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48章 5章:呦宝贝儿,来啊,造作呀!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老子媳妇儿谁,关你屁事!”夙浅双手一拍,放双刃戟咬鬼!

    一般带面具的货都是长得天怒人怨的,这张脸一定漂亮,让破钢棍儿咬咬,她是不是也会变漂亮?

    嗯,这个可以有。

    上!大黄!咬死他!

    .......

    破钢棍一个踉跄,大黄是个什么鬼?!

    主人你不要老是给我加什么奇奇怪怪的名字好不好?

    人家是有名字的!是有名字的!是有——名——字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主仆二人双面夹击,把银面鬼王揍得咝咝抽气。

    “商绮!”

    银面鬼王暴走了。

    “干嘛!喊魂儿啊!你丫到是还手啊!”夙浅瞪眼,这货怎么每一次她找他干架,他都是不还手的?没劲!

    刚要收回双刃戟,夙浅一个力道没佘住,直接撞在了银面鬼王的下巴上,哐当一声,他脸上的面具被撞到了。

    ......

    银面鬼王脸色微变,他赶紧转身,扬手吸起面具戴上。

    可是晚了。

    夙浅看到了他那张脸。

    平静清浅的眼眸里蓦的有些怔忡,下意识的她伸手拽住了他准备离去的袖摆,唇角蠕动,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没有开口。

    指尖在他衣摆上划过,轻轻的,柔柔的,带着搔痒难耐的柳絮落在心间。

    那瞬间,她好似又听到了那人的声音。

    他说:

    沫沫,若有来生该多好,我还想粘着你,看着你,守着你。

    然后,继续喜欢你。

    眼眸里有微光一闪而过。

    来生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有。

    可是现在,她却不确定了。

    夙浅突如其来的安静,让银面鬼王蹙起了眉,回身“吓到了?”

    夙浅嗤笑一声“长得真丑!”

    ......

    银面鬼王磨牙“不用你说!男人要的是实力!要脸干什么?”

    “哦,可是女人有四爱,颜值高,身材棒,器大活好,身份高。难怪你万年老光棍儿,敢情长得对不起大众。”

    ......

    银面鬼王胸膛起伏了几下“商绮!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你丫用你那狗嘴给老子吐个象牙出来看看?”

    银面鬼王.......

    该死!他竟然无言以对!

    啊呸!

    他才不是狗!

    银面鬼王有些忧郁的伸手摸了摸戴着面具的脸,他这张脸的确不能看,他自己看了都恶心不要说别人了。

    女人喜欢颜值高,身材棒,器大活好,身份高?

    商绮也是女人,她也喜欢这样儿的?

    他身材挺不错的啊,身份也够高,呃,咳咳大兄弟也不小,至于活儿么,他多看看春图练习练习就好了,唯一的缺点也就是他这张脸了。

    .......

    该死!

    早知道当初不应该急于冲个修为,结果一个反噬,把脸毁了!

    能不能倒带重来?

    纵然不用看,也知道这货有多纠结,多郁闷,多想死。

    啊,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

    夙浅清浅平淡的眼眸里荡漾起笑意,她最喜欢欺负傻不愣登的胥辞了,每次看到他那张清隽无俦的脸上露出了那种要哭不哭,想说又不敢说的委屈表情,她就开心到放肆的大笑,太好玩了。

    嗯,也仅仅只是好玩而已。

    夙浅伸了伸懒腰,回头看着那一群成背景的大小鬼王,眼一瞪“干什么?老子的戏是那么好看的?皮松了,要不要老子再给你们紧紧?”

    呵呵。

    大小鬼王们无语望天,麻溜的闪人,啊不对,是闪鬼。

    搞了半天,商绮这只疯婆子压根儿就不是银面家的?

    既然不是银面家的,他们跑来告什么状?这不有毛病吗?没看到商魔头对着银面都能干起来,还不要说他们了。

    走吧,回家吧,实在不行就挪窝,老子不要这地盘儿,回头离你十万八千里抢别人的去,看你丫还能不能找得到,再欺负鬼!

    夙浅整天都在干架,这一片区域干完了就下一片,下一片区域干完了在下一片,愣是干遍一整个鬼界,连地府她都去溜达了一圈,愣是让那些鬼怪看到她就直接闪,抛家弃子的啥都不要,只想着要怎么逃命,而那些跑不了的就只能跪地叫祖宗。

    阎王也十分无奈,这人命格比较特殊,他管不了啊。

    至于上报,只要他敢,她回头就把她的阎罗殿给拆了,她已经不是干那么一回两回了。

    他阎罗殿的装修费都是好几大笔钱,没有公款可以用,他只能自掏腰包,他都快心疼死了好不?

    还敢上报?指不定回头商魔头就直接把他的阎罗殿抢成她自己的了,到时候他找谁哭去?

    银面那个王八蛋,竟然还敢威胁他!

    不愧是一家子,真特么不要脸到了极点!

    夙浅的大名简直就是已经臭到了极点儿,她自己反而玩的不亦乐乎,直到五百年过去了,单凌舟出生了。

    在单凌舟出生的那刻,夙浅就想暗戳戳的把他弄死。

    系统直接又给了她个窜天雷,把她炸成了黑炭,并发出了警告。

    夙浅口吐黑烟“统子!你丫想造反?!放窜天雷是几个意思?”

    系统冷笑

    夙浅......

    擦,这系统越来越精明了,下次小心点儿,绝对不能让他察觉。

    系统:你当老子是摆设?

    夙浅:你丫难道不是摆设?

    系统:它竟然无言以对是个什么鬼?

    单凌舟出生的时候,夙浅就在旁边,她是看着他出生的,他从一生下来就没有开口哭过,那双黑泠泠的大眼里沉寂如墨。

    夙浅冷笑,她就知道这厮绝对有问题。

    看吧,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怎么可能不哭?怎么可能露出那么冷静的眼神?

    既然是个婴儿就要有个婴儿的样子!

    夙浅阴阴一笑,握着迷你版的双刃戟一下又一下的戳着单凌舟,让双刃戟一次一点儿的吸食单凌舟的血,她还就不信了,老子不能正大光明的搞死你,暗戳戳的来还不行?

    一次喝你一点儿血,让你丫长大贫血,让你丫的身体成破药罐子,看你还怎么想着弄死老子!

    结果双刃戟只喝一口就不干了。

    啥情况?

    这吃货竟然放着眼前的美食毫不心动?甚至还一脸嫌弃?这绝逼有问题啊!

    有些懵逼的夙浅甩了甩突然有些奄奄的破钢棍儿“喂棍子,你抽什么风?这是中毒了还是怎么着?怎么跟失恋似的,蔫头巴脑?”

    『好臭!好恶心!好难喝!』

    一连三个好,可想而已对于吃货来说的破钢棍儿而言,这是一件多么可怕以及恐怖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