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20章 20章:我的殿下有毛病。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夙浅暗暗磨了磨牙,回头绝对弄死你丫的!

    小脸一整,威严顿显,到是能唬人“西北干旱乃人为,跟古凛有关,古凛皇帝理亏,割了七八十来个城池来赔偿,嗯,就是这样。”

    顾殷:你确定你没有威胁外加教唆?那臭虫可没那么好说话。

    一殿子大臣……

    殿下,您这么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微臣们真信了!古凛的皇帝,那是跟臭虫一般的人物,他们都不乐意跟他打交道,倒也不是怕他,而是那人跟只癞蛤蟆似的,说起话,办起事的时候忒恶心人了!

    就这么个恶心人的玩意儿,会这么爽利的割地赔偿?

    这不是来玩笑呢吧?

    古凛皇帝:老子怎么就是癞蛤蟆了?你们特么当老子愿意啊?这王八糕子不给老子活路,老子有什么办法?难不成真成亡国奴?

    “既然这样,太子想要什么奖励?假期不行,已经奖过了,换一个。”

    顾殷直接打断夙浅的美梦。

    夙浅嘟着嘴吹气,马格壁的,一定,一定弄死你丫的!

    “呵呵,为东寰开疆辟土,那是职责,奖励什么的,完全不用。”

    “嗯,朕也这么觉得,太子忧国忧民,实乃明君之选,朕百年之后,整个东寰都是太子的囊中之物,奖励不要也罢。”

    顾殷不要脸的解说,竟跟夙浅一样胡说八道的理直气壮。

    西楚侯感叹,不愧是父子啊,这不要脸起来,无人能及了。

    一殿子大臣……

    他们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今天的朝会,他们是要一整年才能消化啊。

    夙浅:不要脸!谁要你的东寰?白送老子都不要!

    顾殷:那可不行,东寰下任皇帝非你莫属。

    夙浅:老子还就不接了,你怎么着?

    顾殷……

    他能怎么着?

    他的话,对这小东西来讲就是摆设,听不听全看心情啊。

    打?不舍得,他下不了手,心疼。

    况且,他也不一定打得过。

    不打?那就接着,盛着,搂着呗。

    话说,他对着小东西也挺没辙的,顾殷有些无奈的想。

    夙浅风风火火的下朝,二话不说抄起双刃戟在御书房就一顿乱砍,愣是把顾殷摁在地上胖揍一顿才消气。

    末了,夙浅冷笑“在特么搞事情,弄死你!老子想改朝换代那是分分钟的事儿!懂了?”

    “咳——”

    顾殷捂着嘴咳嗽一声,四仰八叉的躺在御书房的地上,睁着一对熊猫眼,黑着脸磨牙“顾容止!老子是你爹!”

    “哦,你要不是爹,你特么早就见阎王了,还在这里跟老子瞎哗哗?”

    夙浅上去又是一脚“别搞事情!在搞事情,老子把你削到灰飞烟灭,阎王殿都搜不到你的魂!”

    顾殷……

    这特么是什么儿子?揍起老子来毫不手软啊!这样的儿子要来干什么?扔了,赶紧扔,必须扔!

    “噗哈哈哈——”

    夙浅前脚刚走,逍蕴之后脚就提着药箱进来,一看到地上四仰八叉躺在那里装死,且鼻青脸肿,还有一对熊猫眼的顾殷后,直接乐了。

    这王八蛋最近这是走了衰运啊,怎么三天两头被人揍?

    不用问,敢这么干的,绝对是他那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儿子了。

    “噗嗤——”

    真难想象,十多面前横扫整个武林的祸害,十多年后被自己所谓的便宜儿子揍成狗。

    逍蕴之撑着下巴笑的花枝乱颤“嗯,改明儿,我也去拜访拜访那小东西,他到底什么胆啊,名义上你是他爹,正义上你是东寰的皇帝,他到底是怎么下的去手的?话说,你到底干了什么?惹的人家把你往死里弄?”

    “嘶——”

    顾殷捂着嘴角坐起来,这小东西真舍得下手啊,他是真的想弄死他来着,毫不掩饰的杀意啊。

    顾殷苦笑一声,真那么讨厌他?

    对于逍蕴之的幸灾乐祸,顾殷直接无视,抬眸“有消息了?”

    逍蕴之笑脸一僵,沉默了下来,目光有些复杂与愧疚“没有。”

    “唔……”顾殷点头“继续找。”

    逍蕴之张张嘴,神色有些痛苦“你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顾殷拍了拍衣袖,从地上站起来,坐回案桌后的椅子上,神色浅淡,看不出悲喜“还有多久?”

    “……三个月。”

    “嗯。”

    “……三儿……”

    逍蕴之握了握拳头“不如回苍山吧,那里对你的身体到底是好些……”

    顾殷低笑一声“然后?”

    是啊,然后呢。

    逍蕴之有些茫然了,涅槃不除,他的身体便扛不住,时间越久,涅槃吞噬的寿命越多,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可是……

    逍蕴之有些绝望的想,到底是谁那么狠毒?竟然会对一个婴儿下这种要命的蛊?

    这种蛊如果你不习武,平平安安能过百年。

    可是师父收他为徒的时候蛊毒并没发作,等到三儿习武小有所成时,蛊毒才猝不及防的爆发,那次的爆发几乎要了他的命,可是他命大,终究扛了下来。

    涅槃,涅槃,每一次蛊毒的发作,三儿的武艺就会精进一层,可是相对的寿命也会缩短,刚开始三年一发作,后来一年一发作,在后来三个月一发作,发作的时间越加频繁,那就相当于他的武艺已经精进到无人能及的地步,而他的身体也会承受不住越加深厚的内力,直到最后,分崩离析。

    瞌了瞌眼,这些年,什么办法都试过了,可是都没用……

    大约,千年玉中髓,是最后的方法了。

    可是千年玉中髓这种传说中的东西,会真的存在吗?他都找的绝望了,每一次一有消息,他都是充满希望的,只是结果……

    ————

    最近这几天都在淅淅沥沥的下雨,也不知是不是梅雨季,天气阴的让人心情抑郁。

    夜如歌看着暗卫传递回来的消息,唇角一勾,杜鹃花一样的姝丽容颜上,开出灿烂的血红。

    喝了?

    很好,不枉她花了那么多心思,想尽各种方法,预测各种结果,哪怕东窗事发,她也有能耐把自己跟夜府摘的干干净净。

    所以,顾容止。

    你还能活多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