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87章 19章:爱到杀死你,永远在一起。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噗——

    少女,你这样的思想很危险呐!

    郁长归虽然是个蛇精病,可不得不说他除了有一副好嗓子外,学识与修养还是很到位的,当然还有他那一张十分神鬼泣的脸,前提是别丧尸化,的确能看。

    好吧,好吧,不丧尸的话,那不是一般的好看,颜值狗的福利。

    虽然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冷,莫名的觉得不好亲近,可是讲课却十分风趣幽默,让人趣味连连之下莫名的就记住了他教习的课程。

    只不过......

    这人出来怎么没把自己的尾巴扫干净?

    夙浅眯着眼看着无数黑雾从四面八方涌进来,钻进他的身体里,而他的肉.体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更加有光泽跟勾人了。

    唔......

    夙浅咂摸着下巴,这人是仗着旁人看不见,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的吸引,吸收杂碎?

    这货也不知道跟不跟那几个死去的小鬼是一伙的,不过话说,她十分讨厌这个气味呢。

    臭死了!

    夙浅指尖一晃,把双刃戟提前从小黑屋里提出来,在它身上加持了隐身术,然后冲着郁长归挑衅一笑,手腕一转,双刃戟扑腾着迷像的小翅膀就朝着他飞去。

    ......

    郁长归眸色一暗。

    这玩意咬起人来可是毫不手软的,能让他这个没有痛觉的人都能感觉到那不一般的疼,可想而知有多变态。

    好似这东西咬的不是他的身体,而是他的灵魂。

    双刃戟本来是想一大口把那些黑雾杂碎给吸了,夙浅威胁性的捏了捏指尖“嗯?”

    很好!这破东西是越来越没有下限了,什么特么的都吃!

    双刃戟抖了抖,想着自己刚从小黑屋里被释放出来,以免再被关进去,大黑最近都不搭理它,它在里面也没什么玩的,所以还是算了,老实一会儿吧。

    默默的放弃那可爱的小零嘴,转头冲着神色略显紧绷的郁长归就是一大口。

    “啊呜~”

    “唔——”

    郁长归闷哼一声,额头上的冷汗都出来了。

    夙浅嘴角一抽,不是,你丫不是丧尸吗?丧尸也会流汗?妈的,她绝对遇见了一个假的丧尸!

    这年头丧尸如此人性化,还让人类怎么活?

    “老师,你是不是不舒服啊,看你一脑门子汗。”

    蓦的,夙浅开口,有些担忧的问那神情明显就不太妙的郁长归。

    只是姑娘,你在问这句话的时候,神情要不要如此幸灾乐祸?说话他这种状况到底是谁造成的?

    贼喊抓贼,没人比你玩得更溜了!

    郁长归无奈之下有些哭笑不得,这人报复他的手段真是幼稚啊,可就是让他痛的说不出口。

    真是......恶劣。

    “咦?老师看起来好像真的是不舒服的样子,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

    “是啊,老师的神色看起来好苍白,还流了好多汗——”

    一些同学有些担忧。

    郁长归牵强的笑笑“无事,继续。”

    啧~真敬业呐!

    不再给你加点儿料,实在对不起这么敬业的老师。

    夙浅在口袋里掏吧掏吧,掏出一个符咒,这个不好,又掏一个,这个还不好,继续掏,直到掏出来无数张后,才从里面扒拉出一张比较好玩的符咒,夙浅捏着那张符咒,笑得有些贼,还有些欠。

    郁长归看着她那不怀好意太明显的笑容,眼皮子一跳,当机立断的收拾课本,拳头抵着唇咳嗽了几声“咳,剩下的时间自习,我去趟医务室。”

    说完,在夙浅快把那张符咒甩到他身上时,他麻溜的闪出教室,速度快的让人咂舌。

    老师这是实在难受的忍不住了吧?

    不然怎么跑的那么快?

    夙浅有些遗憾,啧,跑的挺快,可惜了,原本还想让你来表演个大变丧尸呢,结果......

    略有些无趣的把符咒全部塞回口袋里,她收拾收拾课本准备回去,澄宝梵看着夙浅出了教室,这才缓缓的弯腰,移开脚,脚底下赫然就是一张纹路复杂的暗红色符咒。

    她捏着符咒,神色有些迷茫,脑海里光怪陆离的闪过各样的场景,快的她都捕捉不及,最后隐约的似是看到一个红衣少女身后背着一把大刀,那刀十分古怪,纹路深邃雕刻,闪动着莫名的暗红色光芒。

    有什么东西突然在少女四周闪现,快的让人看不出影子,那少女缓缓的抽出她背后的大刀,扬手一挥地动山摇,反转一收神泣鬼嚎。

    然后,澄宝梵的眼眸蓦的就是一缩,因为她看到那个少女转过身来了,而那个少女的脸赫然就是她自己!

    那个少女目光空旷的看着她,缓缓走来,红衣如火,黑发如墨,脚下步步生莲的朝她伸出手,唇角蠕动:

    归来。

    澄宝梵惊的差点儿把那符咒扔出去,额头上都冒出了汗,抿着嘴,神色有些晦暗。

    这是......什么?

    那个老师身后的黑雾又是什么?

    会长......

    她甩出去的那冰蓝色的小东西,又是什么?为什么会咬人?

    莫名的,她觉得她生活了十多年的世界是如些的陌生,陌生的都让她有些自我怀疑,她到底是不是活生生存在的。

    是她太无知了,还是有些事,被掩埋了下来?

    这种未知的出现,让她更加请倾信于后者,因为会长的神情看起来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与陌生,而老师身上的那种气息让她十分厌恶,就像是传说中的恶魔。

    澄宝梵一怔,恶魔?

    吸食黑暗的东西,那可不就是恶魔吗?

    指尖微微收紧,会长会不会有危险?毕竟那种东西可是让人防不胜防的。

    她捏着那张符咒,微微垂眸,恍惚片刻,眸色一厉。

    恶魔吗?让我来会会你!

    澄宝梵若无其事的从位子上站起来,抱着书尾随郁长归去了医务室,医务室里没有人,郁长归松了松领带,坐在床上,侧眸看着走过来的黑发少女,少女长得十分精致可爱,圆圆的包子脸,让人十分有上去捏一捏的冲动。

    那黑发少女走进来,歪着头看着他,声音浅浅,古板呆滞“老师我手流血了,可以帮我看看吗?”

    这么说着,那少女就走到他面前,把流着血的小手递给他。

    郁长归被那血液的芬芳气味勾的眼眸一暗,眸内红光一闪,等他再次抬眼看过来时,那里面已经恢复如常,他微微一笑,便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