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28章 28章:我的殿下有毛病。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呵呵!

    夙浅想把那定魂珠砸在系统脸上!

    这破玩意儿对她有个屁用!

    她还需要定魂珠这种玩意儿吗?

    吗个叽的系统!奸商!奸商!奸商不解释!

    鸣凤殿。

    西楚月看着站在她面前面无表情且没有任何灵动的白衣少年,眼里晦涩一闪而过。

    她唇角蠕动,站起来,伸手抚上顾容止的小脸,嘴角发苦“阿止,不要恨娘,不要恨娘……”

    结果在西楚月刚要摸到夙浅的脸上时,夙浅暗淡无光的眸子蓦的红光一闪,手中双刃戟顿现。

    她握着双刃戟就朝西楚月削去!

    西楚月下意识的尖叫后退,可是为时已晚。

    鲜血弥漫,白衣染霞,西楚月倒在血泊里。

    夙浅心中的戾气竟然无法压制,巨大的飙风席卷整个鸣凤殿。

    呼呼啦啦,噗噗通通,乒乒乓乓,结实无比的鸣凤殿顷刻间坍塌成废墟。

    殿门外的宫女太监惊愕的看着废墟之上那个一身杀伐血气的太子殿下,还有太子殿下脚边躺在血泊里的皇后娘娘。

    顿时。

    尖叫响起。

    顾殷接到消息的时候脸色巨变。

    他直接抛下御书房里跪着的几人,朝着鸣凤殿跑去。

    玉清的心头微颤,夙浅离去时的那一眼,像个魔障一样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看到皇上如此行色匆匆,玉清心中有种直觉,一定跟太子殿下有关!

    他想都没来得及多想,顶着忤逆的罪名,也朝着鸣凤殿跑去。

    被撇下的夜孟非跟面无人色的夜如歌二人面面相觑,这是……

    出什么大事了?!

    夜如歌看着同样行色匆匆离去的玉清,心里有种古怪的感觉。

    顾容止出事了?

    紧接着,夜如歌也爬起来,跟了上去。

    “如歌!!”

    夜孟非脸色大变,这臭丫头还嫌不够乱?!

    他夜孟非就这么一个孩子,打小就无比宠爱,哪怕到现在他也不能置之不理!

    最终,他别无他法,只能跟了上去。

    而同样接到消息的西楚侯,直接碎了手中的杯子。

    啊,终究到这一步了。

    这是他最担心,也是最怕的结果。

    那瞬间这位一生戎马的将军,无力的像一个暮霭沉沉的老人。

    西楚墨久走进来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难受非常,爷爷怎么突然一下子……

    如此苍老?

    “爷爷?”

    “啊,小久啊,来的刚好,一起进宫吧。”

    西楚凌天叹息。

    西楚墨久越发不安了“可是出了什么事?”

    西楚凌天苦笑了一声“西楚家,怕是有大祸了。”

    “爷爷?!”

    西楚墨久惊愕“为什么这也说?”

    “走吧,进宫一切都明了。”

    西楚凌天摆摆手,很显然不想多说。

    西楚墨久一路忐忑,当他一眼看到坍塌成废墟的鸣凤殿时,整个人懵了一下。

    姑姑的鸣凤殿怎么……塌了?

    在当他看到一身白衣染血,且手握双刃戟,双刃戟还往下滴着血的太子殿下时,整个人都傻掉了。

    尤其是太子脚边还有躺在血泊里,正在被人施救的姑姑,还有四周那些宫女太监,看太子殿下那惊恐,惊惧,害怕,震惊的眼神后。

    聪慧如他,已经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脑中一片空白。

    他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太子殿下弑母!

    且,皇上还在……

    “阿止?”

    顾殷小声唤了一声。

    实在是此时的夙浅太过于骇人,那满身犹如地狱般阴冷蜇人的煞气,生生的让四周植物花卉瞬间枯萎,寸草不生。

    这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够办到的事情了。

    夙浅回头。

    冰冷凉薄的眸子一片平静,唯独眉心的朱砂痣泣血妖红。

    朱砂痣?

    他何时有了朱砂痣?

    所有人的心头都划过一抹疑惑。

    这滴血红的朱砂痣愣是让这清风霁月的皎皎谪仙公子,变得邪魅,邪气,犹如魔物。

    夙浅双刃戟一挥,破败的废墟旋地而起,她小手一伸,捏住从废墟中飞出来的小木偶。

    当看到那小木偶时,正在给西楚月施救的逍蕴之错愕失声“巫诛控魂?!”

    夙浅走到昏迷不醒的西楚月跟前,扬手朝西楚月刺去。

    “太子!且慢——!”

    “不要——!!”

    回过神来的西楚凌天跟西楚墨久连忙制止。

    夙浅理都没理,双刃戟刺穿西楚月的胸口,挑出一滴心头血滴在木偶娃娃的眉心。

    木偶娃娃眉心的红光一闪。

    夙浅眉心的朱砂痣亦是红光一闪,与此同时,木偶娃娃咔的一声碎成两半。

    夙浅眉心的朱砂痣凭空消失。

    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呢?

    西楚月以心头血驯养木偶,为的就是控制顾容止。

    可是偏偏,她遇上了夙浅,就注定了失败。

    夙浅甩了甩有些发胀的脑袋,看着四周神色莫测的眼神,勾起唇瓣,邪魅一笑,斜视着逐渐清醒过来的西楚月。

    似笑非笑“不作不死。”

    “你给的命,你已经收回了,往后的人生,你再也没有资格对本殿下指手画脚,西楚月,往后,顾容止与你没有半点瓜葛,记住了,这一次两清,下一次你绝对没有那个能耐在本殿下手中存活。”

    “你该庆幸,你是个母亲,不然——”

    夙浅手腕翻转,双刃戟脱手而出,直直穿透,偷偷摸摸朝她刺过来的夜如歌身上。

    夜如歌惨叫一声。

    瞬间被双刃戟吸食成了干尸。

    抽气声此起彼伏。

    喝饱的双刃戟冰蓝中散发着血红的金线,它在空中欢快的飞舞一圈,重新落回夙浅手里,夙浅手腕翻转,双刃戟消失不见。

    她转身离开鸣凤殿,头也不回。

    是夜。

    夙浅刚躺到床上,顾殷悄无声息的来到她的床边。

    夙浅……

    吗个叽的!这人是鬼吗?特么的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气息也没有,作死啊!

    顾殷抿着嘴,直直的看着夙浅,眼都不带眨的。

    “干什么!”

    夙浅握着双刃戟就朝他削去“三更半夜不睡觉,诈尸啊?”

    顾殷却丝毫不顾双刃戟会不会削伤他,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夙浅扑倒在床上,直接咬住她的小嘴,伸出舌头,在她的嘴里横冲直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