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180章 32章:军旅,侄女抱一个。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他从来没有如此迫切的希望自己去死,因为那拿着钥匙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认为已经回不来了的江萌。

    “萌萌.......”

    江萌仍旧穿着那件碎花小白裙,只是白裙子有些破损,看起来有几分狼狈,她保持着推门的动作,愣愣的看着光着身体的江宸,还有地上昏睡过去,同样赤身**的阮依依。

    客厅里似乎还残留着暧昧的气味,而门口的小姑娘,那双漂亮的眼眸里明明灭灭,最终转个身,招呼也不打一个的走了。

    “萌萌!”

    江宸脸色巨变,想都没想,直接追了出去。

    而此时阮依依却一把抱住江宸的腿,小脸泫然欲泣“宸哥哥,好疼,我好怕——”

    江宸被阮依依这么一阻拦,再次望向门外的时候,那个小姑娘已经不知所踪了。

    心头涌起巨大的震颤与恐惧的无奈,他弯腰抓起一旁的衣服盖在阮依依身上,哑着声音“去洗洗,我去给你找衣服。”

    被衣服盖着脸的阮依依眼一亮,十分乖巧的点点头,扶着沙发站起来,一点一点的向楼上挪,而江宸快速的穿好衣服,大步流星的就出了门。

    “怎么样?老子出现的及时吧?任务进条跑到哪儿了?”

    在男女主眼前浪了一圈的某人,蹲在一棵大树上,一边啃苹果一边笑得十分鸡贼,看得系统都恨不得抽她一顿。

    这人真特么损啊,偏偏在那个时候出现,没看到江宸恨不得死过去的神情?

    啧啧,可怜的男主,都特么快被折磨成神经衰弱了!

    系统扒开进条甩到夙浅面前,夙浅抬眼一看,瞬间不爽了“妈蛋!为什么还有百分之十啊!这货怎么这么恶心人?麻溜的把欠老子的进条给跑完不成吗?墨迹成这样,算不算个男人?!”

    系统默默的吐槽。

    “.......卧槽统子!老子说的是性格,你特么竟然暗指他的身体跟心理?还暗示老子他的鸟大不大?!你丫真是越来越猥琐下流不要脸了!”

    “不过恭喜你,越来越会人类式的冷幽默了,离进化成人类又进了一步,可喜可贺~”

    夙浅先是一脸惊悚,而后又笑的一脸‘哎呀,你表说,人家都懂啦’的鸡贼表情,把系统看的快气炸了。

    系统扭曲着一张脸磨牙。

    妈的,它就不该接她的话茬儿!

    “呵呵——”

    夙浅满脸鄙视,冷笑“阮依依刚跟他上完床,你就让老子去问阮依依他是不是个男人,你不是在暗指他某方面的能力?而明明老子说的是他不把进度跑完,墨迹的不像个男人,这二个男人词可是相差十万八千里的,还敢说你不猥琐下流不要脸?统子,我算是看透你了,真的,你的本质就是个流氓属性,还说什么自己正义?哼~”

    系统被气到口不择言了。

    夙浅眼一眯“所以你是承认自己流氓了?”

    系统捂着脸阵亡,妈的,它不说了,下线还不成!

    它明明啥都没说,为什么会被扭曲成这个样子?

    心塞,它需要找静静谈谈心!

    江宸一出门,疯了一样的找江萌,这一次他一定要看到她完好无损的才能安心。

    可是被夙浅上身的江萌哪里是他那么好找的?

    这人是存了心思整治他,自然是要把他从身心虐到灵魂才算爽。

    江宸一出门那么久不回来,阮依依就知道他一定是去找那个坏丫头了,她披着浴袍坐在床上,气得脸都青了,转身去找电话,直接播通了阮禹霖的电话,电话一通,阮依依就委屈的哭了起来“哥哥,我疼——”

    另一头的阮禹霖一听到阮依依那哭泣无助的声音,心底咯噔一下,直接抓起外套就大步朝外走“怎么了?一夜没回家你跑哪儿去了?不知道爸妈会担心?阮依依你成年了,不要再像个孩子一样任性成吗?妈妈身体不大好,你能不能让她省点儿心?”

    说着说着阮禹霖气不打一处来,最后直接用吼的。

    阮依依啪嗒啪嗒的掉着眼泪,害怕的不敢说话,好半晌才呐呐道“哥哥,来的时候给我带套衣服过了,我的衣服不能穿了.....”

    这么说着,阮依依好似想到了什么,有些微微苍白的脸颊,又泛起了桃红。

    不能穿?

    阮禹霖心底略过一抹怪异,这姑娘爱干净,当天的衣服绝对不会再穿第二次,这样说也无可厚非,可是他怎么觉得这句话像是某种暗示?

    是他多想了?

    唔,定是他多想了,阮依依虽然胡闹了些,但也没有到无药可救的地步,毕竟还是个孩子,一个被宠的过头的小女孩儿而已。

    当阮禹霖提着衣服走进江宸家时,心里顿时涌起一股不大妙的预感,实在是客厅里隐隐约约的还有一种暧昧过后的气味,这种气味他怎么可能不清楚?

    心头一缩,他大步上楼,直接找到了江宸的房间,穿着浴袍的阮依依就那么坐在床上,一看阮依依那神态举止,阮禹霖脑中空白了一下,一个大步冲到她面前,上手就捏起她的下巴,咬牙“你干了什么?!”

    阮依依心头一虚,低着头不敢抬头看自家哥哥。

    阮禹霖一看她这表情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

    他收回手,抿着嘴冷笑“地上那么多酒瓶,证明啊宸一定喝高了,啊宸的酒量一直都很好,纵然喝多了也不会做出出格的事,而现在你这样,是在说啊宸喝醉了欺辱了你,还是说你趁着他喝高不醒人事时,自己主动献身的?!”

    到底是亲哥,对自家妹子还是十分了解的。

    阮依依倔强的抿着嘴不说话,可是她的眼神以及神情已经出卖了她的心思。

    阮禹霖被气得心脏都快爆炸了,扬手就给她一个耳光,打得一向被当成宝贝疼爱的阮依依直接懵掉了。

    她捂着脸,不敢致信的瞪着阮禹霖“哥,哥哥,你打我?你打我?!为什么打我?明明受到伤害的是我?你为什么要打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