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7章 7章:我的殿下有毛病。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即日启程,那就是现在就走喽?皇帝老子好像很不待见她呢。

    “太子——”

    西楚侯叫住准备离开的夙浅,夙浅回头“外公?”

    “咳咳,你收拾收拾跟柯大人一起去震旱灾吧,别担心,我会让墨久一起,有事儿他担着,别怕——”

    夙浅……

    本殿下没怕。

    不是,话说,这还没走呢,你连背锅都准备好了?这是彻底觉着她没用极了?还是怎么着?这可真是亲姥爷!

    只是吧,震旱灾,皇帝老子看那模样是不打算给物资的,所以……怎么整?

    这是让她去死呢?还是让她去死呢?

    夙浅咧咧嘴,皇帝是亲老子吗?这么坑儿子真的没问题?难怪顾容止要造反啊!

    啧,这可怜见的孩子,爹不疼娘不爱的,还见天的被暗杀,活的不是一般的糟心。

    西楚侯的号召力不小,集齐了好几大车物资先走,剩下的物资随后就到。

    柯南宁坐在马车里欲哭无泪,他抬眸看着对面懒洋洋的太子殿下,又看了看一身冷漠的西楚墨久,忍不住抬手捂着额头。

    啊,头好疼,心好累,能不能重头来过?

    西楚墨久看着歪在马车里看书的夙浅,抿着嘴,神色略微有些不耐。

    这个蠢货到底干了什么,皇帝怎么会让他去震旱灾?还什么都不给,这是让他去死吗?

    “再看,眼珠子给你挖出来!”

    夙浅掀了掀眼皮,瞪着神色冷酷,跟只墨点苍竹一般沉稳大气的西楚墨久。

    西楚墨久俊脸一黑“顾容止!”

    “干什么?想以下犯上?”夙浅把书砸到他脸上,掐着腰直接怼上去“老子让你来的吗?拉着个脸给谁看呢?不乐意去滚回侯府去!当老子稀罕你啊?”

    “你——”

    西楚墨久抖着手指着夙浅的鼻子“你别不识好歹!”

    “我乐意,我高兴,你管得着?”夙浅瞪眼,蓦的伸腿,一脚把西楚墨久踹出马车“滚蛋,看见你就烦!”

    这王八蛋,一见到顾容止就是一顿教训,跟教导主任似的拉着个脸,她才不乐意听他瞎叨叨呢。

    噗通一声,重物落地,还夹杂着痛苦的呻吟。

    瑟瑟发抖的柯大人……

    嘤嘤,太子殿下凶残指数的怎么又上升了?!

    柯南宁小心翼翼的撩开车帘,看着一身狼狈的西楚公子上了一匹马后,这才按了按受惊过度的小心肝。

    他能不能也换成马?

    跟太子殿下一个马车,他害怕!

    半月的行程,一路紧赶慢赶,终于抵达西北旱灾区。

    旱灾确实严重,田地龟裂,河流湖泊干涸,那原本绿油油的大山,此时都成了光秃秃的荒山野岭,看起来别提多揪人心了。

    西北旱灾这一片的百姓三三两两的挪窝,个个面黄肌瘦,神情恍惚,暗淡无光,都是一副垂死挣扎的模样。

    看到此景的一群人脸色都变了,这旱情比想象中的要严重的多!

    一行人在旱灾不远的镇子歇息,柯南宁出去视察,去找当地官员商量办法,西楚墨久也跟着去,当两人想问夙浅的意见时,回头才发现,人没了!

    西楚墨久……

    柯南宁……

    这真是个祖宗!!

    柯南宁气急败坏的派人去找,奶奶的,若是太子有个三长两短,他直接悬梁自尽算了!

    省的回去被那几位大卸八块,五马分尸,连坐九族!

    啊,心好累。

    柯南宁在县太府坐立不安,这都多久了,怎么还没殿下的消息?这殿下到底干嘛去了?

    邯城越县的县太爷四十郎岁,胖乎乎,白嫩嫩的跟只弥勒佛似的。

    他一边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一边应对这两位从京都里下来的祖宗提出的各种问题。

    到最后,直到意识到柯大人坐立不安,这才小心翼翼的问“大人,可是哪里不舒服?”

    柯南宁瞪眼“流民你妥善安置,上京的物资已经下放,你先开仓放粮,赶紧去办!”

    “大,大人——”县太爷快哭了“不是下官不愿意开仓放粮,而是没粮放啊,就算现在开仓放粮有什么用呢,越县都快成死城了,百姓们都跑完了,余下的全是老弱病残,街上的店面基本上都关完了,药材都没处买,下官也很绝望啊——”

    柯南宁沉着脸“通知附近流民涌现的城镇,要妥善安排流民,尽量把流民集中起来,然后回来通报,本官来安排流民的去处,以及粮食的发放,告诉他们,若是胆敢欺压,驱逐流民,一律问罪!重则当场击毙,这是圣旨!”

    县太爷脸都变了,点头哈腰的退出去,赶紧吩咐。

    西楚墨久沉默“这不是长法,旱情根源不解决,流民流离失所,终将会发生暴乱,且天气灼热,气候干燥,恐,瘟疫发生。”

    柯南宁抹了把脸“圣上到底怎么想的?让殿下来也就算了,可是竟然不给物资,这简直是——”

    “是考验,亦是试探。”

    西楚墨久漠然开口“皇上大约想知道,他到底能做到何种地步……”

    圣上不会真的不管流民,绝对有后手,现在他什么都不做,为的就是看看顾容止有多大能耐,能走多远,勘不勘胜任太子一职。

    西楚的权限太大,大约圣上并不中意顾容止为太子,外戚太强并非好事,至于圣上到底怎么想的,他们真心不知。

    圣上很宠爱姑姑,让姑姑孕育二子,可圣上也很宠爱后宫的其他女人,比如韵妃,比如湘妃,比如雪贵人,比如良美人,比如……

    这后宫存活的孩子,还有其他几位殿下,到底圣上中意哪一位,他们无从探知。

    圣上的心思太沉,他们看不透。

    更何况,圣上如今不过才三十一二,无比年轻。

    “说!三条路,选哪一个?”

    一身匪气,夙浅一脚踩着板凳,身体前倾,手持冰蓝剪刀双刃戟,抵着瑟瑟发抖的土地主脖子上,阴森森的磨牙“抖个屁啊!老子又没说一定弄死你,你抖什么抖?”

    土肥圆的土地主抱着板凳腿欲哭无泪“选,选最后一个?”

    “到是聪明!”

    夙浅收起剪刀双刃戟,铿锵一声,戟尾砸在地上,瞬间光溜溜能够映出人影的地板砖直接碎了个坑。

    土地主又是一抖,默默的咽咽口水“您真是太子?”
小说推荐