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161章 13章:军旅,侄女抱一个。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都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偿过之后才知道,果真是这样,嫂嫂,你这花样儿可真是越来越多了——”

    咕噜噜,男人的话还没说完,脑袋就直接被王力给砍下来了,掉在地上,滚了几圈,甚至他的脸上还保留着那样(污)(秽),(淫)(邪)的笑。

    只是他永远,都无法将那样恶心的笑容再继续下去了。

    鲜血喷溅而出,沾湿了粉红的碎花被子,喷了女人一脸,女人呆滞片刻,吓得语言失常,吓得七手八脚想要把压在她身上,没了脑袋的男人给推下去,可是血流的那么多,她碰哪里哪里都是血,女人哇哇的大哭,手脚发软,被吓到没力气了。

    她哀求的望着王力,王力对上女人凄惨无助,甚至悔恨的眼睛时,冰冷的眼神晃了一晃。

    他们曾经,也有美好幸福的时刻,可是,可是啊.......

    王力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声音温柔,一如曾经“翠儿,下辈子投个好胎,不要在遇到我。”

    话一说完,他双手抱住女人的脑袋,一个用力,就把她的脑袋给折断了,女人的哭泣戛然而止,彻底没了声息。

    王力抖着手,瘫坐在地上,摸起烟又给自己点了一根,可是,抽着抽着,他的眼睛就红了,这个汉子捂着眼睛,呜呜的在哽咽。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夙浅,坐在墙头上,咬着苹果,神色凉薄又冷漠。

    七宗罪。

    虚荣、嫉妒、倦怠、暴怒、贪婪、自负以及(色)(欲)。

    王力的女人犯了虚荣,贪婪,(色)(欲);

    王力的兄弟犯了嫉妒,暴怒,贪婪、自负还有(色)(欲);

    那么王力,你又犯了几宗呢?

    你现在的哭,是在伤心,是在忏悔,还是在悔恨呢?

    夙浅似笑非笑的拿起手机,拨了妖妖灵,大摇大摆的消失在黑夜里。

    警车来的意外的快,王力听到警车的鸣笛整个人都打了个激灵,迅速的站起来,就朝着后山逃去,他现在还不能被抓,他还有事情没完成,等他把该做的事情做完了,他会去自首的,可绝对不是现在!

    王力像个猴子一样,在后山流窜,让系统有些怀疑

    不然瘫了这么多年的王力,怎么那么精力充沛?

    夙浅嗤笑一声,语重心长道“统子,这就是人类潜能的爆发力,跟大补丸没关系,算了,说了你也不会懂的,谁让你不是人呢?”

    .......

    擦!

    太讨厌了这人!

    史上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有了夙浅这个变态外挂的帮忙,王力自然是逃了,逃的方向好死不死就是西北。

    她摸了摸下巴,唔,貌似还差几个主要人物,怎么着也要凑够一桌麻将让他们欢欢喜喜的去争去斗,才有意思不是?

    好,就这么办!

    夙浅打了个响指,一脸邪笑“走,继续搞事情去!”

    搞了一夜事情的夙浅,心情倍儿棒的回到她的小别墅里头,准备洗白白睡觉觉,谁知一推开门就看到一位不速之客。

    哗啦,所有的好心情瞬间灰飞烟灭了。

    她咬着牙,瞪着那张十分讨人嫌的脸。

    妈个叽的,这货怎么在她屋里头?他是怎么进来的?她门外头贴的符咒特么是摆设?!

    不请自来是为贼,你造不造?

    她要打妖妖灵,告诉警察叔叔她家进贼了!

    她一边摸电话,一边检查门上贴的符咒,结果一瞅符咒没了!

    不是啊,这什么情况?!

    符咒为什么会没了?

    夙浅瞪着眼,赶紧巴拉巴拉监控,结果一瞅,她那张小脸瞬间黑了。

    妈的,好大的妖风!

    没错,莫名其妙刮开的妖风把夙浅贴在门上的符咒给吹跑了!

    呵!

    风还能把她的符咒给吹跑?!

    始初你特么怎么不上天?!

    要说你没动手脚,老子死都不信!

    始初那个小婊砸这是能量充足了,就开始作妖了是吧?

    你给老子等着!!

    老子不把你摁回娘胎里,老子特么跟你姓!!

    快被气炸了的夙浅,掐着腰直吹气,脑子里却在那里快速旋转,这一局,怎么着她也要找回场子!

    她怎么能够允许始初那个小婊砸在她头上作威作福?!

    否则,她的威严跟王八,啊呸,霸王气场何在?!

    陆霆骁坐在沙发上,笔直的大长腿交叠,双手压在膝盖上,看着原本还喜气洋洋的小姑娘一看到他,直接从春光明媚闪到了寒冬腊月,那脸变的不是一般的快。

    眸子里趣味闪闪,忍不住喟叹,这小姑娘真心不是一般的讨厌他啊,可是她越讨厌他,他就越想欺负她怎么办?

    “萌萌——”

    陆霆骁刚开口,对面那小姑娘直接抄起砍刀对着他就是一顿乱砍,眼眸里凶光四溢。

    滚你二大爷!萌萌也是你能叫的?你特么还不够格!

    陆霆骁摁着沙发,翻身跳开,心下一晒,这是讨厌他讨厌的连他的声音都不乐意听了吗?

    只不过陆霆骁哪里是那么好打发的?

    她越是不听,他就越是要说给她听,这样她就越气,她越气就越想杀他,她越想杀他就会把他记得更清楚!

    直到不可磨灭才好!

    他也不知道这种心态是怎么回事,他就想让她记住他!

    陆霆骁一边躲,一边诱哄“萌萌想不想开口说话?只要萌萌点头,萌萌随时都能开口说话,怎么样?到时候萌萌就又能唱歌了——”

    夙浅眯了下眼,哟,这才久大功夫就把江萌的家底儿都给查了个一清二楚?

    陆**oss你很可以的啊**oss!

    可是老子要是想说话,那还不是秒秒钟的事儿,用得着你在那里给老子献殷勤?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夙浅冷笑一声,把砍刀扔掉,抓起一旁的扫把,对着陆霆骁的腿窝,膝盖,后腰,就是一顿狂鞭,这一下陆霆骁没躲过,愣是被夙浅用一根扫把抽的满身红肿外加肋骨断了几根,甚至膝盖骨都疼的站不起来。

    陆霆骁眯了眯眼,到是舍得下手,小野猫的爪子太利,这可不太好啊。

    宠物就要有宠物的觉悟,反伤主人的宠物,要来何用?

    陆霆骁眼眸里的危险跟杀意被夙浅瞅着正着,啧,这就受不了了?老子还要把你脱光了,吊在外面让所有人瞻仰呢!

    这么想着,她也就这么干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