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93章 25章:爱到杀死你,永远在一起。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夙浅眯了下眼,瞥着抖的跟个筛子一样的破刀“老子的血好喝吗?”

    ......

    抖有更厉害的破刀哽哽咽咽:不知道是什么味儿,不敢尝......

    “没事,你可以在咬一口。”

    哇~主人,你不要用这样的语气呐,我害怕~,破刀快要吓哭了。

    “咬!”

    夙浅的声音蓦地一沉,吓得破刀赶紧张咬狠狠的咬下去,咕咚咕咚就是几大口,然后小心翼翼的回:喝,喝了。

    夙浅看着它喝完,伸手拂过纹路深邃的刀身,她指尖拂过的地方,金红色的暗光闪现。

    然后。

    “吾刃,卐解,出!”

    金红色的暗光过后,破刀瞬间爆发出一瞬刺目的蓝光,蓝光中这把看来起灰不溜秋的破刀还原成了双刃戟的模样,双刃戟又还原成了长枪,长枪继续原来成了一根冰蓝色的棍状模样,然后那棍状模样的兵器开始分解,重组,最终组成一柄长五十,宽十五的犀利长刀。

    长刀通体漆黑,偶尔蓝光扫过,刀柄暗红,金丝盘绕成古怪的纹路,隐约的似是有符咒的痕迹。

    障刃就出现了。

    障刃。

    古语有云:

    障刃一出,星辰剧变;

    可劈山河,可斩日月。

    神亡刃下,魔消刃尖;

    拥障刃者,位临至尊。

    只是那障刃,让神魔都闻之巨变,不属于六界的兵器已经消失上万亿年,让所有曾见识过它威名的那些人都不得其踪。

    障刃从古至今没有人可以拥有它,曾经听闻过它有一任主人,而那主人最后却亡于它的反噬之下,自此消失不见。

    而如今,这障刃就这么出现了。

    只是,没人认出它,没人知道它。

    夙浅甩了甩这把笔直的长刀,从那漆黑的刀身里瞧出自己的那双眼睛,那双眼睛,此时眼白赤红如魔,眼珠银白如月,发丝飞扬,无风自动,乍看过去,犹如遗古战族。

    她歪着头看着坑里神色略显惊变的男人,神色苍冷,眼神亘古,声音梵幽,冷若雪山。

    “汝,与吾约战?报上名来,吾不杀无名之辈,不战无名之人。”

    而与此同时,有关于夙浅的资料开始狂躁跳跃,冲击成乱码,尤其是那魂力为零的数据直接爆成一片黑暗。

    被直接屏蔽了,联系不到外界的系统沉默的看着突如其来爆发的宿主,它就知道这人不简单,数据探测不出结果只有二种可能,一种那便是跟本没有,另一种......它能力不够被屏蔽。

    虽然它也有这种猜测,可是却一直认为这种可能性微乎极微,近乎于没有。

    实在是因这它现在的等级太高,除去主神系统,它的排行便是第一,某些可能性比,它是可以和主神系统并肩的,所以想要避开它的探测,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所以它才一直规避这种可能性。

    而现在.......

    它的心沉了一沉,这才第几个位面她就控制不住自己了?若是在这样一直走下去,那么......

    胥长归唇角蠕动了片刻,察觉自己竟然无法发出声音,他苦笑一声。

    还是比不上呐,每每以为他要追上她,可以把她纳入怀中的时候,她就更加的莫测与诡异。

    而现在,无比明显的感受到她跟他不是在一个层面上的,在他还是顾殷时,他勉强可以压制她;在他是胥辞时,他舍不得动她;在他是银面时,他更加舍不得。

    他已经失去她一次又一次,每一次她都是潇洒的来,毫无眷恋的走,虽然每一次他都走在她前头,可是他知道,她不在乎他,所以才可以那样冷静的看着自己的死亡,甚至第一次还是死于她手,而他满是无力。

    可是上一次,她走在他之前,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去,无比清晰的感受到抓不住的恐慌,以及她毫不在意的失去。

    所以他发誓,永远不会让她走,哪怕万劫不复。

    可是呢?

    可是现在呢?

    又一次啊。

    “你,是谁?”胥长归声音干涩沙哑,紧紧的握着拳头才能压制住自己的颤动,不让自己一身狼狈的站在她面前。

    “吾?”

    对面的人,眨了下眼,略微的扬了扬唇瓣,似是在笑,又似是没有。

    那瞬间,有说不出的感觉在在场的二人心中升起,好似有些苍凉,好似有些荒芜,好似有无穷无尽的冷意蔓延,可是又好像是他们多想了,其实是什么都没有。

    此时的她,在二人眼中,就像是那至高无上的神祇,在他们心中,离他们那样近,又离他们那样远,远到在九重天宫,他们都攀爬不上。

    这就是差距。

    这就是距离。

    这就是她的不同。

    “吾乃——”

    她正要说些什么,忽的眸子一眯,尽显妖异,立刻从高高在上的神祇虚化成更加不可触摸的,无法形容的存在。

    她扬手在自己的额心一扣,直接从里面拽出一个虚影,那虚影在她白嫩的掌心幻化成一个漆黑的魔方。

    系统……

    好么,原来还有更变态的。

    它已经不是绝望可以形容了,而是恨不得从来都没存在过!

    “始初?呵~真是让人怀念呐——”

    她似笑非笑,捏在指尖把玩,直直穿透这漆黑的魔方看向未知的虚域。

    “来,小初初告诉本座,他想干什么?”

    某个区域里的首脑,亦是主神系统,蓦地一抖,差点儿从悬浮的能量箱上面掉下来,一脸惊恐“你你你你你——”

    “啧,这才多久没见,你怎么就变成这幅德行了!不是一般的窝囊呐~”

    少女似笑非笑“怎么没认出本座来?还是说——”

    她读取了一下脑子里的记忆,然后脸直接一黑,那个智障!那么些脑残的事情她也干的出来?

    啊,实在不想承认她是自己的一部分,那么不要脸的事儿她还玩的挺乐乎?

    之前怎么就没有这么不要脸的属性?

    她捂了捂额头,眼眸深处划过无奈,算了,她高兴就好,当年的事在她心里留了一定的伤痕,能够愿意醒过来已经不错了,不然她也不知道要沉睡多久。

    凰九,我们之间的账该好好算一算了,这一次你又想干什么?

    嗤——

    我也是睡蠢了,能让你做出这等事,除了那个人还有谁?

    你还真是不死心呐,都这样了你还费尽心机的要把那人唤醒?让那人醒来再抛弃你一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