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14章 14章:我的殿下有毛病。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被玉清无意识撇下的夜如歌,微微垂眸,那双明亮干净的眼眸里略过清浅的微光。

    玉清对那位殿下……

    颇为上心呢,上心的都有些怪异了。

    感觉非常奇怪,可是哪里奇怪了,她又说不上来……

    莫名的有种危机感是怎么回事?

    当玉清提着他不经常带的药箱出来的时候,夜如歌略微的眯了下眼,心中的怪异越发深了。

    玉清一般是不会带药箱的,哪怕偶尔出诊,也是下人带着一些备用物,他自己的药箱一般都不碰,因为那是他师父赠与他的,他十分宝贝,可是现在……

    那个殿下在他心里的位置,十分重!

    夜如歌心里有些惊,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脱离掌控。

    “阿清,我与你一道吧,前几日雪儿公主让我绣了一个帕子给她,我今日正好带了,就随你一同去给她。”

    夜如歌笑语嫣然,落落大方的站起来,走到玉清身边,扬了扬手中绣功精致的帕子。

    “这样?”玉清不疑有他“那一起吧。”

    而那听到对话的宫女,略微的蹙了下眉,不留痕迹的看了夜如歌一眼。

    她今日前来请玉公子进宫,完全就是随机的,可是这夜家千金却能把前几日芙画公主让她绣的帕子一直带在身上……

    她早不进,晚不进,怎么偏偏今日,又是现在,且还用这样的由头一起进宫……

    这夜家的千金,不简单呢。

    郎情妾意?

    还是神女有心,襄王无梦?

    看来,要在娘娘面前提一提了。

    一进宫,夜如歌主动的与玉清分道扬镳,只不过约定一起出宫,玉公子竟也没有反对?

    宫女沉吟,这大约是真的郎情妾意了。

    玉清先去了鸣凤殿,陪着顾轻尘玩耍了一会儿,就起身去了太子寝殿。

    而在玉清离开之后,宫女同西楚月提了一嘴。

    西楚月喝茶的动作一滞“夜家千金?夜如歌?”

    “是的。”

    “如何?”

    “端庄,大方,聪慧,心思不浅,乃正妻人选,对玉公子情意颇深。”

    “这样啊……”

    宫女悄然退下,西楚月凝眉沉吟“夜如歌……”

    “阿止,你会怎么做?”

    西楚月摩挲着手腕上的玉镯子,浅浅呢喃。

    太子寝殿。

    不管这人的容颜在脑海中闪现过几次,可当在一次见到的时候,还是会被惊艳到。

    少年白衣墨发,领口微敞,精致的锁骨,玉白的肌肤若隐若现,分外勾人,他打散着齐臀的长发,坐在海棠花树下,发尾还湿哒哒的往下滴着水,颗颗剔透,坠入青石板上,留下一小滩水渍。

    而那人双腿交叠,手肘支在石桌上,手背撑着侧脸,懒懒散散的搅着手中的粥,时不时的还翻一下面前的书籍。

    “好看吗?”

    琼水潺潺,积雪盈凉的声音不咸不淡的传出来。

    玉清抿着嘴一笑,从门口走进来“殿下清风霁月,皎皎如仙,自然是好看的。”

    夙浅似笑非笑的睨他一眼“消息到是灵通。”

    玉清坐在夙浅面前,浅浅一笑,那脸颊两旁的梨旋酒窝分外可爱。

    “清以为殿下至少要晒黑一些,结果还是一样呢。”

    “本殿下没晒黑,你很遗憾?”

    夙浅舀一口粥塞进嘴里,瞪了他一眼,这人什么心态?

    “有点儿”

    玉清莞尔一笑。

    “可惜了清配置的冰肌露,看来是派不上用场了。”

    这么说着,那面容上竟还有略微的遗憾。

    夙浅……

    欠收拾!

    瞥了面前搁置的墨黑色药箱,上手毫不客气的掀开,里面大大小小全是白玉小瓷瓶,而那白玉小瓷瓶上绘制着各种各样的花枝,别提多精致好看了。

    夙浅随手拿了一瓶,拔开塞子闻了下,气味清透,含有草药香“这是什么?”

    “小还丹。”

    “这个呢?”

    “金乌丸。”

    “这个?”

    “回气丹。”

    “这个?”

    “玄远丸。”

    ……

    ……

    一人问,一人答,花树飞舞,声音清越,清风霁霁,岁月静好。

    蓦的,夙浅起身,那张精致过头的脸直接贴在玉清眼前,玉清微滞,清浅的幽香从面前这人身上散发出来,荦荦秀秀的围绕在玉清鼻尖,那气味好闻极了,是他不曾闻到过的清香。

    隐隐的,他心头燥热,耳畔朝霞,清润柔和的眼眸里,此时潋滟生波,千娇百媚。

    “怎,怎么了?”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玉清公子,难得的有些结巴,喝出的气息都带了些颤抖,心脏噗通噗通跳的吓人,血液全都往脸颊上涌,看起来十分娇羞可口。

    夙浅坐回石凳,手上掐着一条碧青色小蛇,那小蛇扭着小身板,四下挣扎。

    “蛇。”

    玉清舒口气,刚要开口,夙浅奇怪的看着他“你脸怎么这么红?跟猴子屁股似的。”

    ……

    “殿下!”

    玉清咬牙,这人真是!不知道何为看透不说透吗?

    “干什么?”夙浅瞪眼“本殿下说错什么了?你自己摸摸你的脸,鸡蛋都能烫熟了,说你红有什么问题?”

    “不过,好好的你脸红个什么劲儿?”

    玉清一噎,这要他怎么说?被他身上的气味蛊惑了?觉得分外好闻且勾人?

    这话怎么能说出口?

    夙浅眨眨眼,忽的,唇角一勾,坏笑满满“爱上本殿下了?脸红的这般娇羞可口?”

    玉清忍不住扶额,这简直就是个混不吝啊!

    刚想要用手让脸颊降温,结果这人下一句直接把他噎耳畔桃色乱飞,忍无可忍的站起来,双手撑着石桌,恶狠狠的磨牙“殿下!你我二人同为男子!这样的玩笑,不觉得有些,有些——”

    纯情无比的玉清公子,简直不知道要怎么说了,只能无可奈何的咬牙“反正不对!”

    “玉清,你这反应可不对呢。”

    夙浅这是头一次唤他的名字,齿畔留香,隽柔绵长。

    明明是在简单不过的两个字了,可是听在心中有涩的玉清耳里,怎么都是别样的勾人,心率失控到无措的地步。

    “什,什么?”

    玉清是真的慌了,清润的眼神都不敢往夙浅身上搁,游曳的厉害。

    “身为男子,通常听到这种事皆为不可思议亦或者厌恶,可是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