑的跟朵花儿似的杨茵茵“咱们走着瞧!”

    她深深的吸口气,转身拿起电话,拨打那个让她又惧又怕人“喂,哥,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挂掉电话的乔月盈绝望的蹲在角落里,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来,可是她眼里带是盛满了委屈与伤心。

    “你在这里干什么,不是快轮到你了吗?”

    清俊的声音响在她身后,乔月盈一惊,赶紧胡乱的擦了把脸上的泪水,转头朝来人看去“晋,晋导,我,我.......”

    西晋是什么人,一眼就看出问题,尤其是这姑娘怀里还抱着被剪坏的戏服,哪能不知道这里面的龌龊事儿,他平时懒得管,而木木那死丫头一天到晚的跟着他,他哪儿有空管别人。

    只不过现在刚巧被他看到了,怎么着也要管上一管,他蹙眉“戏服被毁了?”

    “嗯。”

    乔月盈此时脆弱的别人一说,她就往下掉泪,可是还是倔强的抿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

    看到她这模样,愣是让西晋想起了某些事,心头软了一软,拿起电话,也不知道打给了谁,没二分钟就挂了,回头冲她温和的笑笑“别怕,一会儿有人会重新送一套过来,不会耽误多少时间,我让别的演员先上,你等戏服来了再演。”

    乔月盈眼睛微微睁大,不可思议的瞪着西晋“真的?谢谢,谢谢,谢谢——!”

    她一个的劲儿弯腰道谢,感激,感恩,崇拜的盯着西晋看,看得西晋略微不自在的撇开头轻咳一声“去吧,别哭了,把眼泪擦干,好好演,只要你不认输,没人可以把你打倒,现在的磨难会成为你往后成功的踏脚石,加油!”

    “嗯!好!谢谢导演!我会努力加油,证明我自己的!没人可以把我打倒!”

    说完,乔月盈像只快乐的小鸟一样跑开了,看得西晋忍不住摇头失笑“真是个孩子。”

    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眸里竟然浅浅的溢出了些许温柔,那是跟看薛小木不一样的温柔。

    唔.......

    蹲在树顶看了一番好戏的夙浅表示,薛小木怕是要完,那姑娘十有**会成为备胎,她摸着下巴感叹,不愧是女主啊,这勾搭男人的手段就是不一般。

    这么随随便便一哭,就有男人凑上来给她解围,怎么就没见这些男人看别的姑娘受了委屈,没上去安慰安慰二句呢?

    啧,这概率可真杠杠的。

    她要不要给薛小木通个风,报个信儿,泼个水,浇个油什么的?

    可是吧,备胎不就是炮灰的意思,炮灰不就是用来给女主垫脚的?那薛小木哪儿能干的过有天道光环加持的乔月盈啊?

    啧啧啧,还是看看吧。

    嘛~

    反正她不使坏,呃,通风报信,啊呸,总之那什么,反正看到这一幕的还有别人,她就静静的看个戏好了。

    夙浅摸出瓜子,趣味的望着那杨茵茵竟然十分有技巧的,把刚刚西晋看乔月盈那一抹别样的温柔给拍了下来,已经暗戳戳的匿名发给了薛小木的手机里。

    干的漂亮!

    她还就真想不明白了,这么漂亮能干又聪明的女配天道干嘛不要,非要找那种一遇事儿就只会哭的小白花?难不成天道就爱那口?喜欢水做的女人?蹂躏起来直接化成一滩水才有意思?

    呜呜呜~

    一想到某些和谐的画面,夙浅直接恶寒的抖了抖,什么毛病,什么眼神儿,完全理解不了!

    正在跟蕴青讨论接下来,蕴青要跟夙浅最后的对手戏要怎么拍才更能让人记忆深刻时,木木的手机响了,她随手翻出来一看,整个人直接僵住。

    而蕴青也下意识的扫一眼,瞬间眯起了眼睛,唇角一勾,神色有些清凉“我就说让你早下手,不然会被别的小妖精给勾走。”

    木木的脸色白了白,她死死的盯着西晋唇边的那抹浅笑,还有眼里那怎么都掩饰不住的温柔,那种眼神,他从来没用这种眼神看过她!

    恍然的,她有一个惊人的念头在心里略过,西晋并不爱她,他对她或许是有喜欢的,可是这喜欢远远够不上爱,更多的是.........

    好一会儿,木木面无表情的把相片保存上锁,眯着眼盯着璀璨的夕阳,声音浅浅,音色淡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