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26章 26章:我的殿下有毛病。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夙浅耸耸肩,垂头看着神色惊惧的夜大人,邪恶的勾唇一笑“怎么,你闺女没告诉你,她是怎么策反本殿下的暗卫,让那暗卫给本殿下下毒的?又是以何种原因给本殿下下毒的?夜大人你闺女受了委屈,你来找皇上哭诉,本殿下受了委屈可没来皇上这里告状呢。”

    “不可能!”

    夜大人想都没想直接反驳。

    夙浅一脸无所谓“不信拉倒呗,反正那暗卫还在本殿下的地牢里,且本殿下给夜如歌下的毒是七绝煞,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

    “啊,对了,本殿下可是有解药的,就是不知道她吃了一瓶的七绝煞,会不会直接去死啊?”

    夙浅从怀里掏啊掏啊,掏出一沓纸扔到夜大人面前“看看呗,你的好闺女曾经都干过些什么。”

    夜大人扫到那些证据,脸色巨变,额头的冷汗唰唰的往下掉。

    顾殷给一旁的公公使了个眼色,那公公直接把证据呈上来,顾殷扫了一眼,眸色也变了变。

    真心没想到,那么一个娇滴滴的姑娘,下起手来,比男人都狠!

    那些被夜如歌迫害过的姑娘们,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且那些姑娘们都是跟玉清有过接触的。

    哪怕玉清多看一眼,多说一句话,夜如歌都没有放过,这已经不是占有欲的问题,而是心理变态了。

    夜如歌所犯的事态比较严重,顾殷直接下令让人把夜如歌跟玉清传唤进宫。

    玉清一看到皇帝身边的公公时,心里咯噔一下,出事了?

    而夜如歌则直接瘫在地上,为什么公公会来?爹爹进宫了?

    该死的!爹爹为什么会进宫?

    谁告诉爹爹的!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御书房的气压有些低沉,夙浅歪在椅子里咔嚓咔嚓咬着水果,顾殷翻他一眼,这人怎么还跟没事人一样?这心不是一般的大啊!

    不过这种睚眦必报的性子,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夜如歌给他下一粒七绝煞,他就喂给夜如歌一瓶!

    这性子,简直了!

    真是让人一点辙都没有,因为这人当真是谁的帐都不买啊!

    这种唯我独尊,老子天下第一的性子到底随了谁?!

    当玉清踏进御书房,看到跪在地上的夜大人,还有一身纨绔不羁的夙浅时,忍不住在心底轻叹一声,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当夜如歌后脚也走进来的时候,玉清便知道,这次的事情怕是不能善了了。

    二人跪地叩拜。

    顾殷沉着脸不说话,直接把那些证据摔在二人面前。

    夜如歌一看到那些陈年旧事,整个人一软,完了,她想。

    玉清也在那些证据上扫过,抿着嘴眸光微沉。

    “说话!哑巴了?!”

    顾殷沉声“夜爱卿来告诉朕,太子昨天当街给夜千金下毒,太子说他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那么,夜家千金,你可曾给太子下毒?毒害当朝太子,你是何居心?!是想谋反!还是造反!?”

    “皇上赎罪!皇上赎罪!小女年幼无知,不知轻重……”

    “呵~”

    顾殷直接冷笑,打断夜孟非求饶的话。

    “太子给夜千金下毒,你哭的死去活来,非要向朕讨个说法,怎么,夜千金给太子下毒,朕就不能问你给太子讨个说法了?”

    “她夜如歌是你夜孟非的女儿,那么,他顾容止就不是朕的儿子了?!”

    顾殷震怒,他是真的后怕了。

    若是,若是他的小东西但凡不那么小心一点儿,一定会中标,到时候,他们拿什么赔?

    这天上地下,他们上哪儿在找个一模一样的小东西赔给他?!

    该死的!

    他们该死!!

    这么久以来,顾殷登上皇位十五年以来,这是他第二次震怒,是实实在在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暴怒的想要杀人!

    他毫不掩饰的释放自己的杀意与上位者威压,让地上的三人直接匍匐在地,冷汗湿了后背。

    于是,他们头一次知道,他们的皇帝对于太子是如此看重,夜孟非知道,他夜家算是完了,他们踩了龙之逆鳞。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更何况还是他们少年时期就南征北战,杀伐果断的皇帝?

    虽然这几年有所沉寂,可猛虎就是就算沉睡了还是猛虎,更不要说他们的皇帝那是实实在在的真龙杀神!

    夜孟非跟夜如歌面如死灰。

    玉清抬眸,看了眼神色莫名的夙浅一眼,不知在想什么。

    而夙浅却勾唇,神情莫名,不知是嘲弄,还是鄙薄。

    看的实在无趣,她站起来,冲着顾殷挥挥小爪子“没意思,走了。你们爱咋整咋整。”

    夙浅转身就准备走,顾殷的怒气愣是被她拍的七零八落,简直不知是要气还是要笑,这小东西完全不把自己的性命当成一回事儿的吗?

    莫名的他有种抓不住他的感觉。

    一个人连自己命都可以不在乎的,你还指望他在乎什么呢?

    顾殷的神色有些莫测,蓦然的,他竟然想不起曾经的太子是何种模样的,他所能记起的,有关于他的记忆,也就是他第一次上朝,飞扬不羁的神色,与那双清透凉薄到漠然的眼神。

    在那双眼里面,你什么都看不到,只有一片浓黑,绵延不绝的黑,黑的都有些渗人。

    “殿下——”

    在夙浅就要跨出御书房门槛儿的时候,玉清突然出声。

    “嗯?”

    夙浅回头“有事?”

    玉清唇角蠕动了下“如歌她……”

    “你这是向本殿下求情?让本殿下放过一个谋杀本殿下不成的人?”

    夙浅的眸光似笑非笑,愣是逼的玉清无法在开口。

    “真恶心。”

    夙浅吐出这句话,无视玉清瞬间惨白的如玉容颜,抬脚就走。

    她跟玉清的交情也就到这里了。

    当一个人明知道你不会放过另外一个人的时候,还开口求情,这已经说明你在他的心里,地位远没有那么重要。

    这是命,夜如歌是已经动手要她的命了,玉清竟然还准备求情,这说明了什么呢?

    不过,那是他的小青梅,求情也在情理之中。

    可是吧。

    她最恶心这种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