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76章 8章:爱到杀死你,永远在一起。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末了。

    夙浅狠狠的把他的眼珠子给抠了出来,捏在手心里把玩,指尖的白嫩细腻,眼珠的血红乌青,二者极为鲜明的交融在一起,画面充满了美人的诱惑与鬼魅的沉沦。

    极为勾人,又极为骇人,就像生长在沙漠里的罂粟,明知有毒,却仍然为那一抹朱红而头破血流,万劫不复。

    “说!你特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破碎到不成样子的郁长归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变成温久末的样子的?纵然你的肉 . 体能弄成跟温久末一模一样让人觉察不出任何问题的存在,你的灵魂怎么也会是温久末的模样?”

    啪——

    夙浅把郁长归的眼珠子捏爆,让人诧异的是,她的指尖并没有被血迹污染,干净的一如往如。

    夙浅冷笑了一下“老子就是温久末,你丫眼神有问题看不出来,关老子什么事儿?老子是你的百科全书啊,什么都帮你把答案找出来?使唤老子使唤的挺溜,谁给你的胆子?”

    忽的,夙浅阴阴一笑“你说,要是在老子的梦里把弄死你,现实里会不会也挂掉?且你的好搭档来不来急救你?它一定不知道你如此擅做主张吧?”

    那种东西别的没有,见风使舵的跟天然危机感到是挺直的。

    郁长归抿着嘴角,他感觉的出来,她是真的想杀他“我——”

    他刚想开口说话,夙浅直接敲了敲迷你版的双刃戟“吃了。”

    双刃戟迟疑了下:好丑!

    噗——

    你丫什么时候点亮了颜值这种东西?

    夙浅嘴角一抽,眉毛一竖“吃!”

    好吧,好吧。

    双刃戟十分无奈的妥协,谁让她是主人呢,主人的话永远都对的,主人的话永远都是圣旨,主人的话它永远都不能反驳。

    所以,吃呗 ~

    十分委屈的双刃戟凭空开了一只大嘴,啊呜一口把碎成肉泥都没有死的郁长归吞下去,吧唧吧唧嚼的很香。

    夙浅……

    不是,说好嫌弃好丑,不想吃呢?这一眨眼功夫就吃的这么香这打脸不是一般的快吧?

    跟谁学的这么没脸没皮?出去不要说是老子的武器!丢人!

    嚼吧嚼吧囫囵吞下去的破钢棍儿竟然满意的打个饱嗝,咦?味道意外的不错,跟那条大黑龙一个味儿,好吃!

    它身上的蓝光刷的一下亮了,口出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好吃!还要!

    ......

    夙浅眼角一跳,磨牙“给老子滚!叛变的不要太明显你这个死吃货!!怎么不吃死你?那么恶心人的玩意儿你也吃的下去?”

    破钢棍儿有点儿蔫,好吃,跟大黑一个味道,人家想念大黑了嘛 ~

    噗——

    夙浅吐血,有些惊悚“你特么什么时候背着老子偷吃了一条龙?!”

    妈哒!

    这棍子要上天啊!

    龙它都能吞下去啊卧槽!这到底还有什么是它不敢吃的?!

    ......

    说露嘴的破钢棍儿有点儿发虚,直接连招呼都不打,遁了。

    夙浅 ......

    跑?跑个屁!在老子手里还想跑?老子送你去死信不信?

    “给老子说清楚!你特么到底背着老子干了多少好事儿?说!别到某一天老子一回去全特么是敌人!”

    嗯,虽然老子现在的敌人也不少,可那些敢对老子下手的人全特么去做古了,所以老子现在没敌人,是个好人来的!

    ......

    原来好人还可以这么用?这特么没敌人就是好人了?真是莫名的就被科普了一脸好人与坏人的区别,真的。这脑回路太清奇,开着宇宙飞船都比不上!

    破钢棍儿装死,大有一副任它天崩地裂,唯尔不动如山的架势,看得夙浅直接黑了脸,妈的!造反啊!!

    咦?不对,她好像想起了一个什么梗?

    怒火中烧的夙浅突然灵光一闪,张嘴就道“古刹墓!”

    已经遁了的破钢棍莫名的抖一抖。

    .....

    夙浅被气笑了“好么,原来在那墓地里还有那么一出戏没让老子知道啊!棍子,你出来,咱们聊聊人生,谈谈理想。”

    她的语气诡异的平静,平静的让破棍子直接装死,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重要的事情要说四遍才显真诚,嗯,它很真诚的。

    就,就,它把你弄晕,我咬它一口,然后它就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呵,老子信你就有鬼了!

    夙浅被气笑了,伸手掐了个诀“关禁闭!”

    哎?!

    不要啊!主人我错了!真的错了!真真的错了!我没咬它!我真没咬它!我是把它吃了而已,到现在还没消化呢?要不我吐出来给你?

    ......

    夙浅眼皮子一抽,直接把它关小黑屋去禁闭,这玩意儿怎么越来越恶心了?吃下去的东西再吐出来给她?亏它敢想!

    另一方,古堡里。

    “唔——”

    在黑暗中窥视一切的郁长归,突然全身痉挛的倒地直抽搐,直接都把藏在他身体里的骷髅头都给排斥出来了。

    被排斥出来,悬浮在郁长归上方的骷髅头一惊,略微变色“发生什么事了?”

    “不对!”骷髅头刚问出声,下一刻它的神色都显得有些惊惧“你入了那个女人的梦?!”

    “该死!该死!该死!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随便去招惹她的吗?都跟你说了她很危险,跟你前十几个女人不一样!你怎么不听?!”

    “看看现在,被反噬了吧!你想死别拉着我!”

    骷髅头显得极度暴躁与不耐烦,还有些惶恐的不安,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女人给它的感觉太危险了,危险的好像曾经它们交过手,而它惨败于她的手下一般,那种从灵魂上带来的颤粟太过于清晰,清晰到想让它忽略都难!

    可是它并不记得它们之前有所交集过!

    所以到底特么是怎么一回事儿!普通人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能耐?那个该死的女人到底是谁?!它要是现在都看不出来她跟本就不是前十几个温久末,它就真的可以去死一死了!枉它活了这么久!

    骷髅头那浅灰色的虚浮身影好似被削薄了一层一样,显得更加缈然与稀薄,那一碰就碎了的模样,好似随时都会消失,难怪它这般忧虑跟焦躁了。

    “闭嘴!”

    痛疼难忍的郁长归猛然喝斥,那阴冷如魔的神情与声音,愣是让极度不满,忧虑跟暴躁的骷髅头闭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