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16章 16章:我的殿下有毛病。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西楚墨久的神色有些奇怪,他颇为古怪的看着一个劲儿贬低太子殿下的西楚月,忍不住开口询问“姑姑是不是从殿下回来,就没去看过殿下?”

    西楚月沉默了下,笑的有些牵强“小久你知道的,阿止对本宫不亲……”

    西楚墨久蹙了下眉“纵然不亲,姑姑也应该去看看,殿下他在西北做了一些事,姑姑该问一问的”

    就算不问,至少要亲眼看到平安不是?万一殿下受伤了呢?她就那么放心?

    他娘每一次从他准备外出开始就是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等他平安回来,又是欣慰,又是落泪的,他还一直觉着他娘大惊小怪的。

    可是现在跟姑姑一对比,他娘那简直就是儿行千里母担忧的典范。

    而她姑姑就显得,冷清的让人有些寒心……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果然如此。

    西楚月掩饰性的呷了口茶“哦?他在西北做了什么?依照他那性子,大约又是做了些让你们头疼的事——”

    好奇怪……

    太奇怪了……

    西楚墨久凝望着自己的姑姑,从很久之前姑姑她一遇到殿下的事,总是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殿下身上,不管对与错,不管缘由与是非。

    导致他一直都以为是殿下的错,毕竟姑姑在他心里,一直都是端庄大方,漂亮温柔,且心底善良的一个人。

    若是之前没有与殿下走这一遭西北之行,他对殿下的认知亦如姑姑这般浅显。

    可是,西北之后,他便知。

    你对殿下和善,殿下回你亦和善。

    你对殿下横,殿下比你还横。

    你对殿下狠,殿下狠过你千百倍……

    殿下就像足鞠,你踢出去的力道多狠,它反弹回来的力道就有多狠,甚至加倍。

    那么,他一直都忽略一个问题,为什么姑姑这么和善的一个人,殿下却不亲近?

    孩儿亲近双亲乃孩童天性,为什么殿下不乐意见姑姑?

    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

    姑姑曾经做过什么,让殿下不喜的事,所以殿下才这般排斥姑姑?

    当他可以更加理智的面对人情世故后,那些曾经被他下意识忽略的潜在问题都显露了出来。

    比如说现在,他的姑姑,东寰的皇后娘娘,在谈起她的儿子,太子殿下时,她的眼神闪躲,里面愧疚,复杂,晦暗与心虚交织。

    这明显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那么,他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如今姑姑与太子殿下水火不容的处境,大部分缘由都出在姑姑身上?

    那么,姑姑到底做过什么?

    “哥哥,哥哥,久哥哥,你回来啦——”

    刚从国子监下学的顾轻尘跑进来,看到殿里坐着的西楚墨久,顿时眼一亮,扑过去就一头扎进西楚墨久怀里。

    西楚墨久面色柔和,抱住扑过来的小炮仗“如何?”

    “呃——”顾轻尘摸摸鼻子“嘻嘻,好难呀,可是阿尘有很认真的听哦——”

    “嗯,阿尘真厉害。”

    西楚墨久摸了摸顾轻尘的脑袋,浅笑着赞赏。

    “嗯嗯,阿尘很厉害的!”顾轻尘一脸臭屁,可是片刻又情绪低落“阿尘明明这么厉害,这么努力了,可为什么哥哥还是不喜欢阿尘?还骂阿尘智障……”

    ……

    西楚墨久讶异“智障?你智力没问题啊。”

    顾轻尘凉幽幽的看着一脸讶异的西楚墨久“不是智力有问题,而是白痴,笨蛋,蠢货的意思……”

    “咳——”

    西楚墨久捂着嘴轻咳了一声,漠然的眼里笑意微起“他逗你玩儿呢。”

    “真的?”顾轻尘怀疑的看着笑意微微的西楚墨久,慢吞吞的开口“久哥哥,如果你不笑的话,阿尘就信了。”

    ……

    西楚墨久点了点他的脑袋“人小鬼大。”

    “哼哼!”顾轻尘皱皱小鼻子,眼珠子微微一转“久哥哥,你出门遇到什么好玩的吗?给阿尘讲讲好不好?”

    “唔,好玩的到没有,不过殿下做的一些事,到是让我望尘莫及。”

    “殿下?太子哥哥?”

    顾轻尘瞪眼“你们是一起的吗?”

    “嗯,一起呢。”

    “快快,讲讲哥哥做了什么?”

    一直看着他们,笑意盈盈的西楚月一顿,略微的竖起了耳朵。

    西楚墨久看了这一大一小一眼,神色晃动,缓慢开口“殿下他,智斗商贾,虎口夺粮,以一己之力化咸为淡,火眼金睛识破敌军诡计……”

    西楚墨久讲了一下午,听的顾轻尘眸子放光,满脸崇拜“哥哥好厉害啊——”

    “嗯,殿下很厉害,大约无人能及了。”

    西楚墨久看了看外面的天“天色不早了,姑姑,我回去了。”

    西楚月侧身对着他们,西楚墨久看的不清楚她的神情,站起来冲着她开口。

    “留下吃了,在回去?”

    她的声音平稳,可是西楚墨久还是听到了她声音里的颤抖,略微的叹口气“不了,下次吧。”

    顾轻尘眼巴巴的看着他离开,回头冲着西楚月有些委屈,有些艳羡的说道“母后,哥哥太厉害了,阿尘赶不上……”

    西楚月肩膀一抖,垂着眼把顾轻尘揽在怀里“阿尘不用和你哥哥比,阿尘现在这样就很好……”

    “母后?”顾轻尘敏锐的察觉西楚月的情绪不对,想要抬头看看,却被西楚月压在怀里动弹不得。

    直到很久以后,彻底长大的顾轻尘才知道,当时母后不让他抬头,是因为母后在哭,母后一向刚强,他从不曾见她流过泪。

    而那时,母后哭的原因是因为哥哥。

    而哥哥,等他长大以后,可以顶起一片天的时候,再也找不到他了。

    忆当年,时光眷念,少年白衣,荦荦如仙;

    那凉薄的一双眼,冻结了时光,飘散了花雨,蓦然回首,那人,已,消散与天地之间。

    他一定不知,他带走了多少人的心,耽搁了那,些许人的情。

    咳咳,言归正传啊。

    西楚墨久没出宫,反而去了太子寝殿,结果暗卫说,殿下不在寝宫里。

    西楚墨久顿了一顿,转身离开太子寝殿。

    入夜的长安灯火通明,百姓和乐欢唱,西楚墨久顺着长安街一路走回西楚侯府。

    结果在半道上,瞧见了那袂袂白衣的少年,消失在拐角的巷子里。

    西楚墨久眨了下眼睛“殿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