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90章 22章:爱到杀死你,永远在一起。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这人已经药石无医了,估摸着连男人都要望尘莫及,所以她这是彻底放飞自我?放弃治疗了?

    呵呵 ~

    很好,这很宿主,妈蛋,不是一般的渣!

    它要回去下个零零跟云云,让它们以毒攻毒,相爱相杀,彻底扫黄!

    唔,也不知道它俩谁让谁下,谁守谁攻?

    ......

    特么这到底谁药石无医?谁渣啊!你丫敢当着老子的面说吗?

    夙浅看得津津有味,一边看一边啃着不知哪儿摸出来的果子,咔嚓咔嚓的咬,还不忘一边在那里指指点点的点评。

    “怎么辣么笨?戳他眼睛啊!不戳眼睛挑鼻孔也成啊!啊啊,那样不对,你应该直接爆他菊花这样才终生难忘!”

    澄宝梵扫出去的腿一抖,差点儿没跟郁长归来个对对碰!

    而郁长归也是满头黑线,这个死丫头怎么尽出这种阴损招?他们是在很严肃的厮杀!你造不造?!他们是不死不休的厮杀!你明不明?!

    你丫到底在捣什么乱呢?不来帮忙就算了,还有后面抽底火?怎么这么欠收拾?

    话说她是不是干过这种事儿?所以才这么熟练?

    很好,这个死丫头还有这种猥琐的属性?他也是醉了。

    澄宝梵抿着嘴站稳,回头,看着树桠上蹲着跟个猴子一样比比划划,恨铁不成钢看着她的夙浅,嘴角略微有些抽搐,会长,你到底怎么了会长?怎么越加不着调了?

    那么 ...... 唔,不要脸的招式,您到底跟谁学的?到底是谁把你教坏的?弄死他!

    澄宝梵眯了眯眼,古板呆滞的眼眸里杀气一闪而过,是不是温折息那个智障?

    绝对是他!不用问了!

    只有他才敢在会在会长面前跟个脑残一样说东说西,不伦不类的!很好,回头把他的学分给当了,让他今年毕不了业,再坐一年!

    要是还改不了,还敢在会长面前脑抽脑残,继续再坐一年,一年不行二年,二年不行三年,三年要是还不行,那就直接把他当成老学生,一直坐到胡子白头发白,反正温家有会长一人就够了,他要不要无所谓!

    莫名背锅,可有可无的温折息 ......

    喂!臭丫头!关老子毛事儿!老子特么还在床上躺着挺尸动不了呢!这特么就是你那会长干的!老子最近都没去上学,你丫眼瞎啊看不到?你这副会长到底怎么当的?学生都失踪了,你怎么没点儿行动啊?

    妈蛋!你丫的心到底偏到哪儿去了?后背心啊槽!

    啊——

    好生气!

    不要以为你是那恶趣味的男人领回来的孩子,老子就不敢收拾你!

    放学给老子等着别走!后山见!!

    ……

    这架是没法打了,所有严肃满含肃杀的气氛愣是被这根搅屎棍给破坏了,还打个屁啊!

    郁长归却松口气,这学生可不是一般的难缠,跟影子一样无处不在!

    他扒拉了把头发,一身整齐严谨的黑色西装上沾染了凌乱的灰尘与污垢,让他看起来像个落入凡间的贵公子一样,充满了不羁与野性的蛊惑美感。

    夙浅有些感叹,这蛇精病当真长了一副好皮囊,有谁能够想到这人其实是只行尸走肉来的?

    澄宝梵收敛浑身的杀气,让自己静的像是融进空气里一般,然后哑不悄悄的迈到郁长归身,偷偷的瞄了眼戏谑看着她,却没有丝毫提醒郁长归的夙浅,缓缓的伸手就要把那符咒贴在他身上。

    被莫名束缚的骷髅头欲哭无泪,这是天要亡它啊!!

    这特么到底是些什么人啊摔!

    有这么大的外挂,你丫怎么不去窜天啊,欺负它着手无缚鸡之力的骷髅头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嘛~

    而郁长归莫名的就是寒毛一竖,想都没想立刻闪身,谁知。

    “啊——!”

    夙浅突然大叫一声,吓得郁长归一抖,迈出去的脚步下意识的一顿,而这一顿就让澄宝梵有机可趁,她快速伸手,把符咒贴在郁长归的后背,然后直接闪开。

    .......

    郁长归那张漂亮极了的脸,瞬间扭曲了一下,眯着眼阴沉的盯着那笑得不怀好意的女人,咬牙“温——久——末!!”

    “干什么!”夙浅瞪眼,不爽了“干老子屁事!你丫吼个屁啊吼!亮你嗓门儿大啊!老子没有吗!”

    郁长归被这个无耻的死丫头给气笑了“你以为我不知这符咒是你的?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故意吼那一嗓子的?嗯?”

    夙浅抖着腿,双手掐腰,冷冷一笑,无比嘚瑟。

    “你哪只狗眼看到那符咒是老子的?你叫它一声看它敢不敢应?它要是敢应那就是老子的,它要是没应那就不是老子的!你叫啊,你问啊!格老子的!你啥证据都没有就敢说是老子的?拿不出证据,那就是没有证据,没有证据你就敢胡乱栽赃冤枉老子,那可是诽谤!诽谤是犯法的你造吗?老子是可以告你的!可以让你去吃牢饭的!再者——”

    她咧咧嘴,无比嘚瑟的笑容突然有些阴气森森。

    “怎的还不能让老子叫一声了?学院是你家开的?树是你家栽的?你丫是管理协会的?这管的不是一般的宽!妈蛋!嘴长到老子身上你丫管的着吗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言论自由?老子看到一条蛇被吓到了叫一声关你屁事啊!老子害怕不行啊!老子就叫!就叫!啊啊啊——,怎样?怎样?你咬我啊!咬我啊——略略略略 ~ ”

    郁长归 ......

    来个人!把她弄死!弄死!快点儿!快点儿!这样不要脸惹人无比生气的女人要来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

    你特么把什么话都说完了,还让老子说个屁啊槽!

    他到底中了什么魔才看上这么个东西?!这么个玩意儿要是天天就这样怼他一脸,他绝对早衰早死!

    还喜欢?喜欢个窝窝哟!不喜欢了!死都不喜欢了!!

    爱谁谁谁要!老子要退货!退货!退货!!

    澄宝梵低头抿着嘴笑,唔,炸毛的会长太可爱了,像只小野猫。

    尤其是恶意怼人,故意怼人的时候,气性大的,怕是都会被直接气成脑溢血跟心肌梗,晕厥过去,进医院去了。

    气性浅的,估计觉得自己还不如直接晕死过去一了百了,省的被气出什么毛病,自己还不知道,多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