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9章 9章:我的殿下有毛病。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柯南宁……

    西楚墨久……

    二人担忧了一夜,这人就这么个德性?

    说不失望,怎么可能呢……

    可是有什么办法,侯爷要保全他,他们纵然不爽,也只能护着。

    西楚墨久甩袖回房“朽木不可雕!”

    就这么个东西,姑姑跟爷爷竟然还护的跟眼珠子似的,这人真不懂得感恩,没心没肺的东西!活该被圣上厌弃!

    平复完自己情绪的系统,看的咧嘴

    演?

    夙浅咧咧嘴,无知真可怕!她那是本色出演好么?唔,不过话说,她又知道了个不得了的东西“人设?”

    抹杀,抹杀,动不动就抹杀,不愧是系统!

    夙浅有功夫睡大觉,可苦了柯南宁跟西楚墨久,这二人等了她一夜没休息,白天还要去四处游说商贾开仓放粮,不仅如此还要想办法安置流民,从根源解决旱灾区的状况,简直不要更苦逼!

    唉声叹气的柯南宁跟西楚墨久兵分两路,柯南宁去想办法布施,西楚墨久则去探查灾情的根源,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

    天灾那是无法了,看能不能缓解旱情,若是人祸的话……

    不过一般旱灾都是天灾,人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毕竟天灾不比洪涝,动起手脚的可能性不大,也可不排除那些狼子野心的乱臣贼子!

    只是……

    柯南宁面色古怪的从外面回来,碰上还没出门的西楚墨久,西楚墨久一看到柯南宁奇怪的神色,心头一紧“可是出事了?”

    柯南宁……

    “说话。”西楚墨久皱眉“到底怎么回事?”

    柯南宁张张嘴“外面都在布施,流民一早就被安置妥当……”

    西楚墨久微微睁大眼睛“有谁提前来过?”

    柯南宁摇摇头,摸了摸鼻子,神情有种不可言说的扭曲“那什么,那些比较有钱的商贾貌似都是鼻青脸肿的,一听到我去,人家直接问了句‘跟太子殿下一伙儿的吗’”

    “咳——,你知道昨晚殿下没回来,我以为太子殿下干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想到要找人办事,就否认了,结果人家直接把我扔出来了……”

    西楚墨久有些困惑“然后?”

    “然后有暗卫对我说,殿下已经解决了,让我回来,解决灾情的事就行了……”

    ……

    ……

    西楚墨久微微瞪眼“其他地方呢?”

    “方圆十几个城镇殿下都交代过来,且根据暗卫解释,每位开仓放粮的商贾身边都跟着一名暗卫,说是要看他们办多少事,回头给他们记多少功……”

    他约摸着,是监督才是真的吧?

    “不是,你说那些商贾鼻青脸肿的?”

    柯南宁点头,扯扯嘴,不只是要笑还是要哭“大约,咳,殿下多多少少教训了一下,毕竟,让商贾开仓放粮,不外乎夺人钱财,杀人父母……”

    不听话的,只能教训了呗!

    不过话说,这手段真心简单粗暴到可以啊!

    西楚墨久有点儿懵,他一直都知道顾容止胡闹,可是怎么能胡闹到这种地步?

    可是吧,人家偏偏还做的都是些对流民有利的事,你能说他不对?

    他们刚准备去解决问题,人家已经解决完回来睡觉了……

    这种感觉真是哗了狗了!

    “有派人去看过吗?”

    西楚墨久有点儿怀疑顾容止办事的速度,一个晚上而已,他到底是怎么在十几个城镇捣鼓威胁一番,又回来的?

    “我们来的时候已经在四周的城镇留有人手,那些人都传回来信鸽了,殿下的确那么干了。”

    ……

    ……

    西楚墨久张张嘴,面色有些困惑,有些复杂,还有些许心虚……

    毕竟今早,他可是张嘴好一通骂呢。

    难怪,他脾气那般差,搁谁办了一夜事,你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一顿教训,脾气能好才怪!

    不过这也不是他的错,谁让顾容止‘花’名在外?

    既然流民的事情解决完了,接下来就是旱灾了。

    柯南宁跟西楚墨久去视察,他们也没通知夙浅,毕竟那人一夜没睡。

    结果等一行人来到西北旱灾区最早的开始地时,就看到那个一身白衣盘腿坐在半人高的大石头上啃水果的夙浅。

    柯南宁二人有些懵。

    不是,这人不是在县太府睡觉的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呃,殿下可有什么发现?”

    柯南宁摸摸鼻子有些尴尬的问,西楚墨久则别扭的立在一旁,抿着嘴不吭声。

    吐掉嘴里的苹果核,夙浅擦擦嘴“不知道。”

    好吧。

    柯南宁也知道自己是白问了,旱灾这种东西,不是说查就能查到了,基本上都是归根于天灾了,人祸的可能性,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嘛!

    你说人类到底有多大本事,把一整个西北整成干旱?这不是见鬼吗?洪灾到是有可能,把山涧炸了就是……

    把山涧炸了?

    柯南宁眨眨眼,猛然抬头朝四下张望,他记得西北临海来着。

    可是……

    海水为咸,灌溉不了植物啊……

    啊真心绝望了,简直没办法了啊,难不成西北要被舍弃?可是天知道别的地方会不会也出现旱灾,到时候难不成也舍弃?这不是胡扯吗?就算他们东寰国土多,山河大,可也架不住这么作死啊,总要想办法根治才行。

    柯南宁在那里急得抓耳挠腮,夙浅则晃着步子回去,柯南宁有点儿懵“殿下?您这是?”

    “困了,回去睡觉。”

    柯南宁……

    很好,这很没问题。

    西楚墨久则看着夙浅离去的背影,神色复杂难辨。

    一回到县太府,夙浅开始在后院捣鼓一大堆木头,看的县太爷莫名其妙。

    这殿下在干什么?

    夙浅瞥了眼年娃娃似的县太爷“你没事干?”

    县太爷乐呵呵的“没事干。”

    夙浅给了县太爷一个刨子,指着那对大小不一的木头“刨成长方形,刨平滑了。”

    县太爷“……哦。”

    他接过刨子,按着夙浅给他的样板坐在地上开始刨木头,他刨木头,夙浅开始凿木,二人就那么坐在院子里哐哐当当的干活,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夙浅做的模具,隐约的有了个大致轮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