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160章 12章:军旅,侄女抱一个。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不客气,不客气,咱俩谁跟谁,是吧?”

    夙浅笑眯眯的,一脸哥俩好。

    系统嘴角抽了抽,它该感谢自己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吗?

    要是自己还在心智不全的时候,跟了这么个人,它铁定药丸,一想到曾经的它会遇到这货,然后自己未来可能性的走向,系统抖了抖,那画面太美,它义正言辞的表示拒绝!

    “来了!”

    躺在墙头上懒洋洋的夙浅,瞄到不远处的小黑点儿,把手中的瓜子壳一扔,拍拍手坐了起来,看着那个小黑点儿越走越近,路过她钻进篱笆,摸到了一个偏房的窗户口,很有规律的敲了敲。

    片刻后,那窗户打开了一个缝,一个长得还算可以的女人媚笑着睨了眼,猴急着翻进来,就朝她亲过来的男人。

    “死相~你轻点儿~先别撕人家衣服啊,喂喂你小声点儿,他才刚睡着,别把他吵醒了——”

    “嗤,吵醒了又怎么样?反正他就是一瘫子,还能起来吃了你不成?快脱快脱,我现在就想吃了你,好好的吃,一会咱们当着你男人的面儿试试?”

    “.....唔,唔——”

    吧唧吧唧的声音,从那亮着昏黄灯光的房间里传出来。

    系统恶寒的抖了抖一身的鸡皮疙瘩,忍不住黑了脸

    “你懂个屁!这叫乐趣,乐趣,你懂不懂?”

    夙浅眼一瞪,十分鄙视的开口,可是转眼,她又挥挥手,一脸的无奈“算了算了,反正你又不是个人,你能懂啥乐趣?老子该体谅的,真的。”

    .......

    @#¥%%@!!

    系统气的差点儿直飙脏话,忍了又忍,才没有骂出口,直接把这死女人屏蔽了,眼不见心不烦!

    怼了一把系统,心情大好的夙浅,跳进院子里头,推开了隔间的门,那床上躺着的男人,死死的盯着身侧的墙,似是想要透过墙壁,杀死那对不要脸的狗男女!

    “想不想报仇?”

    天使般清澈温柔的声音响在他耳边。

    床上的男人蓦的回头,赤红着眼盯着悄无声息就出现在这里的小姑娘,当男人看清楚小姑娘的模样时,那瞬间他真的觉得自己好似看到了天使。

    自己也算活了大半辈子,行行色色的人也见了不少,可从来没见过能清纯干净到这种程度的孩子。

    只是这孩子说什么?

    报仇?

    报仇!?

    男人的神色怔了下,面色有几分古怪“你,走错地方了吧?”

    那小姑娘白他一眼,翘着二郎腿坐到一旁的桌子上,撑着下巴看着他“不想弄死那对狗男女?”

    男人的眼里爆发出一股浓裂的戾气“用不着你管!”

    “哦。”

    被他排斥的小姑娘一点儿都不在意,反而从口袋里掏啊掏啊,掏出一枚黑不溜秋的小药丸,扔到男人手边“吃了它,它可以让你站起来,然后你就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不用像现在这样瘫痪在床,听着自己的女人跟自己的兄弟上床,而自己却像个废物一样无能为力。”

    这么说完,那小姑娘拍拍裙子,慢悠悠的走了。

    空气沉寂,门外月色浓黑,若不是那隐隐绰绰,门被打开的轮廓,王力都认为自己做了一场极为荒诞的梦,梦里那个像天使一样的小姑娘却说出那般冰冷无情的话,引诱着他心底的魔鬼,挣脱牢笼,嘶吼着想要杀人!

    下半身瘫痪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王力,动了动指尖,捏住那枚不明药丸,眼眸里流露出惊人的亮光,几秒钟后,他把药丸塞进嘴里,静静的等待着。

    可是等了好半晌,那对贱人都中场歇息了,他的身体还是没有一点儿变化。

    王力自嘲的笑了笑。

    他是蠢了吗?

    都被医生判定终生残废的人,怎么可能只吃一个不明不白的药丸就被治好?

    若是这样,那这世上那么多痛苦不堪的人,都不会受病痛的折磨了。

    他捂着眼睛,蜷缩着自己,悲哀的笑了。

    声音苍凉如北风,空旷如沙漠。

    只是他没笑多久,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不可思议的瞪着,他刚刚好像,缩成一团了?

    缩成一团也就代表着,他,其实,能动了?

    心脏噗通噗通的乱跳,声音大的都能从喉咙里跳出来了,身上的汗都不自觉的溢了出来,他试探性的动了动双腿。

    结果证明,他的腿的确能动了,且没有任何的不适跟不妥。

    王力此时的神情简直就像看到了奇迹那般的不可思议,他正想仰天大笑时,隔壁又传来窸窸窣窣的呻吟声与木床的摇晃声。

    他想笑的表情扭曲在脸上,慢慢的从床上下来,去了厨房,抽掉墙上挂着砍柴用的刀,面无表情着一张消瘦蜡黄的脸,一步步的走向那隔壁的偏房。

    很轻的,王力推开了门,冷眼看着那张曾经他们新婚用的床上,那二个没有丝毫廉耻心的男女在那上面翻云覆雨,十分投入的狗男女并没有发现这房间里又多了一个人,仍然沉浸着彼此带给双方的欢愉。

    王力反倒是不急了,他从地上捡起一包烟,走到一旁坐下,点着,慢慢的抽,一边抽,一边回忆他跟他所谓的妻子中间的点点滴滴。

    他发现,他对他的妻子的确有过愧疚,因为他不能给他妻子一个孩子,所以他加倍的对她好,她想要什么,他都想办法弄来给她。

    可是,尽管这样,这个女人还是背着他跟别的男人有一腿。

    她若是真心想要离开他,他会放她走,可是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侮辱他?

    她跟哪个男人好不行,偏偏要是他的兄弟?!

    这是他的兄弟啊,一起长大,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啊!

    他们是怎么,是怎么——

    王力回忆不下去,掐掉烟头,握着柴刀,缓步的走到床边,慢慢的扬起柴刀朝背对着他,死命趴在他的女人身上运动男人的脑袋上砍去。

    就在这时,被男人压在身上的女人睁开水雾盈盈的眼,结果一睁开眼就对上王力那双面无表情的脸,冰冷无情的眼,还有他举着柴刀砍下来的动作。

    “啊——!!!”

    女人尖叫,慌乱的开始挣扎,脸上布满了惊恐与害怕,可趴在她身上的男人却以为她在玩情趣,低声笑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