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39章 10章:Girl,原来你在这里。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系统有种不太妙的预感,这个位面怕是要完。

    不要问它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因为这渣宿主有前科。

    上个位面的顾殷,她说干掉就干掉,惹得天道把她驱逐。

    这个位面......

    这小鬼,渣宿主会心软?

    依它看,估计难。

    温润如玉的玉清少年,她看不到眼里;清酷矜贵的西楚墨久,她不夹眼角;荷尔蒙满满的顾殷,她说杀就杀,那就更不要说面前这个还什么都不是的小破孩儿了。

    想让夙浅心软发善心,它看怕是要等到铁树开花,四海水竭了。

    夙浅没说话,面无表情的收回脚,垂眸“松手。”

    声音清浅平淡,不起微澜。

    胥辞一颤,快要哭出来了,手指蜷缩了一下,还是没有松开。

    “我说,松手。”

    夙浅一瞬不瞬的看着拽着她不放手的胥辞,凉薄平静的眸子里空空如也。

    胥辞的眼泪一大颗一大颗的往下掉,喉咙里发出如小兽般低低的呜咽。

    那些医生护士实在看不下去了,忍无可忍的插腔“小姑娘两个人相依为命是最幸福不过的事了,我不知道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有什么事是不能好好解决的呢?”

    “你看,刚刚这个小男孩都没有任何生命征兆了,可是你一来,他就重新活了回来,这简直就是奇迹,是一件值得庆幸与庆祝的大好事,所以,还有什么事是不可以重新原谅的呢?”

    夙浅连眼都没抬,弯腰,一根一根的把胥辞的手指拽掉,她拽掉一根,胥辞就重新蜷缩着手指抓住,到最后胥辞的十根手指头都让夙浅掰断了。

    胥辞没有手可以抓,就用牙齿去咬住夙浅的裙摆,夙浅直接撕掉被胥辞咬住的地方,抬脚,转身,走了。

    被她抛在身后,失血过多的胥辞颤抖着,倔强的支撑着身子爬起来,踉踉跄跄的跟了上去。

    那些医生护士们赶紧阻拦,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愣是不敢插手阻拦那个小姑娘,那个小姑娘身上有种莫名的威压,让他们不敢像平时一样肆意的说教,好似只要他们敢开口,那个小姑娘就敢杀人一样。

    比如说刚刚那个开口插话的女护士,那个小姑娘在路过她的时候,斜眸看她一眼,那一眼犹如看一个死人,愣是把那个女护士吓的躲起来瑟瑟发抖。

    他们从来没见过如此可怕的孩子,那个小姑娘好似是披着人皮的恶魔。

    稍有不注意,就把人吞噬的尸骨无存。

    小男孩儿他们到是敢拦,可是他们拦不住啊。

    谁敢拦他,他就咬谁,那几个医生护士的手都被那个小男孩儿咬的鲜血淋淋,十分吓人。

    明明是一个失血过多,且还身体十分虚弱的孩子,可他愣是凶狠的犹如小兽,谁敢动,咬死谁。

    可是他偏偏只有在那个小姑娘面前,绵软的像只小兔子。

    无害,乖巧,虚弱又可怜。

    这大约就是可怜之人必可恨之处吧。

    后半夜的城市人烟稀少,伶仃少许。

    夙浅在前面走,她的身后跟随着一个踉踉跄跄,蹒跚着向前走的小身影。

    系统看的欲言又止,小心翼翼的问

    “管毛,老子跟他很熟?他想讹上老子,还想让老子管他?老子是他爹,是他妈,还是他是老子媳妇儿啊?什么都不是,还想让老子惯着他?什么毛病?”

    系统有些讶异,它以为宿主是不打算回它的,因为此时宿主的表情太吓人了,就跟她想干死顾殷时的表情是一个样的。

    她没戳死胥辞,也没有把他胖揍一顿,都已经让它很意外了。

    夙浅好似知道系统在想什么,冷笑一声“马路又不是我家开的,我管天管地还管得了别人拉屎放屁?”

    系统......

    很好,它简直没话说了。

    咦?

    刚刚宿主好像有说,他又不是老子媳妇儿,凭什么惯着他?

    那是不是也就是说,他是她媳妇儿,宿主就会惯着他?

    系统直接问出口。

    夙浅眉梢一扬“废话,老子的媳妇儿,老子不惯着谁惯着?可是老子没媳妇儿,惯谁去?你啊?呵呵——”

    系统......

    怎么最后那二个呵呵,听着这么想扁人呢?

    怎么就不能惯着它了?

    它也很乖,很听话.....的,大概?

    咳咳。

    夙浅一路走回孤儿院,直接翻墙进去,洗了个澡躺床上睡觉。

    而胥辞就站在孤儿院的大门外,神色木然的看着黑漆漆的孤儿院,清透的眸子一片黯淡,不悲不喜,不痛不痒,像个被主人随手丢弃的木偶。

    后半夜满是星空的夜,忽然就下起了雨,起初是嘀嘀嗒嗒的小雨,后来成淅沥沥的中雨,再后来直接成了瓢泼万丈的大雨。

    大门外的胥辞直接被淋成了落汤鸡,本就失血过多的他,这一下是彻底病了,晕厥在大门外,奄奄一息。

    等第二日早晨,采购的阿姨准备出门采购时,有些惊讶的看着大门外躺在雨水里,被雨水泡的都有些发白的胥辞,脸色微微一变,赶紧招呼打着哈欠出来的门卫大叔,打急救电话,把这孩子送医院。

    失血过多,又被雨水淋了一夜,发了一夜高烧,胥辞的状态可想而知。

    当老首长接到东省打去的电话时,整个人都懵了一下,尤其是医院已经下了五次病危通知书。

    他们辗转很多种渠道才打听出这孩子竟然是老首长家的。

    他们当时都懵了。

    什么情况?老首长家的孙子怎么流落在外?

    而震惊过后的老首长直接暴怒了,立马乘了专机飞来东省,甚至还带来了在世界都排的上名号的医学界的老教授,与几个平日里几乎都见不到人的专家教授。

    一群人直接飞到了人民医院的顶楼上空,迅速的消毒进了手术室。

    而拄着拐杖的老首长,站在手术室门外,满面杀气,蛰人之势铺天盖地,他沉着声吩咐“去把那个孽障带来!”

    “是!”

    警卫员原地立正行礼,迅速去抓捕玉溪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